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後,新版黨章近日公佈,這是迄今中共黨章打上的第17個「補丁」,其中「修補」了甚麼地方呢?

在軟件層面,最明顯變化是「習思想」最終以冠名方式寫進去了。這點上雖然超越了江澤民、胡錦濤,但排位還是在「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後面,而且拖著16字的長名字,「習近平」和「思想」之間有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公共細腰(中共十三大後,每次黨大會,中共總書記的發言稿,標題幾乎都會提到這個「特色」),只不過這次加了個「新時代」的定語以示區別。

然而名字越長、含金量就越打折扣,所以「習思想」的長細腰和排後形態,說明在中共高層激烈權鬥中,「習思想」寫入黨章是習方進了一步,但實際又退了半步。

在制度層面,有三個看點。

其一是軍隊層面,增加了「中央軍事委員會實行主席負責制」,強調習作為軍委主席的權威,因應的是此前郭伯雄、徐才厚對胡錦濤的架空。

同時,軍委政治工作機關是總政治部的說法,已改為「中央軍事委員會負責軍隊中黨的工作和政治工作」,這既是與軍改後的軍方高層架構相對應,也說明了四總部被削平後,總政治部榮光不再,大權收歸軍委,軍委歸於軍委主席。這個與強調軍委主席負責制是一個調子。

其二是紀委層面,原來的提法是,各級紀委發現同級黨委委員違紀,涉及常務委員的,經報告同級黨委後報上一級紀委批准。

現在改為,涉及常務委員的,報告上一級紀委,由上一級紀委進行初步核實,需要審查的,由上一級紀委報它的同級黨委批准。

這實際是針對紀委打同級「老虎」難的問題,所做的一個制度安排。簡單說,先前報告流程是當地黨委先於上級紀委,現在變成了上級紀委先於當地黨委。同級黨委要對常委級老虎「捂蓋子」,難度自然就增大了。

其三是各級黨組的權力被坐大,此前各級黨組的任務是「指導」機關和直屬單位黨組織的工作,現在變成了「領導」工作。

總體而言,習近平通過對黨章的「修補」,在軟件和制度層面都擴張了權力。有的地方充份體現他個人的意志(如軍委主席負責制),有的地方是一個高層博弈的結果(如「習思想」),有的地方是中共面臨著巨大危機,試圖通過強化管控而多殘存幾年的努力(如黨組權力坐大)。

中共三大開始,每次黨代會都會給黨章打一個「補丁」。很多人都認為,這次的補丁可能是最後一個了吧,誰見過一件衣服打了這麼多個補丁還能堂而皇之穿上街的道理?下一回,是否就是舊衣扔掉,換上一件民主的新衣?

不過,大家還不能太樂觀。因為中共不是一張普通的「衣服」,而是一張邪靈充盈的皮,所以才會出現歷代穿過這身衣服的中共黨魁常常非死即傷。即使目前中共已日薄西山,但未來能把這身邪皮從內部徹底廢掉的人,除了足夠的威權,沒有相當的膽氣還是很難辦到。這就是我們此前說的,「剝黨皮者」將名垂青史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