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有「詩聖」之稱的杜甫,為後世留下了數量可觀的優秀詩篇。如果以此認定他是一個只弄筆墨、不喜活動的文弱書生,那就錯了。實際上,少年時代的杜甫,就喜愛體育運動,直到晚年興趣未減。

「憶年十五心尚孩,健如黃犢走復來。庭前八月棗粟熟,一日上樹能千回。」可見他小時候就活潑健康。青年時代,杜甫遊歷名山大川,交結天下詩人,堪稱一個旅行家。他特別喜歡郊遊、騎馬、射箭和打獵,是一個著名的「騎胡馬,挾長弓,箭不虛發」的優秀射手。他寫的〈壯游〉詩云:「春歌叢台上,冬獵青丘旁。呼鷹皂櫪林,逐獸雲雪崗。射飛曾縱鞚,引臂落驁蒼。」這種騎馬射獵的活動,不僅培養了他堅強勇敢的性格,也豐富了他的寫作內容。

到了晚年,他仍堅持體育活動,他在〈清明〉詩中寫道:「十年蹴鞠將雛遠,萬里千秋習俗同。」蹴鞠是當時的一種踢足球運動。杜甫應該算是我國早期的一個足球運動員呢!

(據清代《淵鑒類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