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步入仕途之日,正是王安石變法之時。蘇軾反對革新,多次上書宋神宗,請求制止變法。由於請求不果,蘇軾外任地方三年,他看到新法推行出現系列問題,致使百姓生計艱難。刀筆剛直的蘇子,將主政者喻為腐鼠、蜩蟬、沼蛙,將當道的奸臣舒亶、李定說成是沐猴而冠之輩。他寫了一些譏諷新法的詩文,遭到革新派的嫉恨。

宋神宗元豐二年(1079年),蘇軾調任江蘇湖州。他到任後,例行公事呈上謝恩表,一位御史挑出謝恩表中的幾句話彈劾他,說他妄自尊大,藐視朝廷。隨後,御史台又找出蘇軾的幾首詩,包括燕子與蝙蝠爭論的寓言、農人青苗貸款的內容,以此彈劾蘇軾對國君不忠,對國朝政要的嘲諷。

在幾個讒佞小人的煽動下,無意動蘇軾的宋神宗下旨依法調查。蘇軾因此被捕入獄。根據當時的縣誌記載,百姓不捨蘇軾,為此揮淚如雨。

宋朝的御史台官署內遍植柏樹,又稱「柏台」,柏樹上常有烏鴉棲息築巢,所以又稱為「烏台」。這就是著名的烏台詩案,這場烏台詩案牽連到很多人,震動朝野。

曹太后於彌留之際,對宋神宗說,蘇軾兄弟二人得中進士,先帝曾高興地說,他為後代子孫物色了兩個宰相之才。太后希望神宗不要陷害賢才,否則上天不容。其後太后病故,每遇國喪,宋廷要大赦天下,依照律法和國俗,蘇軾應當赦免,但是御史台急於剷除蘇軾,李定和舒亶仍想盡辦法誣告他。

副相王珪在御史的逼迫下,拿著蘇軾的《王復秀才所居雙檜》詩,上報宋神宗說蘇軾謀反。這首詩的原文是:「凜然相對敢相欺,直干凌空未要奇。根到九泉無曲處,世間唯有蟄龍知。」王珪指著詩文說:「陛下是在天的飛龍,蘇軾自喻是地下蟄龍,這就是他的不臣之心,謀反之意。」宋神宗感到事情突然,但還是冷靜地說:「蘇軾或許有其它的過錯,但絕無謀反之意。」「詞人詠柏樹,和朕有甚麼關係?」就把他打發了。

舒亶等人想盡辦法,勸說皇帝殺掉蘇軾,都未能得逞。在吉凶未卜之際,一天晚上,蘇軾剛要躺下睡覺,忽然看到一個人走進獄舍,一句話也沒說,往地上扔了一個小箱子做枕頭,躺下就睡。蘇軾以為他是囚犯,也就沒有問他。深更半夜,此人推醒蘇軾,對他說:「恭喜!恭喜!」蘇軾問他甚麼意思?對方說:「你只管安心睡。不要發愁。」說完,就帶著自己的小箱子悄悄地離開了。

原來宋神宗自知蘇軾冤枉,悄悄地派太監到獄中查訪蘇軾。太監看到蘇軾鼾聲如雷,睡得很沉,看不出憂怨之像,就將獄中所見稟報神宗。神宗對侍臣說蘇軾無罪無愧於心,以一道御旨將他貶謫到黃州,保全了他的性命。

蘇軾兄弟二人被貶官後,士大夫都忌諱和他們交遊,唯有隱居的武將巢谷執意去見蘇軾兄弟。

巢谷早年棄文從武,遊歷秦鳳、涇原一帶,教授韓存寶兵法之道,並與他結下金石之交。韓存寶成為「熙河名將」後,巢谷就成為將軍府的幕僚。但因一次出兵失利獲罪,韓存寶自知性命難保,為了使妻子兒女免於受凍挨餓,他委託巢谷將錢物轉交其妻。巢谷改名換姓,連夜兼程完成將軍所託。韓存寶死後,巢谷也遭到通緝,他到長江一帶避難,和蘇軾結為至交。

巢谷雖是武將,但極通典故文章,也是一代飽學之士。他來到雪堂後,親自坐館教授蘇軾的兩子蘇邁、蘇過,學習先賢經典。

蘇軾再次遭到貶官後,隱居已久的巢谷慷慨放言要從眉山徒步拜訪蘇軾兄弟。時人都笑他實在狂放,因為當時巢谷已是近70歲的老人了。不過巢谷言出必行,他徒步萬里,於次年春天見到蘇轍。蘇轍驚喜地泣道:「巢谷並非今世之人,真像上古先賢哪!」

生前飽經坎坷的蘇子去世之後,卻再次引發了另一場風潮。

宋哲宗元佑年間,司馬光擔任宰相後,廢除王安石新法,恢復舊制。蔡京擔任宰相後,在端禮門樹起石碑,即元佑黨人碑。此碑刻有司馬光、蘇軾等309人莫須有的罪狀。按照旨意,這309人和他們的子孫永遠不能入仕為官,皇室宗族不得與他們通婚,即便訂婚,也要奉旨取消。

宋徽宗崇寧五年(1106年)正月,立於文德殿東牆的元佑黨人碑,突然遭到雷轟電擊,裂為兩半。宋徽宗認為這是上天降怒,就派人悄悄地摧毀了元佑黨人碑。

奈何奸臣當道,肆意報復元佑黨人。凡是石碑上刻有蘇軾的詩文、題記,都奉令銷毀,他的著作也禁止刊印。但是,民間和海外都非常盛行蘇軾詩詞,朝廷禁止傳誦蘇軾詞章,將賞錢增至八十萬,但結果越是禁止,傳播得越快越多。

天雷轟擊石碑五年後,宋徽宗下詔恢復蘇軾在世之時的官爵,並懸賞蒐集蘇軾詩文詞章,每一篇賞錢五萬文。太監梁師成出資三十萬文購買穎州橋上雕刻的蘇軾的碑文。據說也有人出資五萬錢購買蘇軾生前題寫的三字匾額。

宋金大戰,金軍攻下北宋京師,特別下令官兵注意搜取蘇軾和司馬光的書畫。於是,蘇軾的書畫文集,一部份流傳到海外,一部份被金軍收繳,另一部份則隨名家到了江南。這些珍貴的藝術作品見證著蘇軾的浩然剛正,存於天地之間。

南宋高宗皇帝閱讀蘇軾著作,敬佩他的忠勇剛大,特召其孫蘇符,賜封官爵,以此作為對蘇軾的緬懷。宋孝宗恨自己生不逢時,未能親眼目睹蘇子一面,抱憾終生。乾道六年,宋孝宗追賜蘇軾謚號「文忠公」,又特贈太師官爵。

蘇軾成就一代文章,立大節於天下。其人立於宋廷,凜然剛正,心存浩然正氣,因此成文剛而不餒,能夠參天地造化,開盛衰之運。南宋皇帝在《蘇東坡全集》卷首,破例刊印聖旨及欽賜序言。蘇子氣節剛大,文忠清雄,難怪清朝官員會認為他是天人在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