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國到處驚心動魄。才剛經歷了德州佛州2次大颶風,又驚聞賭城美國史上最大的槍擊濫殺。正在憂慮全美大日食是否是不幸徵兆時,加州南北大地同時著起最大野火。

雖然人們經歷了非常可怕的事件,但也有不少感人的時刻。從大颶風中人人互助、男子把搶購到的最後一台發電機讓給哭泣的女子,到為人擋子彈的勇士、全美各州紛紛自發捐款,沒有甚麼「號召」,大家自然而然就想幫助受難的人。

這些都是媒體從現場傳來的。其實我也親身有過一些美國人樂善好施的經歷。不光是在危急時刻,從細微處也能見真性。

因為一時疏忽,我的白車後面長出了淡綠的霉,2次自動洗車也沒洗掉。人家建議我去人工洗。我開到人工洗車處,面對那些從來沒用過的高懸的管子刷子手忙腳亂,把5塊錢硬幣投完了也只會沖水。不久我後面又開過來一個大皮卡車,也是準備洗車的,司機是個50多歲的白人男子,見我陷入困境,讓我靠邊站,二話不說開始幫我刷起車來。先把車上塗滿白泡沫,再用刷子刷,最後用高壓噴水沖。他非常認真,連我搆不著的車頂也刷了,好像洗自己的車一樣。超時了他就拿出幾個硬幣投進去。我很過意不去,要給他錢,他當然不要。我開著乾乾淨淨的白車走時,也只知道這位好心的先生叫作格蘭(Glen)。

一個來美國不久的同事給我講,他們幾個華人周末去釣螃蟹,好不容易釣到幾隻,卻都很小,按規定這麼小的螃蟹必須得放生,不能拿走。大人沒話說,放回去吧,小孩子不幹了,大哭起來。旁邊素不相識的老美見狀立刻把自己的桶推過來說:給你們。大人拿了兩隻哄小孩子。老美一揮手:你們可以都拿去。一切就那麼自然,同事講述時還滿是感慨。

再說最近的事。對中國古人是災難預兆的大日食,對西方人來說能趕上百年一遇的天文奇觀,大家還是很期盼的。我們這裏雖然不是日全食,但太陽也會被遮住超過80%。

老早就聽說很多地方派發免費的觀日食眼鏡。我以為超過80%的日食可以用肉眼看,不以為意。等聽說我所在的學校日食當天將派發1,000副免費日食眼鏡時,已經是很晚了,實驗室只剩我和另一個日本留學生山田君。其他人估計都早早準備看日食去了。山田一聽有免費眼鏡很意外,立刻和我一起到活動中心樓去碰碰運氣。眼鏡已經發完了,不過都有人主動把眼鏡借給他人看。

我拿過一位女士遞給我的眼鏡,天空立刻呈現黑色,太陽上面凹進去缺了一塊。我很驚訝,原來日食已經開始了!挪開眼鏡抬頭,太陽依然光焰萬丈,不可直視。

回辦公室繼續等著吧。路上,山田君傷感地說上次是幾年前和女友在日本看日食,後來和女友分手了。

過了一個多小時,樓裏的人紛紛走到外面,日食快到最大處了。不少人手裏拿著眼鏡,我一會兒用這人的,一會兒拿那人的看,根本不用擔心沒眼鏡。哈哈,早知道不需要跑去領眼鏡了。

行政秘書芭芭拉很得意她的「高科技」,她拿到一個免費的鑽了圓形小孔的紙板,利用「小孔成像」原理在地上看日食投影;學生克里斯拿個裝有可樂的玻璃瓶,想透過深色可樂液體看日食。當然他的可樂瓶子沒派上用場,一是根本看不到日食,二是有眼鏡分享。

日食最大時,眼鏡裏的太陽只剩下一個邊了。天空中的太陽光依然耀眼,唯一區別是在太陽底下不那麼曬了,肉眼完全看不出太陽被遮住了80%多!太陽的威力真強大,再想到宇宙中比太陽更大更亮的恆星還無量無計,宇宙多麼偉大而浩瀚啊。這時大家紛紛照起相來。

回到實驗室,和這麼多人一起看了日食,我心情很愉快。看到山田君興高采烈地擺弄照片,我突然想到:山田幾年前在日本看日食,而幾年前日本發生過9級大地震,引發大海嘯,核洩漏……!現在……

轉念一想,雖然古籍稱日食預兆不祥,但是我身邊普通人展現出人性中的善良與友愛,卻很鼓舞、溫暖人心。所謂「天作孽,猶可違」,雖然天災難免,但人類善心猶存,還是能度過的。比如最近幾次天災,經濟損失高達數千億美元,雖然慘重但沒有造成千萬人的傷亡。人活著,總可以重建家園。另一句話叫「自作孽,不可活」,要是有人居心險惡,迫害善良迫害正信,這樣的人恐怕就真的不可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