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今美國社會,「進步主義」(Progressivism)已經成為一個非常時髦的名詞,很多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界「精英」都自詡為「進步派」。然而事實是,「進步主義」與「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是同一棵樹上的果子,它們的目的是要摧毀美國的傳統價值觀,毀滅人類衡量是非善惡的標準。

進步主義的根源是共產主義

按照維基百科的解釋,進步主義是一種在19世紀末至今從北美開始的政治運動和意識形態。進步主義者們支持勞動人權和社會正義的持續進步,也是福利國家和反托拉斯法最早的擁護者之一。進步主義在20世紀的前十年由文化馬克思主義學者首次引入美國,很快就被前總統西奧多‧羅斯福採用。此後,進步主義運動成功主導了美國民主黨的政治方向。直到今天,民主黨的進步派國會議員在1991年組成的進步民主黨黨團,仍然是民主黨眾議員中最大的黨團。

在進步主義者看來,公民權利、平等、私隱權和環境保護論等價值是理所當然及不容辯論的。在經濟議題上,進步主義者反對自由市場資本主義,擁護財富的重新分配,主張向高收入人士增加稅收,反對企業的規模擴大,支持勞工組織和工會,工人有集體談判權,提高最低工資,建立全民健保等社會保障制度。

很多人分不清進步主義和自由主義、社會主義等意識形態的區別,這是因為它們原本就是相似的,而且它們的根源都是共產主義。只不過,進步主義採用了一種漸進的方式,所以更隱蔽也更複雜。

在《蠶食美國》這部紀錄片中,紐西蘭的研究員、作家、政治活動家Trevor Loudon說:「所謂的進步派的範圍,包括強硬的自由派、共產黨,也包括社會主義者,他們全都叫自己是『進步派』,他們的價值觀也大體相同並相互配合。」

曾在朗奴‧列根主政時擔任美國第75任總檢察長的美國律師、法律教授Edwin Meese III說:「現在全世界的共產黨在做的一件事是不使用『共產黨』這個名稱,所以我們看到在美國有一些秉持與共產主義相同意識形態的人,用各種其它名稱來偽裝自己,他們甚至不想被稱作『自由派人士』,他們希望稱自己為『進步派』。」

美國新聞巨頭World Net Daily(WND)網的副總裁和網絡新聞編輯、獲獎記者David Kupelian也在其2016年3月發表的文章中表示:「奧巴馬時代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馬克思主義、進步主義和民主黨,其實是同一件事情的不同名稱。」

共產主義有計劃 摧毀傳統道德

為甚麼共產黨人要「改頭換面」呢?David Kupelian解釋說,這是因為「在美國民眾心中,共產黨人與流氓、強盜、小偷一樣,是非常低賤的人,因為美國的立國之本是民主、自由、人權,以基督教、天主教為主要信仰,他們認為人是神的子民,人要按神的教誨做事。而共產黨人不信神,甚麼傷天害理的壞事都敢做,耍起流氓來沒有底線,因此受人鄙視。」

正如紀錄片《蠶食美國》所揭示的,一百年來,共產主義者打著「自由主義」和「進步主義」的旗號,有預謀、有步驟地從政治、經濟、宗教、教育、文化等多個領域對美國進行滲透和破壞,讓美國轉向他們所要的方向。

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他們制定了非常細緻的計劃,以摧毀美國人堅守的宗教信仰和傳統價值觀,包括掌控學校和媒體,推廣色情和性亂,滲透教會以詆毀《聖經》,以及利用環保運動破壞自由市場,介入女權運動以破壞家庭等等。

龍嘯在新唐人發表的評論文章〈淺析共產黨之三:共產主義無法「舊瓶裝新酒」〉中說:共產黨最初的政治綱領是:摧毀所有的宗教和文化,消滅所有的民族和國家,最終建立一個物質極大豐富、按需分配而又「自由平等」的「人間天堂」——所謂「共產主義社會」。

那麼,共產黨為甚麼要摧毀所有的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呢?因為幾千年來,全世界的文化和信仰雖然千姿百態,但是其道德取向是相通的,其善惡標準是相同的。而共產主義等左派思想沒有絕對的善惡觀念,所以共產黨要推行「共產主義」就必然會和原有的道德體系產生激烈的衝突,就必須摧毀所有的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

失去是非的「絕對公平」

網絡上署名胥瑞琦的文章〈退步的「進步」主義〉介紹說,當難民由於文化因素與現代文明格格不入甚至犯罪時,信奉絕對平等、文化相對主義的 「進步」人士會挺身而出,毫無原則地袒護他們。甚至有些受到難民性侵的「進步」女子不願報警,她們擔心曝光這種事會給他們帶來更多歧視。曾有一名德國左翼運動領袖Selin Goren在被一群阿拉伯裔男子性侵後,向警方謊稱侵犯者是德國本地人,當真相浮出水面時,她還公開道歉表示自己被性侵的遭遇「給種族主義火上澆油了」。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當進步主義者把人按照種族、性取向等去劃分,並將這個群體稱為「弱勢群體」時,這個群體就會被無條件地保護,不再受到是非善惡的制衡。

他說:「這個時候就已經開始背離了判斷事物的是非善惡。他們判斷事情的時候,已經不是說這個群體的人做事情是對還是錯,是好還是壞,是善還是惡,他已經不用這個來判斷了。你被劃分成了一個群體,這個群體,他認為應該受保護,不管做甚麼事情,都需要保護,實際上它用這個所謂的進步去扼殺真正的是非曲直。」

追求「進步」成為「時尚」

李元華教授認為,如今的進步主義很具有迷惑性,其真正的「教義」被掩蓋著。他表示,當今社會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包括知識界的一些「精英」,他們願意接受所謂的「進步主義」的觀點,他們認為這是一種時尚,認為自己文明,這個是最可怕的。

他介紹說,澳洲現在就有同性戀公投,很多華人,有孩子的都反對,但是也有不負責的人說同意這個。「他並不是說他自己的性取向就是同性戀,而是他是被這個所謂的社會潮流給攪迷惑了,他就不願意表示出這件事情是正確還是錯誤。他們追求那個性自由,他覺得這樣才顯得『文明』、『高尚』、『時尚』。這裏就忽視了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對與錯,是非善惡。它把這個標準給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流行話『我們要互相尊重啊』。」

現在所謂的「自由」也這樣,追求那個自由,實際上甚麼是自由呢?在美華人劉露西認為,奧巴馬用政策強制給同性戀自由,但是這個政策事實上限制了其他人的自由,「我女兒或侄女在廁所見到男人,她是報警還是不報警?」她說,「美國尊重人權,首先要尊重誰的人權?這是我們要考慮的。」

美國民主黨的進步主義者要照顧窮人,不惜讓國家赤字增高給窮人更多福利;要照顧非裔免受歧視,不惜限制警察對非裔罪犯執法。劉露西認為,美國日漸成為「懶人、壞人、遊手好閒、不勞而獲的人、極端恐怖份子、犯罪份子的庇護所」,這樣做反過來對辛勤工作的納稅人,對守法公民,包括遵紀守法的非裔都變成反向歧視。

其實,進步主義從來就沒有「進步」過。〈特朗普上台與美國進步主義的窮途末路〉這篇博文說,早在1912年,美國的政治學者查理斯‧M.霍林斯沃斯就曾指,進步主義運動既不進步,也不民主,事實上它是「政治權力極端集中的第一步」。也有人指,進步派是美國第一批的法西斯主義者。「進步主義運動與法西斯運動是姊妹關係,而今日的自由主義是進步主義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