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9日官方消息,江蘇省委書記李強,接替晉身政治局常委的韓正,正式調任上海市委書記。

據媒體報道,在29日交接大會上,李強發表講話,首先指中央今次調動,安排他到上海工作,是對他的巨大信任與厚愛,他將堅持,帶頭抵制和反對一切消極腐敗現象等等。

這段話可以理解,李強是被信得過的人,而且他所說的「消極腐敗」話風可說相承今年兩會習近平在上海團有過類似「不作為」、「懶政」的講話。既然是交接大會,那麼交棒的韓正也在場,不知聞言心裏做何感想。

接著,李強話鋒一轉,又鄭重聲明,「決不允許任何親友及身邊工作人員,在上海圖方便、求特權,若有人打著他的旗號來辦事,請大家一律不要理睬、幫忙及處理,對任何違法違規現象必須從嚴查處,懇請大家對他嚴格監督」。

這段話在外界聽來,就更有針對性了。不論海內海外,不論官場民間,上海是江家天下無人不知,而「理睬、幫忙及處理」江家利益的韓正和楊雄也是無人不知。就這麼長久以來,上海被江澤民和兩個兒子據為獨立王國,包括甥侄等近親也割據一方。

因而在2016年年初,消息人士層向海外中文媒體透露,習近平有意安排時任浙江省省長李強取代上海市長楊雄。但最終李強去了江蘇省。直到今年年初,才由應勇換下楊雄。

由此可知,今天李強雖然入主上海,但就習近平的原本規劃還是經過了一年的延宕。而2016年習沒能順利佈局上海市長,側聞就是江綿恆出手干預。而江綿恆力保楊雄,眾所周知的一個原因是早年楊雄主持的上聯(上海聯和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江綿恆在江澤民因「六四」獲利坐上大位不久就從美國回國,一邊學術研究,一邊投入商海,同時不顧吃相的吞吃上海國資委所屬的上聯,僅一年間便坐大上海商界,打造出一個資本帝國。而在上聯前台替江綿恆打理一切的就是楊雄,換言之,江綿恆在上聯的腐敗,楊雄堪稱知悉一號。

如果用新聞流行語來說,江綿恆的上聯相當於曾慶紅父子的魯能,江綿恆通過上聯這個國資平台取得個人事業版圖的投資行為,很像證監會劉士餘棒喝的「有毒杠杆」,以及銀監會主席郭樹清警告的「大股東提款機」。

這些年來江綿恆與上聯的沸沸揚揚只見外媒報道,直到2015年1月19日北青官微政知局發表長文《江綿恆的人生角色》,首次打破禁忌。

這篇文章不僅起底了江綿恆與上聯疑似國資流失的關係,最大的起底是:「此後的60餘年裏,江綿恆的名字被冠以知青、留學生、博士、科學家、董事、院長、校長等各種頭銜,但其中最著名也最難以忽視的,一直是『江的兒子』。」

套用李強今次履新上海的「鄭重聲明」,江綿恆在上海「圖方便、求特權」打著的旗號就是江澤民。

上海這個江澤民父子的獨立王國,在習第二任期開始之前,江系楊雄、韓正相繼離開,習舊部李強入主,反映出來的是這裏的人事佈局已是習說了算,實際也是針對江家父子腐敗在「斬草」,至於會否除根,理論上,應該是要連根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