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從業以來第一次真實的,面對面的與鬼魂對話。當然我仍然持客觀角度,對方可能是心理病學上的思覺失調,被害妄想症的表現,所以我唯有儘可能詳細地交代整個過程,留待讀者分析。

2017年9月11日下午6時,完成最後客人的談話正準備收拾休息,驟見門外站著一個佝僂的老婦人,整個人成90度向前躬,我問她解籤太晚了,當她吃力抬頭望我時,卻是一個廿多歲的少女,口水鼻涕流著的對我說,「我被鬼上身,救我啊。」

她的面容拗曲,眼中佈滿紅絲,牙齒不能對齊,頭髮披散,假如燈光昏暗,我一定以為是厲鬼現身。

我立時以食指、尾指及姆指作手印按在她的額頂,心中想唸往生咒,忙亂起來卻唸了藥師咒,但少女卻表現得極其痛苦,雙膝跪到地上,頭向後屈眼往上反,嚇人得很。我立即迎她入內坐好,只見她依然頭向上反,兩眼反白,口中喃喃,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好。

把她整頓好後,著她抹淨便問她究竟,她答了自己名字之後又喃呢,我問她甚樣鬼上身時,她像另一個人似的答我關你甚麼事,我感到事情有點詭異了便問你是誰,甚麼名字;她答記不起,沒有名字。(她明明說過了自己的名字),我唯有當她是另一個人的繼續談話。

據我的理解,當中有4個男人,都沒名字,不知歲數,不知高矮肥瘦,只知是男性。

以下是對話的節錄:

為甚麼上身?

見她靚,我喜歡上便上。

在哪裏上身?海洋公園門前。

就是在那處死亡?

不是,不知道。

甚樣死?

撞車。(接著下來她很忿恨,雙手伸過來扼我的頸,初時我也嚇一跳,後來她要扼便扼)

死後往哪處?

不知道,你想我落地獄。

你們落地獄我沒好處,又要做那麼多工作,我才不會這樣勞碌。

(鬼魂似乎答不上話,又再喃喃)

我替你們改個名字好去投胎,好嗎?

你想我落地獄。(又來扼我)

投胎是要名字的,你本來有名字,但霸佔了別人身體便忘記了。(於是我給4個鬼魂4個名字)

在對話中,我不時要求少女跟我唸經,她很合作,唸經時明顯地是她自己,也回答我她的名字,但每次問某某在不在的時候,她總說不在,我要哀求他回來,再跟那個鬼魂胡扯。(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