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得中醫奧秘,溫嬪容體悟到針灸就是順應宇宙的氣象,調整人體能和宇宙和諧共振,就能使人迅速恢復健康,平安無恙地度過難關。當調撥經絡穴位氣機時,病人氣色隨之漸漸轉好,過程中親眼見證宇宙對應人體的變化,令人驚嘆宇宙的奧妙。

對於《大紀元》讀者來說,台灣的明慧中醫診所所長溫嬪容想必都不陌生。她在親身診治患者之餘筆耕不輟,出版了《按開人體的竅──穴位玄機妙用》、《拍案叫絕──中國針醫術》等著作,還經常為《大紀元》撰文,教讀者用簡易的方法為自己保健。

「持續了一、二年的肩膀疼痛,只因閱讀您所寫的簡易按穴療法,依樣畫葫蘆按穴15分鐘,居然不藥而癒了!」溫嬪容收到不少讀者的感謝信函。

從教授夢想到治病救人

中醫溫嬪容將行醫二十餘年來的經驗集結成書,除了介紹簡易按穴療法,還教導讀者認識實用穴位,並附上精彩的醫案,加深讀者對醫理的剖析與體認。右圖為溫嬪容於2016年出版的第三本著作《明慧診間》。(博大出版社提供)
中醫溫嬪容將行醫二十餘年來的經驗集結成書,除了介紹簡易按穴療法,還教導讀者認識實用穴位,並附上精彩的醫案,加深讀者對醫理的剖析與體認。右圖為溫嬪容於2016年出版的第三本著作《明慧診間》。(博大出版社提供)

溫嬪容從小就懷抱救人的願望,「國中時很想當修女,常隨修女去救濟幫助窮人。經長期觀察,認識到改變人的思想,才是真正救人。後來父母反對,所以我把希望轉成當一位大學教授,可以發表論文研究,可以到處演講,教導大家怎麼思考與生活。」

然而,一心想往學術界發展的溫嬪容是怎麼走向懸壺濟世之路的呢?

當時的她體弱多病,求助中醫治療時有疑必問,常把醫師問倒。這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研究精神,正是成為一個良醫的必要條件。她說:「許多醫師被問倒了,就說:『那你乾脆自己去念吧。』所以很多中醫師鼓勵我去考試。」

研究所畢業後,溫嬪容成為了空中大學的講師,而她的碩士論文也得到一位台大教授的青睞,想要收她當學生。正當考慮是報考博士班還是考中醫的時候,一位西醫家庭醫生對她說:「十個博士學位不如一個醫生執照,你要救人就要實際去救人。」此話如雷貫耳,於是個性堅毅又帶點傻氣的溫嬪容最終走上了行醫救世之路。

如今她回想起來,感到行醫或許比教學更能完成她淑世的理想:「當醫生可以面對面,針對他個人問題去救他。像現在我從事臨床診療,很多病患是大學教授、學校校長或者老師,甚至是中西醫師。如果他有問題,可能就會有一群人遭殃。當你幫他解決了,可能就比較圓滿,也少讓一些人受池魚之殃。」

領悟天人相應的中醫道理

溫嬪容一面上班一面認真研讀,花了六年通過中醫考試。獨自在浩如煙海的中醫典籍中泅泳,溫嬪容有時感到「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孤獨迷茫感。她說:「我常常思索患者如何得病、怎麼醫治,也在想中醫到底是怎樣的醫學?中醫到底是學出來的?還是悟出來的?」

剛涉足中醫的溫嬪容常常感到中醫玄妙與不可思議:「固然很多病人是讓我治好了,但是說真的,有時我是糊裡糊塗地把他治好,我只是調和他們的氣血和陰陽而已。」

漸漸的,通過二十餘年的診病經驗與個人修行,溫嬪容對中醫的智慧產生獨到的體認。她發現中醫是在宇宙的基點上看人體,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中醫不只是知識性的,是講宇宙天人合一的健康道理,因此無法從技術與物質層面一窺全貌。

溫嬪容說:「西醫的強項是人體解剖系統,是人站在地球上看人體,看的是地球人;中醫看人體除了解剖系統還有『藏象系統』,對應五臟,就是『魂、神、意、魄、志』,是站在宇宙上看人體,看的是宇宙人。」

她說:「因為人生活在天地之間,會受到天上的日、月、星辰,受到天的風、暑、濕、燥、寒、火六氣和地上五行──金、木、水、火、土運作的影響。人體是宇宙一個共生體,類似宇宙的一個細胞。」例如地球有70﹪是水,人體也有70﹪是水;地球會受到月亮引力,有潮汐的影響,當然人體也會受到月亮的影響,所以精神病人常在滿月月圓的時候發作。

既然人人都受到宇宙的外力牽引,為何有人長壽健康,有人卻體弱多病?溫嬪容把人體比喻成一艘船:「不論外在怎麼變化,人體的根本很強的話就可以承載。就像一艘船,承載量大,即使遇到狂風巨浪也能承受得起。但是很多人的身體承受不起。」

順應宇宙方可針到病除

然而「上天有好生之德」,活得脆弱既不是人們的原意,老天爺也早就安排治療之方,所謂「上醫治未病」,能在端倪未發就掌握先機,自然百病難侵。但是人越來越偏離自然,就無法體認萬事必有徵兆,也無法適時順天調理,以致百病纏身。

那麼,人既然因為偏離軌道而生病,針灸又為何能治病呢?溫嬪容說:「我們人體就像一個小宇宙,我們老祖宗發現人體有十二經絡、任督二脈、十四經……發現這麼多經絡,只要循這些經絡就可以治癒很多病。這些經絡就是我們的『藏象系統』的媒介。」

針灸,就是順應宇宙的氣象,調整人體能和宇宙和諧共振。溫嬪容說:「每次針灸的起穴,我都能感到氣的走向,當調撥經絡穴位氣機時,真的就看到病人的臉色一直變一直變,例如心臟病患本來臉色是發青、嘴唇發黑的,針下後嘴唇變粉紅;意識本來恍神,針下去眼睛就變亮回神,臉色慘白的變紅潤,皺紋也消下去……這是我們看到天地之間對人的變化,會讓人非常驚訝。所以我每天都生活在驚訝當中,每天都在欣賞宇宙的奧妙,真的很令人讚嘆!」

行醫二十餘年,溫嬪容仍然為中醫「針到病除」的神奇療效感到驚訝。溫嬪容在2012年擔任台灣舞團的團醫,隨團到法國參加文化藝術節的活動。期間台灣舞者不慎在上一場舞蹈中傷到膝蓋,膝蓋劇烈疼痛,動彈不得。眼看下一場舞蹈即將開始,溫嬪容一針扎下,立時消腫見效。她說:「雖然我做醫生這麼久,還是會非常驚訝:為甚麼中醫效果那麼好?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是事實上就是馬上好。」

當然,要達到這樣神奇的效果,要求醫生有很高的修為。《黃帝內經》說一個醫生具備的基本涵養,是要「坐起有常,出入有行,以轉神明,必清必靜」才能「出神入化」。

溫嬪容說:「我有時功夫不夠好,也會被病人的病魔打倒,也會因此而生病。還好我現在學煉法輪功,有時遇到治療瓶頸,常在煉功中靈機一動:可以針哪個穴位,可以用哪個藥。很奇妙的,經由這個思路出來的效果都很好,可能就是要守著真善忍,真的是為病人好而不是為私。」

心主神明 醫人先醫心

溫嬪容醫師將診所設在巷弄內,原本只想餬口,過修行日子,但寫作及出書,來自世界各地的病人日益增多,生活日漸忙碌。(博大出版社提供)
溫嬪容醫師將診所設在巷弄內,原本只想餬口,過修行日子,但寫作及出書,來自世界各地的病人日益增多,生活日漸忙碌。(博大出版社提供)

傳統中醫有讓人意想不到的療效。有些令西醫束手無策的病人,在溫嬪容的診治下妙手回春。溫嬪容認為,中醫發現了人健康的奧秘在於符合自然,而心靈則是人順應天地節律的關鍵,治癒疾病的終極之道在於醫者和病人的心靈提升:

「講到『藏象系統』,就會說到人的心靈。因為所有臟器都有肉部首,肝、脾、肺、腎、胃、腸啊都有,只有心沒有。為甚麼心沒有?因為中醫說:『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 。』」溫嬪容解釋,心是真命天子,「代天行命」。心主神明,神明指精神意識思維活動,是人的物質身體與靈魂的關鍵主宰。

基於此醫理,溫嬪容在面對病人時,除了醫治他們身體的病痛,更注重關懷每一個病人的心靈,總是耐心聆聽他們訴說身體的病痛、生活的苦惱。

曾有一位50歲的女性銷售員,頸部酸痛一直延伸到背部,經溫醫師針灸後,馬上緩解,她開心地請溫醫師站起來,「醫生,我想抱抱你。」

她接著說:「醫生,我在外面聽每一個病人都在向你訴苦,都在倒垃圾給你,你是怎麼有辦法承受那麼多病人的苦難?怎麼你都不會煩?你是怎麼能在一片哀鴻中保持你親切的笑容?他們一定跟我一樣,看到你就有安全感。」

對於患者來說,溫嬪容「醫病又醫心」。「我看病往往不是我把他治好的,是我把他安慰好的,我讓他覺得有生命力,就這樣而已,然後他自己把疾病治好,大部份應該是這樣。」溫嬪容帶著淺淺笑意,謙虛地說。

從教師到名醫,溫嬪容矢志不渝的是濟世救人的理想。除了醫治疾病,她更教導病人順應天道從而保持健康的方法,幫助焦躁不安的心復歸於自然平和。

在溫嬪容的眼中,與其把「中醫」定義為「中華醫學」,不如解釋為幫助人達到「中和」、「平衡」的醫學。正如《中庸》所言:「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如此看來,中醫不僅是中華文化的精髓,更是天地化育的道理。炎黃子孫,怎能不珍之重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