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前中國國家隊一名隊醫的揭露,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已著手調查有關中國運動員在上世紀80和90年代系統性服用興奮劑而獲益的事宜。一名前國家籃球運動員近日對大紀元表示,國家主導的中國運動員系統性服用興奮劑或始於70年代,參加全軍運動會的運動員就曾大量使用。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10月23日對外表示,披露於德國媒體上的信息來自前中國國家隊隊醫薛蔭嫻,並將對此指控進行調查。薛蔭嫻曾為中國國家隊服務多年,期間,她記錄下68本工作日記。

今年79歲的薛蔭嫻目前和家人在德國政治避難,她曾是前奧運體操名將李寧的指定運動醫生以及前國家隊隊醫,她在接受德國電視臺ARD專訪中表示,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有超過1萬名國家隊運動員被系統性地強制使用興奮劑,包括足球、競技項目、游泳、排球、籃球、乒乓球、體操以及舉重等幾乎所有的體育比賽項目的運動員都被強制服用興奮劑。

中國使用興奮劑或追隨到上個世紀70年

中國前國家籃球隊隊員、現加拿大籃球訓練營教練鞠濱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上個世紀70年代,當時有全運比賽和全軍比賽(即各大軍區、各軍種、兵種和直屬單位的比賽運動會),這些運動員在參加全國性的全國、全軍運動比賽的時候,他的用藥量人數就非常的大。

「我不知道薛女士她是怎麼統計出來的,但是,仔細算算數量肯定是很大。我所知道的,我有一個朋友,他以前也是國家隊的,他參加全軍運動會、田徑的運動會,在全軍運動會如果能拿到金牌,那軍銜直接就上去了,這個直接和你掛鉤的,你的工資、級別、升級。」

鞠濱說,他當時問過朋友興奮劑針的來源,「他是說這個針都是很保密的,是通過軍區到歐洲那些國家去買來的,因為中國沒有那樣的針打,他說一個星期有一針、兩針這樣子打,那都是國家給的錢,自己買不起,這很貴的,打完針以後有使不完的勁。」

資料顯示,中共軍隊在上個世紀50至70年代末共舉行過4次大型全軍運動會。

鞠濱說,當時的針藥「有些是長肌肉用的,有的是給你提高耐力的,有的是幫你在短時間內恢復的。」

鞠濱說,有些項目是很難超越的。「我記得還有一個朋友是游泳的主教練,他說,如果你不給運動員服用藥,第二天,人基本就癱掉了,因為那個運動量太大了,一天游1萬米,第二天人就昏昏欲睡,根本就沒辦法練,但是用了藥以後,第二天,仍生龍活虎。」

使用激素藥來自共產東歐及蘇聯

薛蔭嫻早前對媒體透露,上世紀70年代末中國掀起國家倡導使用興奮劑。這次專訪中她說,「在1980和1990年代,中國國家隊運動員廣泛使用興奮劑,由於服用興奮劑,中國運動員在國際賽事中奪得大量金銀銅牌。」

公開資料顯示,在1991年蘇聯解體之前,蘇聯體操隊在男子體操和女子體操都有很大優勢,1952年到1992年期間,蘇聯女子體操隊幾乎囊括了奧運會和世界體操錦標賽的團體冠軍。

而在60年代末至90年代的時間裏,東德堪稱體育競技大國,所奪奧運獎牌數量佔世界第三位,僅次於美國和蘇聯,其中最明顯的是女子游泳和田徑。但是,德國統一後這個東德神話就破滅了。

1986年,東德游泳教練克勞斯被請到中國。1990年北京亞運會中國女子游泳實現壟斷所有金牌;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上,中國女子游泳隊「五朵金花」一舉奪獲四金五銀,震驚世界。

「91年是蘇聯和東歐垮台的時候,以前蘇聯和東歐教練系統運用國家機器使用激素拿金牌的內幕,由於檔案解密被曝露出來。」中國前國家籃球隊隊員陳凱對大紀元說,「那些教練沒工作了,之後被中國聘請了。」

陳凱表示,中國在90年代前後及東歐倒台以後聘請很多東德的運動員教練,包括游泳、田徑教練等,他們在中國又用同樣的方式取得金牌。「而且,系統用藥有個很重要的後盾,必須由醫檢來控制用藥量,保證在比賽的時候檢查不出來。這個是由國家體制決定的,一般個體人用藥,很不容易控制。」

服用激素的醜聞從未間斷

據媒體的報道,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中國女排隊員巫丹被查出服用禁藥被停賽。

1993年第七屆運動會上,原馬家軍教練馬俊仁帶領遼寧田徑隊奪下12面金牌,一年內,刷新66項中國、亞洲,甚至世界紀錄,不過,馬家軍7名隊員中被披露出有6人服用興奮劑或有強烈的服用禁藥。

1994年10月的廣島亞運會,中國游泳因興奮劑被取消12枚金牌。

2016年3月,英國《泰晤士報》(Times)披露,從2015年10月到2016年3月,中國游泳隊相繼出現5例興奮劑陽性案醜聞。

中共使用興奮劑的醜聞曾遭到世界嘲弄。有外媒報道,1996年美國亞特蘭大奧運會,在中國代表團入場時,美國解說員脫口而出道:「看,一支靠興奮劑出成績的隊伍向我們走來了。」

鞠濱說,「在國際上能拿到獎牌,在國內宣傳起來那是了不得的事情,你不光從教練、運動員,整個班子都變成紅人,都是民族英雄,這種刺激沒有人能抗拒的了。而且國家感、民族感這種東西超越他自身的,所以根本就不會去考慮這些問題。特別是國家利益這個東西是很可怕的,它給你洗腦洗到那種程度。」

薛蔭嫻認為,那個時期中國運動員在國際比賽中所贏得的獎牌都應該被收回。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表示,他們將調查「那些年後這套體系作法是否仍然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