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十九大,習近平、江澤民激戰空前,從江兩次關鍵時刻露面被擋、到官方首曝周永康、薄熙來等六虎涉「政變罪」等,均可見端倪。雙方的生死博弈,並未因十九大落幕而告一段落,相反,仍是未來中國政局變化的主調。當中,香港作為江澤民派系長期掌控的一個地區,其勢力被陸續清洗,港澳系統已悄然大換血。港人熟知的原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十九大前被調職,轉任港澳辦主任,其之後的仕途走向,備受關注。

現年54歲的張曉明,在十九大舉行前不到一個月,於9月22日,正式接替退休的王光亞,出任中共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其中聯辦主任一職,交由習近平親信,同屬福建舊部的前澳門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擔任。此職務變動,印證了《大紀元》之前多次報道,指張在十九大前會被調職。

中委名單最後一刻才確認

去年12月,香港特首梁振英被宣佈不競逐連任後,同屬江派,與梁振英關係密切的張曉明前程一直不被看好。有消息稱,習近平當局一直想將其調走,但苦於其年輕,加上其人擅長弄權、挑事端但無實幹精神,很難找到接收的單位,故拖到最後一刻。
至於調到港澳辦,同時在十九大進入中央委員,據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稱,張曉明是江澤民核心、前港澳辦主任廖暉的秘書,屬江派重點培養的核心人物,其上任後一直聽命於江派,執行江派的命令,故屬江派力保的重點人物。該名消息人士稱,今次十九大高層人事變動,「鬥得非常激烈」,「政治局委員、中委名單,最後兩、三個小時才確認」,張最後進入中央委員,凸顯中南海內部博弈非常激烈。

習營掌港澳 張被擺上台 

時事評論員季達稱,排名第三、有習近平「大內總管」之稱的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料將接任屬江澤民派系的張德江,出任人大委員長,極大可能續掌港澳工作協調小組。這意味著港澳事務掌控權,首次從江澤民、曾慶紅派系手中轉入習營。加上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是習近平舊部,張曉明雖然提升入中委,同時王志民也破格進入中委,與張曉明平起平坐。換句話說,張曉明目前的處境猶如被擺上台,被夾在中間、火上烤,「因為上面有中央協調小組組長,下有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實際上被架空。」
同時,港澳辦自去年上了中紀委巡視組名單後,不僅被狠批犯「六宗罪」,而且十九大前已全部換人。目前的新班子,除張曉明外,港澳辦紀檢組組長、副主任潘盛州、以及黨組成員李秋芳等,均是習近平當局新調換人手,其中李秋芳是首個中紀委派駐港澳辦的紀檢組人員,雖然現職由潘盛州接任,但兩人都非常了解查貪腐的工作,可以說港澳辦成為習近平當局重點監察的目標。
另有接近港澳辦的消息人士向本報透露,張曉明現在變得很低調,雖然回到港澳辦擔任主任,但「無聲無息」,不似調任中聯辦主任前,張還是港澳辦副主任一職時「指手畫腳、飛揚跋扈」。在十九大開會期間,也全程保持沉默,與以往動不動就發表刺激港人的言論不同。
今年10月,十九大開會前,張曉明在《求是》撰文吹捧習近平,處理「佔領中環」及「旺角暴亂」時把可能發生的負面影響降至最低。此言論,一方面側面驗證本報當年所提「梁振英試圖開槍,被習近平叫停」的說法,透露出中南海內幕;另一方面張曉明當年在佔領中環時,不斷炒作「港獨」激化局勢,現今言論可謂判若兩人,不排除為自己「漂白」。

港澳辦為虛職 「明升暗降」

另外,對於張曉明被調任港澳辦,不少港媒解讀張曉明被「升職」,以為港澳辦在北京,中聯辦在香港,港澳辦更接近權力核心,由此認為是升了「半級」。不過,熟悉中國事務的時事評論員石藏山稱,這是不了解中國政治和國情所致。
他指,事實上,從中共行政架構來看,作為中央對港的兩大機構,港澳辦與中聯辦均屬「正部級」的同級機構;港澳辦是負責港澳政策的綜合協調機構,中聯辦是前線執行機構。前者下設三名副主任,下設六個司,只有區區幾百人;而中聯辦則內設港島工作部、九龍工作部、新界工作部、青年工作部、法律部等,人數多達兩到三千人。
港澳辦成立於1978年,以往港澳事務由國務院僑辦負責,但隨著香港前途問題出現,北京決定成立專責港澳事務的辦公室,並由曾任僑辦主任的廖承志擔任首任主任,歷任主任分別是姬鵬飛、魯平、廖暉、王光亞和現在的張曉明。中聯辦歷史則悠久得多,前身是1947年新華社香港分社,負責和英國政府聯絡和溝通,直至2000年才更名為中聯辦,成為中共政府三個駐港機構之一。
石藏山表示,港澳辦的角色很複雜,曾在前黨魁江澤民掌權時期,掌控實權。比如從1997年起任職港澳辦主任長達13年的廖暉,被認為是江派禍港的代表人物之一,長期對港事務說三道四,包括前特首董建華「腳痛」下台、梁振英上台等,港澳辦主任均參與決策。同時廖暉被指私會香港富商,官商勾結,謀取私利等,為人所詬病。但廖暉之後,港澳辦從王光亞開始,已經淪為一個諮詢機構,無實權。即使在國務院系統裏面,也無足輕重。
石藏山稱,港澳辦是虛職,充其量是一個研究機構,只能提供意見和建議,但無實權左右香港事務,「因為在北京有一個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命令從北京下達到香港,根本無需經過中間這麼一個辦公室,已沒大必要,所以實際上不是很重要。」
相反,近年來,中聯辦卻逐漸坐大,對香港的影響力,較港澳辦而言,無論是人力、還是權力都大得多。2008年中聯辦研究部負責人曹二寶正式提出要在港建立「第二支管治隊伍」、2009年中聯辦副主任黎桂康提出與港府達成「十點共識」,允許政協在港就港事發表意見等,均可見一斑。故本港泛民主派陣營多次上街反對「中聯辦治港」、「破壞一國兩制」,也是這個原因。
另有政界人士透露,香港政圈都知道,中聯辦是有實權的「肥水衙門」,從買賣政協,到做生意、結交內地權貴,都要來中聯辦「拜碼頭」。有接近港澳辦的消息人士透露,港澳辦過去不少人調到中聯辦後,都肥了腰包。比如孩子都到歐美等國留學,靠的是本地富商提供「專項獎學金」,還有人送豪宅,不過不會以本人名義拿,而是以家屬的名字「便買」、或過戶。
比如張曉明擔任中聯辦主任期間,被指涉及貪腐,如其所謂墨寶,在民建聯籌款晚會上,多次賣出過千萬的高價,購買者既有大陸地產富豪許榮茂,也有與曾慶紅關係良好的全國政協委員高敬德。

張被折損官運 仕途堪憂

石藏山稱,張曉明很明顯是「從實職調到虛職」,是中共慣用的「明升暗降」的處理方法,做法和對待前特首梁振英一樣。
「張曉明才54歲,按他的年齡,至少可以做10年或兩屆。但現在被調走,就說明他不被重視。如果重用他,不可能把他調走。」
他表示,張曉明官運折損,關鍵在於站錯隊。他出任香港中聯辦主任5年來,與同被江派扶植的前特首梁振英一唱一和撕裂香港社會。2015年發表「特首凌駕三權論」力挺梁振英,引發軒然大波。其後多次配合梁發表炒作「港獨」的言論,加劇社會分化,又力爭梁振英連任,對抗習近平當局。同時,張及梁上台後,過去數年間扶植了大批中共「愛字頭」組織,以共產黨挑動群眾鬥群眾的套路,撕裂香港社會。
據消息人士稱,張曉明被調職後,並不等於其「無事」,「中紀委說,就是以後繼續在位的人,還要清查以前做過的事。」並補充:「現在的做法仍是先調職,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