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教授魏傑認為,目前,中國大陸外部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但內部經濟結構調整和改革沒有太大起色,在通貨膨脹、外匯、資產價格、實體經濟、金融風險方面存在危機,內外壓力都比較大。

近日,大陸媒體披露中共智囊、清華大學教授魏傑3月底在一次內部會議上,對中國大陸經濟形勢的詳細剖析。

魏傑認為,目前,外部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美國帶頭開始反全球化。歐盟國家、美國、日本都宣佈不承認中國大陸的市場經濟地位。接下來就會認定中共搞傾銷,搞反壟斷。大陸經濟現在內外壓力都比較大。

大陸經濟面臨五大困局

魏傑認為,當前大陸經濟面臨的困局主要在通貨膨脹、外匯、資產價格、實體經濟、金融風險5個方面。

魏傑指出,2017年的通脹壓力比較大,要穩住通脹,不得不收緊貨幣,但這會導致原材料價格和融資成本增高,增加企業經營的困難。同時,大陸經濟又處於調整期,還是需要貨幣的投放,但是又不能讓通脹太高,難度就比較大。

是穩匯率還是穩外匯儲備,是大陸經濟面臨的第二個困局。魏傑認為,大陸的外匯儲備由4萬億美元減少到3萬億美元了,需要保外匯儲備,而匯率不用保,該貶就貶,貶值反而有利於中國出口。如果保匯率,需要不斷賣外匯才能穩住,就得消耗外匯儲備,這樣會被認為操縱匯率。

風險最大的房地產泡沫

魏傑說,現在大陸房地產跟整個經濟緊緊地聯繫在一起,每年經濟增長的20%多是房地產貢獻的;105家房地產上市企業負債率是4萬多億人民幣,恆大的負債率是98%,如果房地產出事就會轉變為金融危機。同時,房地產一旦出問題,會影響就業,地方財政也會出事。中國老百姓一生的主要財富表現為房子,房價下跌老百姓的財富要縮水,所以要穩定資產價格。

一方面是泡沫不能繼續吹大,另一方面又不能刺破。在這中間要形成一個平衡點,難度比較大。這也是當前中國大陸經濟面臨的難關。2016年10月份以後,75%的買房是投資型需求和投機性需求,這會產生巨大泡沫。如果房子多到大家不願意住的時候,泡沫就破了。泡沫一旦被刺破就不得了。

魏傑還說,現在大陸產能過剩,使企業破產倒閉的壓力非常大。同時,加上互聯網的影響,也就是新科技對傳統企業的衝擊非常大,許多人沒有工作了。這是大陸經濟面臨的又一困局。既要去產能,還要能穩住實業才行,要考慮就業和實業的承受力。許多央企是殭屍企業,只要殭屍企業存在,產能便永遠過剩,效率又很低。

魏傑說,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把防範金融風險放在更重要位置上來。「越強調甚麼的時候一定是這個事情要出大事了。」

魏傑認為,中國經營風險的爆發點是債務風險,債務會轉變成金融風險。現在突出的問題是企業債務,企業債務太大,如果繼續放任可能會引發金融風險。防範企業債務的最好辦法就是讓企業賺錢。在別的條件不變的情況下,企業只有兩個辦法賺錢,減稅和降低成本。現在企業的成本太高了,勞動成本得適當降低。

魏傑指出,政府只要做好四件事就行,基礎設施、基礎教育、基礎研究、基本社會保障。結果政府卻幹了別的事情,成本太高。在政府部門辦個事需要很多人,甚麼事都要政府審批。結果是越放權審批越多,得搞個很大的團隊跑這些事。簡政放權了這麼長時間,政府卻越辦越大,企業為此付出很大的成本。

國內外專家:大陸經濟面臨多重危機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日前在十九大間隙的一個會議上,曾對中國的過度負債和投機性投資的風險提出嚴厲警告」。

周小川說:「如果經濟中的順周期因素太多,使這個周期波動被巨大地放大,在繁榮的時期過於樂觀,也會造成矛盾的積累,到一定時候就會出現所謂『明斯基時刻』,這種瞬間的劇烈調整,是我們要重點防止的。」

7月中旬中共金融工作會議後,大陸官媒刊文稱,防金融風險要既防「黑天鵝」,也防「灰犀牛」。房地產市場泡沫、不良資產、企業債務和影子銀行被認為是中國經濟目前四大「灰犀牛」,其中房地產泡沫被認為是最大的「灰犀牛」。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今年曾發出警告,中國大陸的債務增長已經走上「危險的軌道」,並呼籲中共當局採取「果斷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