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年7月23日,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尼克爾斯基和13名中國代表在上海的法國租界秘密召開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因為擔心法租界巡捕干預,代表們8月3日在嘉興南湖的一艘遊船上舉行了閉幕會議,選舉出中共中央局三名領導成員。陳獨秀為總書記,張國燾為組織主任,李達任宣傳主任。中共後來把一大定為建黨時刻,並把7月1日定為「黨的生日」。

中共建黨日期謊言

中共把其建黨日定於1921年7月1日,是毛澤東於1938年5月提出來的,因為當時參加中共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董必武和毛都不記得中共一大的具體日期。

其實,中共建黨日期就是謊言。中國共產黨由蘇聯控制的共產國際——又稱「第三國際」一手催生。1920年4月,共產國際派代表維經斯基到中國,他先在北京會晤李大釗,後在上海接觸陳獨秀,建議他們籌組中國共產黨。8月,陳獨秀等人在上海組黨,中共上海支部召開成立會議,陳獨秀被推選為書記。在共產國際的檔案紀錄,中共建黨是在1920年8月。

據公開資料顯示,中共「一大」會址位於上海市興業路76號(原望志路106號)。中共「一大」於1921年7月23日至7月30日在那裏舉行。該會址在1952年後成為紀念館。

據香港《動向》雜誌2016年7月號報道,中共第一次黨代表大會在上海的紀念館已被下令對歷史資料整理、覆核、去偽存真。毛澤東主持中共「一大」已被否定,毛澤東當時只是列席中共「一大」代表大會,作會議紀錄工作。

據曾被打成右派的曾伯炎文章披露,中共上海「一大」會址裏塑的毛澤東主導「一大」的塑像,就是捏造,由謊言打造的,說毛澤東主導「一大」完全違背歷史。文章說,當年陳獨秀未參加中共「一大」,會議由李達組織。開會通知寄到湖南,落在毛澤東手裏,他便邀何叔衡一起去赴會。到上海見到李達後,李問:是共產黨員嗎?毛答:不是,只是社會主義團員。李達說:既然來了,正缺一個人作會議紀錄。毛就留下列席會議,作過幾天會議紀錄。會議結束,李達仍給毛與何一人一百五十大洋的車馬費。這是第三國際給的,毛任鄉村小學教員,一年工薪也沒有這數量,加入赤黨的活動,蘇俄老闆給這麼高的價錢,能不提高他革命積極性嗎?但是,李達嘴不穩,這歷史真相漏出去了,文革中,江青害了上海演藝界大批知她底細的故舊,毛澤東也叫湖北省委書記王任重,把任武漢大學校長的李達鬥死。

中共「一大」代表代表的命運

在參加中共「一大」的15名代表中,除毛澤東和董必武之外,其餘人的命運大都以悲劇收場。

兩名共產國際派來的代表後來都受到黨內政治衝擊並死於槍決:馬林1942年被納粹德國槍決;尼科爾斯基,1938年在史達林展開的肅反運動中被當成間諜槍斃。

張國燾:在中共一大上被選為中央局組織主任,是三名「中央領導」之一。張一直在中共身居要職。1935年6月,張領導的紅四方面軍和毛澤東等人領導的紅一方面軍(中央紅軍)在四川懋功會師。雙方產生矛盾,被剝奪兵權。國共合作抗日後,在中共內部受打壓的張國燾1938年跑到西安投奔國民黨,被中共開除黨籍。張後來擔任過對共鬥爭設計委員會的中將銜設計委員兼主任秘書。張遷移台灣,1949年又移居香港,1968年移民加拿大,1979年在多倫多病逝。

陳公博:1921年代表廣東出席中共一大。陳公博因支援與孫對立的陳炯明而遭黨內警告,陳脫黨赴美留學。1925年回國後加入國民黨左派並任高級職務。中日戰爭全面爆發後,陳公博在1938年隨汪精衛在被日本佔領的南京另立政權,和蔣介石的重慶政府分庭抗禮。南京政權被視為「偽政權」。陳公博被視為僅次於汪精衛的「二號漢奸」。日本戰敗後,陳逃亡日本,遭國民政府通緝,後被押回中國。1945年6月,陳以通敵叛國罪被處死。

周佛海:1921年以旅日中共代表身份出席一大,還替陳獨秀擔任過代理書記。1924年,周佛海加入國民黨並脫離共產黨。周曾站在汪精衛一邊反對蔣介石,後又跟隨蔣介石並任高級職務。1938年,周追隨汪精衛到南京組建偽政府,曾任偽行政院副院長。從1940年起,周又與在重慶領導抗日的蔣介石政府暗中聯絡,表示願「戴罪立功」。1945年日本投降後,周曾參加在上海的戰後接收工作,但因輿論壓力,蔣介石還是於1946年以通敵叛國罪把周關入監獄。周佛海1948年死在獄中。

劉仁靜:出席中共一大最年輕的代表。後曾任共青團書記。1927年,劉在蘇聯期間正逢史達林和托洛斯基反目。劉離開蘇聯途中繞道土耳其拜見已被開除黨籍的托洛斯基。回國後,他被視為「托派份子」並被中共開除黨籍。劉1935年被國民政府逮捕,出獄後脫離托派,在國民政府中謀職求生。

1949年,中共建立政權後,劉又到北京投奔他當年參與創建的共產黨。1950年,《人民日報》發表劉的認錯聲明,劉被安排做編譯工作。1966年文革爆發後一度被關進監獄。

1981年中共黨慶前夕,官方媒體採訪當時唯一健在的一大代表劉仁靜,劉再次表示自己犯過重大錯誤,還感謝共產黨對他「仁至義盡」。1986年,劉被任命為國務院參事。1987年8月5日,劉在北京街頭散步時被一輛公共汽車撞死。

包惠僧:代表陳獨秀出席中共一大。按照共產國際的國共合作指示,包在1924年以中共黨員身份加入國民黨。1925年任黃浦軍校政治部主任,後參加北伐。1927年國共分裂後,中共指責他沒有做好國民黨將領工作,給予他警告處分,包惠僧隨後脫離共產黨,在國民政府中任職。1944年國民政府縮編,包申請離職,後移居澳門。1949年11月,包惠僧回到北京,投奔昔日同事,後擔任國務院參事等閒職。文革期間曾遭衝擊。包惠僧在1979年病逝。

李漢俊:1922年因與陳獨秀、張國濤等人不和而退黨,在武昌教書,後加入北伐陣營。1927年,國民黨左右派之間爆發寧漢戰爭,武漢為左派大本營。李被攻入武漢的桂系軍隊以「共黨首要份子」罪名逮捕並處死。

李達:李達參加中共一大並被選為中央局宣傳主任。1923年,李達和陳獨秀吵翻臉,脫離中共,從事教學,還在毛澤東主辦的湖南農民運動講習所任過教。1949年,得勝的毛澤東重邀李達入黨。李達歷任湖南大學校長、武漢大學校長、人大常委等職。早年地位曾在毛澤東之上的李達這時變成了毛澤東思想的宣傳手,是毛澤東發起的各種大批判包括「反右運動」的急先鋒。但文革爆發後他本人也淪為批判對象。1966年,李達連遭批鬥,病重得不到治療,慘死。

鄧恩銘:一大後曾到蘇聯參加國際共產黨人大會,後在山東從事工運,1926年任山東省委書記,1928年被捕,1931年被槍決。

王盡美:和鄧恩銘一道參加中共一大,是中共在山東的組織者之一,1925年在鼓動工運期間因肺結核病逝。

何叔衡:與毛澤東一起代表湖南參加中共一大。1928年赴蘇聯,1930年回國,任共產國際救濟總會負責人。1931年進入中共在江西瑞金的根據地,任「蘇區」法庭主席等職務。黨內展開「肅反」,一些中共黨員被槍斃,何反對濫殺,被認為「右傾」,撤銷所有職務。1934年,紅軍開始「長征」後,何被留在根據地。1935年,何從江西轉移福建途中被民團武裝打死。

陳潭秋:和董必武做為武漢代表出席中共一大。陳潭秋參與領導過工運,做過中共的省委書記,1934年到蘇聯加入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陳1939年赴新疆擔任中共代表。當時控制新疆的盛世才曾和蘇聯合作,但盛世才覺得蘇聯和中共在新疆策劃暴動,威脅他的統治,因此在1942年向國民黨中央政府靠攏,驅逐蘇聯代表並逮捕陳潭秋等人。陳潭秋和毛澤東的弟弟毛澤民等人在1943年被盛世才下令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