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塵埃落定,習近平在講話中高調反腐。綜合分析政局現狀和「十九大」的人事安排,十九大後「打虎」力道應該不會削弱。

第一,激鬥「十九大」,習氏「意不平」

中共的本性造成貪腐遍地。五年來,習近平通過「打虎」抓權,確立習「核心」。

中共「十九大」上,七名新常委「一強六弱」,「習思想」進黨章,「習家軍」政治局獨大,不設接班人等等,習近平似乎斬獲頗多,局勢「近平」,實則危機深藏。

其一,習近平、王岐山的「打虎」,得罪了中共各個派系,打破了中共幾十年的許多慣例和潛規則,已經沒有和解可能,絕無退路。這點,習近平的對手看得清清楚楚。習近平的對手,不僅僅是江、曾勢力,而是所有既得利益者階層,更是中共本身。

其二,王岐山未能續任常委,無論是否含有習王分歧和王的個人意願,對習近平「打虎」來說,會有一定影響。那些超級大老虎們,或許感覺可以放心睡覺了。

其三,包括江、曾在內的中共元老整齊露面,韓正入常,標誌著習的被迫妥協,同時也意味著習還在意黨的臉面。習近平在「十九大」的所有斬獲,固然是習的強力搏取,其實也是對立勢力的順勢「捧殺」,先把習送上「火坑」,隨時待機而作,這是習近平需要警惕的。

習「意不平」,依習的強勢作風,應會蓄勢而發。臥榻之下豈容他人酣睡哉。

第二,「操刀」已在前,趙樂際再「衝浪」

有評論稱,趙樂際接棒中紀委書記後,「打虎」力度會減緩,重心或指向中高層和基層官員。或認為趙的個人能力、魄力、資歷,及與習近平的親密度,皆無法與王岐山相比。

誠然,王、趙兩人各不相同,但過去五年的共同經歷,兩人已踏進了同一輛戰車,早無跳車可能。這也是趙樂際之能接任中紀委書記的原因所在。

五年「打虎」,王岐山是主將,這是明處。然而,「打虎」空出來的位置讓誰坐上來呢?這個更重要的問題,是由趙樂際前台操刀來解答的,這是暗處。對習近平而言,討論「打虎」成績,明處、暗處,兩處缺一不可,趙樂際也是勞苦功高。

「十九大」人事的大盤子,幕後後台運作老同志這塊,是習近平親自出馬。據中共新華社《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產生紀實》披露,從2017年4月下旬至6月,習近平分別與現任黨和國家領導、中央軍委委員、黨內老人57人談話。

而在前台的,是趙樂際在活動。

如果說十八大趙樂際晉升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長要職,或許含有黨內派系平衡的因素,但經過這五年考驗,趙已經算是習近平的嫡系了。

按照習的意旨,趙樂際接棒的中紀委打虎力度只會更大。

第三,新一屆打虎班子磨刀霍霍

69歲的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退位。退位前,中紀委內部已有多人調動職務,王岐山提拔了數名在反腐中表現突出的紀檢監察室主任。5年來,王岐山也致力於將原先的「權力反腐」逐漸構建為「制度反腐」,如設立監察委。

王岐山為新一屆中紀委留下了「豐厚的家底」。

新一屆與上屆「打虎」班子配置相同,19位中央紀委常委,8位中央紀委副書記。8位副書記中,楊曉渡、劉金國、李書磊是老面孔,三人分別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四次全會、七次全會上被選為中紀委副書記。

新一屆中紀委中,原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出任中紀委第一副書記,並越級進入中共政治局,此為近30年來之首次。在上一屆中,楊曉渡分管的第二、第九紀檢監察室,2014年1月以來至少使24名副部級及以上的官員落馬,其中大多是江派大員,如吳愛英被指是江澤民的親信,馬建被指是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的心腹。

這可看作習近平加強中紀委、持續反腐的信號。

如果說習近平在未來繼續擴大「打虎戰果」還需要甚麼條件的話,那麼,主要就是其在權力「火坑」中保持清醒,有真正兌現反腐敗「零容忍、無上限」承諾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