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落幕,「習思想」寫入黨章,習近平確立了在中共黨內的真正核心地位,而從新一屆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的名單看,雖然有著明顯的中共高層博弈的痕跡,但總體而言,絕大多數人選或是力挺習近平並為其所信任的,或是與江派牽連不多的,江派頹勢已是不爭的事實。筆者當時分析,這說明未來習近平施政所受江派掣肘,將遠遠少於十八大上台後。而這樣的結果應是近兩年習近平在軍隊、武警、國家機關、各省市等大力進行人事布局的效應。

但不能否認的是,由於積弊太多,社會潛伏著各種各樣的危機,十九大後習近平要按自己的意願推行各方面政策,面臨的挑戰同樣不小,而將自己所信任的得力官員放在重要位置,應是必走的一步。最近幾日的新一輪人事布局就在表明這一點。

在這新一輪人事布局中,原遼寧省委書記李希調任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料升任副總理,陳求發任遼寧省委書記;福建和河北省委書記尤權、趙克志分別由于偉國、王東峰接任,據傳尤權將出任統戰部部長或國務院秘書長,趙克志可能任公安部部長;而上海市委書記韓正進入政治局常委,其職務由原江蘇省委書記李強接任,陝西省委書記婁勤儉則改任江蘇省委書記,原職務由胡和平接任。

此次省委書記更換,加之今年5月收官的地方人事布局,目前省部級一把手絕大多數被視作習陣營之人,除了上述幾人,還包括北京的蔡奇、黑龍江的張慶偉、海南的劉賜貴、甘肅的林鐸、山東的劉家義、山西的駱惠寧、吉林的巴音朝魯、浙江的車俊、安徽的李錦斌、河南的謝伏瞻、重慶的陳敏爾、雲南的陳豪、青海的王國生、湖南的杜家毫、貴州的孫志剛、江西的鹿心社、四川的王東明、內蒙古的李紀恆、新疆的陳全國、廣西的彭清華、西藏的吳英傑、寧夏的李建華、湖北的蔣超良等。至於曾與江派走得很近的天津的李鴻忠已多次表示向習效忠。

當然,未來不排除對個別省(市)一把手進行微調,比如再發現有「不忠誠」之人,但總體來說,上述高官不會有太大的變動。

在省部級一把手基本明確後,尚需關注的是如下位置的人選:國務院副總理、國家副主席、國務委員、統戰部部長、公安部部長、政法委書記、國務院秘書長等。這些人選的確定,同樣可以判斷習近平在未來施政中的順利程度,尤其是在公檢法系統。

2016年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曾在《改革要「落地」,不能「空轉」》一文中,給出了最高層如此進行人事布局的動因。他表示,要防止改革「空轉」,要解決兩個關鍵性問題,即「一是排除和化解改革的阻力,二是防止出現顛覆性錯誤」。而改革的阻力來自兩方面,一是「既得利益群體的干擾」,二是「政府自身對改革的隱形阻力」。

筆者當時分析,「既得利益勢力」或「集團」應包括江澤民家族、江派人馬和周邊與其有利益糾葛之人,涉及中共黨、政、軍各個層面,而且勢力並不小,其核心正是以腐敗治國十幾年的江澤民。這也是習近平十八大以來抓捕大批江派人馬的原因。

此外,以往諸多一把手皆由江澤民集團提拔,他們或明或暗,都在與現中央對抗。因此,更換各省市一把手就是為了排除顯性或隱性的阻力,更好地落實習的政策,如習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到的「依法治國」、繼續強力反腐等。

在「習思想」進入黨章、地方人事安排基本落定的情況下,下一步,習近平要走向何方?估計這是外界最為關注的。

2015年1月24日,《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的微信公號「俠客島」曾發表文章稱:「從中共的歷史看,哲學往往成為歷史重要轉折的思想準備⋯⋯如果你了解中共的歷史會發現,思想的準備,往往是大行動的開始。」換言之,「習思想」的推出,是某個或某幾個大行動的開始。

甚麼樣的大行動呢?如果是為了取得反腐壓倒性勝利,那麼,不拿下落馬大貪官們的總後台江澤民和曾慶紅就根本談不上;如果要徹底追究「嚴重破壞軍委主席負責制」的郭伯雄、徐才厚的責任,那麼,不追究提拔他們的江澤民的責任同樣是空談;如果要全面推行「依法治國」,眾多冤案,尤其是被中共殘酷迫害十八年的法輪功學員不被還以公道、正義,不追究元凶江澤民、曾慶紅等的罪責,亦是難平天下之口。

可以說,此時的習近平已獲得天時、地利、人和,而追隨天意的大行動也必會獲得更多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