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去年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在票站向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投擲三文治,擊中背後的時任署理總督察劉泳鈞。吳文遠早前否認普通襲擊罪,他昨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被裁定罪成,判囚3星期,獲准以1,000元保釋等候上訴。

吳文遠親自求情時提到,他於2009年加入社民連,因看不過眼社會不公義而選擇為弱勢發聲,正如裁判官相信法治能守護公義而選擇做裁判官。但梁振英則選擇投靠專制政權、拉攏黑社會及為裙帶利益者服務,對貧窮長者置諸不理。

吳文遠認為,若判刑是希望阻嚇未來挑戰權貴的示威者,司法制度會慢慢被政權利用作打壓反對聲音的工具,然而任何刑罰也阻嚇不了他。他又強調一份軟淋淋的三文治弄髒衣服,與拋擲玻璃杯是完全不同層次的傷害。

裁判官稱,定罪及判刑時只針對本案使用的實際暴力,與被告向權貴示威、政治理念有多高尚無關。如有人因不滿而用暴力針對任何公職人員,法庭必須作出阻嚇,以防他人倣傚。

吳文遠在庭外表示,以一件軟淋淋的三文治向一個特首示威,在世界各地是很常見的事,直指今次判監3星期是「荒謬」。他強調本案對社民連日後的抗爭不起任何阻嚇作用,他不後悔當日行為。「能為弱勢為無權者抗爭是我們的榮幸,而挑戰權貴挑戰梁振英的腐敗我無悔無懼。」他又質疑司法制度被政府利用打壓異己,「對支持政府的聲音,甚至黑社會,做的犯法行為就隻眼開隻眼閉。對於任何反對政府的聲音,就算傷害性多低,他們都會利用整個司法制度去打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