網上消費其實有很多陷阱,一不留神,便會容易中招。兩個月前,我試用Facebook的推廣宣傳,花了200元,用信用卡支付。殊不知噩夢就此開始,以後差不多每個帖文都收到面書的推廣宣傳建議,我以為只要不同意,便毋須理會,豈料一個月後分別收到滙豐和面書通知,信用卡為另一個我沒有同意支付的帖文支付了150元,我立即電郵面書投訴,但沒有任何答覆。我最近收到滙豐和面書的通知,信用卡再為另一個我沒有同意支付的帖文支付了159.99元,我又立即電郵面書投訴,當然又是沒有回應。於是,我致電滙豐信用卡中心投訴,最後只能斬腳趾避沙蟲,取消信用卡,因為經授權用信用卡過數後,只能向有關商戶取消授權,否則它們便會繼續行使過數的權利。

滙豐的效率也真低,在電話上通話超過半小時才告訴我有關辦法,有關服務員重複又重複相同的廢話,簡直浪費時間。碰巧今天做完節目後,順路送傑斯回家,他也花了差不多全程時間向3電訊投訴,家中modem壞了致電要求修理十天也沒人來,今天約好了又臨時收到通知改期,服務之差,教人不敢想像。

無數的現實生活例子,都說明香港的沉淪是全面性的,不僅公營部門的管治和行政效率每下愈況,連商界的工作效率亦因外判和縮減人手今不如昔。我絕對不相信香港的競爭力仍然位列世界前列,不進則退,不知不覺間,香港已經倒退成為世界二流城市。

香港淪落至此,政治上管治敗壞日益惡化有以致之,尤其是梁振英執政五年,以政治鬥爭為綱,帶頭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上行下效,不但政府管治威信蕩然無存,連行政質素亦因公務員大做大錯、小做小錯、不做不錯的自保苟且心態普遍和蔓延而急劇下降,影響民生之餘,也反過來加深普羅市民對特區政府的不滿。經濟上,則因亞洲金融風暴後特區政府為求削減財赤不惜帶頭瘦身,用外判和合約制度縮減開支,大幅裁員和減少穩定工作,結果對私營部門造成排擠效應,教商界紛紛傚尤,令僱傭勞動的工作條件持續惡化,社會上大部份工作都因外判制度和自顧工作盛行而變得碎片化,因而影響工作效率和質素,以致香港社會整體競爭力急劇下降,不斷倒退。

要力挽狂瀾於既倒,政治改革固然必要,但經濟上停滯不前,因循守舊,不思進取,即使實現民主,恐怕也難重現東方之珠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