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禹。(公有領域)
夏禹。(公有領域)

舜在塗山大會上,禹殺了倨傲不臣的防風氏,諸侯賓服。大禹南巡,至濟江,行至中流有二黃龍負舟,舟人皆懼。禹笑曰:「吾受命於天,屈力以養人。生,性也;死,命也。奚憂龍哉!」龍於是曳尾而逝。

三、天下一統的管理模式

夏禹
夏禹

夏禹之前,包括堯、舜時期,處於部落聯盟時期,是一種鬆散的統一,各氏族、部落酋長,由各氏族自行產生,各行其事。夏朝建立之後,為了統一政令,穩定社會秩序,防止相互侵擾,推出了許多措施。

1. 分州施治。原來各氏族、部落實行的都是氏族管理,氏族部落之間沒有領導與被領導關係,只有通婚、聯盟關係。從黃帝到堯,所謂「天下共主」,沒有強化的隸屬關係和義務。夏朝建立後,由氏族式變為地域式。各州長或者叫封國國君,或者叫方國國君,均由夏禹親自任命,受朝廷節制和領導。

2. 五服貢賦法。以前,各氏族、部落對「聯盟共主」進獻的物品,屬敬獻、報答和聯絡性質,不具義務性和法定性。夏朝建立後,根據各州物產情況,分別確定了各州應該進貢的物品種類和數量,以至進貢的時間和路線都有規定。這是各封國應盡的責任和義務,是一種法律性質的規定,不可以討價還價。

《尚書‧禹貢》記載,禹推出了「五服貢賦」之法。賦者,朝廷強制性從百姓那裏收取之意。貢者,諸侯自覺供奉於朝廷。

《禹貢》規定國都以外五百里叫做甸服,即天子服田役納穀稅的地區。緊靠王城百里以內要交納連稈的整棵莊稼,一百里以外到二百里以內要交納禾穗,二百里以外到三百里以內要交納穀粒,三百里以外到四百里以內要交納粗米,四百里以外到五百里以內要交納精米。

甸服以外五百里的地區為侯服,即為國家和天子服差役的地區。靠近甸服一百里以內是卿大夫的采邑,往外二百里以內為小的封國,再往外三百里以內為諸侯的封地。離甸服最近的一百里替天子服差役;二百里的,擔任國家的差役;三百里的,擔任偵察工作。

侯服以外五百里的地區為綏服,即受天子安撫、推行教化的地區。靠近侯服三百里以內考慮推行禮樂法度、教育等,往外二百里以內要振興武威,保衛天子。

綏服以外五百里的地區為要服,即受天子約束服從天子的地區。靠近綏服三百里以內要遵守教化,和平相處;往外二百里以內要遵守王法條約。

要服以外五百里的地區為荒服,即為天子守衛遠邊的荒遠地區。靠近要服三百里以內,維持隸屬關係;二百里的,進貢與否流動不定。

3. 統一曆法。曆法起源於對天文、天象的觀測,從伏羲到堯、舜、禹,都把觀測天象、把握天地日月星辰的運行規律、調和陰陽四時放在首位。我國傳統的干支紀年、紀月、紀日法起源很早,到了堯、舜時期,對曆法進行創新和統一。古時一代之興起,必定要改正朔,統一曆法。夏朝建立後,向各國頒布了夏曆,就是〈夏小正〉。依據北斗星旋轉斗柄所指的方位來確定月份,以斗柄指向正東偏北方向作為「建寅」,是為歲首,每十二個月算一年。夏曆按照十二個月的順序,分別記述了每個月中的星象、氣象、物象,以及所應從事的農事和政事,以便利農業生產。每過三年,加一個閏月,也叫閏年,閏年這一年是十三個月,以協調曆日周期和天文周期的關係。夏曆基本延用到現在。

4. 築城設壕。在古代,城就是國。夏的城郭已有一定制度,城門、閭巷、房舍,都有一定的佈局。

5. 制定禹刑。據記載,夏朝法律制度主要包括刑法和軍法。後人追述,夏朝已經有刑法三千條。

四、功成圓滿大禹歸天

大禹治九州,平水土,創立神州,鑄九鼎一統華夏。確立貢賦制度,建立、完善了管理體制,王道大備。大禹於修道也頗有心得,他寫了三部書:《真靈寶要集》、《天官寶書》和《靈寶長生法》。

還有一些未了之事,就是大禹治水過程中得到許多寶物,有的需要歸放原處,有的需要封藏起來,不能散落在世間。最後大禹決定,除了當年西城王君贈與的寶書歸放王屋山洞原處外,其它的,包括他寫的三部書,都分散封藏於各地的山中,以待有緣。

帝禹繼位為天子後,舉用皋陶為帝位繼承人,把他推薦給上天,並把國政授給他,但皋陶已是三朝元老,年齡比禹還要大,沒有繼任就死了。禹又舉用了益,益佐禹治水有功,沒有總攬百官的經驗。

過了七年,禹帝到東方視察,到達會稽。在那裏,上天派一位天神駕龍迎接大禹歸天。

夏啟
夏啟

益服喪三年完畢,也像禹和舜一樣,欲把帝位讓與禹的兒子啟,自己到箕山之南去躲避。禹的兒子啟賢德,天下人心都歸向於他。禹雖授益,但益佐禹時間短,所以,諸侯還是都離開益而去朝拜啟,說:「這是我們的君主禹帝的兒子啊!」於是啟繼承了天子之位,這就是夏帝啟。 

【結 語】

堯奉天命,以其仁慈博愛推赤心於天下,德被蒼生。在他的感召和教化下,百姓九族世代相親,百官一心政績卓著,萬邦和睦天下太平。萬國萬民凝聚一體,天下歸心,共同組成了中原部落大聯盟,為一統天下打下了基礎。

堯奠定四時,創建曆法,使天地四時有序,陰陽調和。羿射九日,掃除妖魔,淨化人類生存環境。天授堯《河圖》《洛書》,開示虞、夏、殷、周、秦、漢興亡之數。聖德感天,天降十瑞以祥帝堯。景星獻瑞,昭示堯乃神來世間,開創新宇,開創五千年神傳文化。

帝舜處於承堯啟禹的時期,他所展現的高尚品德,朱鳥呈祥,垂範後世。他所倡導並推行的倫理道德,成為人們的行為準則和道德規範。他所奠定的以道德為核心的傳統文化,若日月之光,恩澤萬代。他確立官員、諸侯考核獎懲制度,強化朝廷與諸侯的聯繫和從屬關係,建立了一套完整的道德、法度、教育、考核獎懲體系,確立了天下一統的構架和格局。推行五典萬民樂從,開創教育功

垂萬世,設立刑法有章可循。最後修得正果,得道昇天。

禹治水土,以定九州,從此天地合數,宇宙有序,建立天地運行新秩序,最終完成了神州的創立過程。天下萬民皆得平土而居,威德教化及於荒遠的邊陲,功高日月。確立貢賦制度,建立完善管理體制,帝道大備。治九州功齊天地,鑄九鼎鎮撫八方,帝道興四海臣服,開新宇一統萬邦。神禹最後圓滿歸天。

堯、舜、禹三位聖君承前啟後,奉天命,降世間,開創新宇。參同契合宇宙自然,規正了天地四時運行秩序。平治水土,調和陰陽,剷除妖魔,澄清寰宇,開創、奠定人類生活環境,淨化萬物生存空間,一統華夏。道行天下,德澤廣被,以巨德而帝天下,創造天、地、人協和自然,以道德為核心、天人合一的文化體系,共同完成了創建神州這個大舞台的過程,光耀寰宇。◇(節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