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31年的香港港交所交易大堂,本月底租約到期,上周五舉行告別儀式。一批身穿紅背心、俗稱『紅衫仔』的出市代表也成為歷史。他們聚首一堂,細說當年往事,最難忘的就是大堂的「人情味」。

紅衫仔從最高峰1,400人,到落幕前每日只有30人左右。飛達證券董事兼總經理黎庚普,做紅衫仔20多年,對大堂落幕感不捨。最難忘是當年寫黑板做交易,現在股市電子交易普及化,令交易在寫字樓就可完成,故大堂也要完成其歷史使命,「成為香港集體回憶」。

身穿6361號紅背心的羅沙證券主席羅祖,從事證券業47年,是少數仍在大堂交易的出市代表,他指最後幾天都是靠熟客幫忙,才下單。未來他也會到附近的寫字樓繼續工作,但對大堂的人情味感不捨。

談到數十年股市沉浮,他最難忘的莫過於1972年股市好景時,「晚晚做到12點才有飯吃,生意多到不得了。」吃午飯只能叫外賣,匆忙扒幾口,一個電話就100元。1986年大堂啟用後,則以87、98及2000年的股災最難忘,多人急著沽貨令他忙得停不了手。

出市代表吳先生最懷念的是當年人情味,慨嘆股市氛圍今昔大不同。以前股市交易,莊家做事留一手,現在『趕盡殺絕』,『炒股難度高很多』;他直言,現在股市是大賭場,『教仔、孫千萬不要炒股票。』

他建議散戶只玩最頂尖的大藍籌,因很多股票背景看不透,比如一老牌服裝股,從最高133元,跌到現在幾元,原因就在『莊家散貨,永遠不再炒,極度無良』。

除了「紅衫仔」之外,人稱蔡太的前聯交所副主席、中潤證券主席蔡陳葆心,身穿標號38的「橙衫仔」出席。原來「橙衫仔」是四會時代產物,蔡太笑言1973年股災後,很多經紀嫌「綁帶」的衫不好意頭,似蟹被「綁」,所以之後已改做綠背心。到1986年四會合一時,才有現時的紅底金字「紅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