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6日新華社發佈長文,內容首次披露周永康、孫政才、令計劃曾搞拉票賄選。但這舊帳翻得卻引人另有關注,要說在習近平第一任期反腐報道上的最大阻力,正是來自於新華社等官方喉舌的主管中宣部。

而有關於此的表現在於,不僅是官方重量級的反腐報道,甚至習近平的一手反腐談話都遭多次徹底封殺,即宣傳口俗稱的全網封殺──包括原發的喉舌媒體,以及所有轉載的國內網站,通常導致這結果的只能是發自中宣部的指令。

這裏就以2014年擇要舉例。

2014年6月20日,新華社官方微博發表短評《朝中有人也不靈》,隨即被紛紛轉載,但僅一小時之後就被刪除一空。因為這篇短評說得是6月19日被雙規的山西政協副主席令政策,但矛頭直指令政策的弟弟令計劃。

2014年7月30日,《人民日報》刊登一篇網評《打掉「大老虎」周永康,不是反腐句號》,此文發出後,也一度廣獲門戶網站轉載,但文章現身沒多久就立刻被消失,諸多網站已不能再找到原文,包括人民網本身。因為此文內容和標題一樣直白,除了周永康這個大老虎,還有其他級別更高的大老虎亦難逃法網。

2014年8月4日,《長白山日報》頭版頭條報道當地市委常委擴大會議,學習傳達習近平(2014年)6月26日的一次高層會議講話。文章上網引起關注後,各媒體爭相轉載,但也很快遭遇全網封殺,而在《長白山日報》官網上該文章的鏈接亦同時失效。

相同例子不用多,典型幾篇就足夠代表。

就這三篇官方反腐報道而言,前兩篇都是所謂「喉舌中的喉舌」所發的重磅點評,如《人民日報》這篇,要凸顯的實際是習近平打貪的決心,但慘遭全網封殺後,遂引多家外媒「官媒在『打掉周永康非反腐句號』上猶豫」、「習近平揪出『周老虎』就此收手?」等等議論。

更不要說上述第三篇,是習近平的一手反腐講話,新華社和《人民日報》不報就算了,但即使是透過《長白山日報》這名不見經傳的地級市委機關報披露,仍難逃一個禁令就全國消音。

2014年乃至後來一段時間,習近平反腐講話不能公開,表示他無法完全掌控中宣部,而中宣部敢跟習唱反調,在於後台是政治局常委中負責分管宣傳系統的劉雲山,而劉雲山敢和習作對,在於後臺是江澤民。

據《長白山日報》轉述習近平「6·26講話」,其中被廣傳的兩句是:「與腐敗作鬥爭,個人生死,個人毀譽,無所謂」,以及「腐敗和反腐敗兩軍對壘,呈膠著狀態」。

習近平這番話被外界視為「生死論」,因而劉雲山的封殺無疑是一種公開威脅,但劉之所以這樣做,不完全只為了周永康,同時也因為劉雲山和自己的兒子劉樂飛的腐敗已成外媒的頭條報道:「劉雲山高調談馬列,其子悶聲發大財」。如果說十九大後退休常委誰會成為周永康第二,那劉雲山絕對是熱門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