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在密不透風的一級安保下終於落下帷幕。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談了對十九大一些看法及心目中理想的新時代,並建議新當選的政法委書記想做好官第一件事就是平反諸多的冤假錯案。

曾經是中央委員的鮑彤先生,在十九大前就被警察上崗,並規定不得出門參加老人聚會吃飯、不得接受外媒。十九大結束後,他接受本報採訪表示,十九大凸出「新時代」,並且這個新時代進入黨章,「自己比較關心的這個『新時代』到底是怎麼的一個新時代,看文件還沒有弄明白」。

鮑彤:新時代就是 「有言論自由的時代」

他描述自己心目中的理想新時代就是「甚麼話都可以說的時代,有言論自由的時代,不同的意見都可以保護的時代」。

他表示很贊同習仲勳曾提議中國要立法保護不同意見,「如果習仲勳的這個意見能夠實現,那麼他死了也就死而瞑目了。那麼中國立這樣的法,中國就可以進入保護不同意見的新時代。」

鮑彤還表示,在黨領導一切方面,十九大跟以往的幾屆並沒有甚麼區別。

他舉例說:「這次提到的『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這句話是毛澤東在1958年時就說過的。黨還是一如既往、義不容辭、當仁不讓地一定要領導全國人民,而全國人民不能不服從領導,必須服從黨的領導。」

十九大後,據傳入常的趙樂際將接替王岐山中紀委書記的職務。對未來反腐這塊,鮑彤表示他應該考慮怎麼樣從根本上、制度上來杜絕腐敗。

對於過去五年反腐打虎,鮑彤表示,「王岐山打『老虎』拍『蒼蠅』是能手,一下子打出幾百隻『老虎』,包括中共中央兩個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省長、部長、大的國營企業的領導。他拍的蒼蠅則更多,大家都說他打『老虎』,成績大。這是真的,在王岐山之前,沒有甚麼老虎(被抓)。」

「打老虎拍蒼蠅」非反腐敗

但他強調,打「老虎」、拍「蒼蠅」還不能等同反腐敗。「因為如果有10隻『老虎』,你只打下5隻,還有5隻你沒有打,那另外5隻算不算反腐那?那也就是不好說了。如果你打了100隻『老虎』,還有200隻『老虎』沒有打,你放在那裏,那算不算反腐敗那?你只能說是打『老虎』而已。還有多少『老虎』沒有打,還有多少『老虎』在生『小老虎』,這個問題沒有解決。」

因此鮑彤認為,中國的反腐敗不能稱為「反腐敗」,只能稱為「打老虎拍蒼蠅」。「因為改變人,沒有改變制度,沒有改變產生腐敗的制度。如果把產生腐敗的制度、保護腐敗的制度、不准人揭發腐敗的制度的這些問題解決了,那才叫反腐敗。目前的現狀是中紀委沒有反的東西,你不能反,你反了就要被抓起來。」

鮑彤還舉例說,曾經有一位律師因揭發了周永康的腐敗,他被抓起來。後來周永康真的因腐敗被抓起來了,但這個律師還是沒有人給他平反,到現在還在監外執行。

反腐未觸及保護腐敗的制度

因此鮑彤表示,現在的反腐沒有觸及制度,反而保護腐敗的制度,群眾和輿論不能議論產生腐敗的制度。「所以王歧山是『打老虎拍蒼蠅』,而不是『反腐敗』。在打『老虎』方面,他超過以往任何人,成績很大,但反腐敗沒有開始過。」

十九大上公安部長郭聲琨進入了政治局,被傳要接替這次出局的孟建柱任政法委書記的職務。中共在侵犯人權這塊一直備受外界詬病,本身深受人權侵犯的鮑彤表示,政法委不是政府的組織、也不是國家的組織,它是黨的組織,用來辦案的,因此第一把手稱為書記。

鮑彤認為,政法委製造了很多冤假錯案,「在過去四十年之前,當時有很多冤假錯案,那是文革促使的。後來胡耀邦任組織部長,他幹了一件事——平反冤假錯案。但現在政法委出了很多的冤假錯案,幹了踐踏人權、違反法律的事情。包括迫害法輪功和活摘器官、包括『709』案,包括國內執法和越境執法方面。」

他強調,如果真要幹點事情,保障人權伸張正義的話,「新上任的政法委書記第一件事就要平反冤假錯案。」

「這個冤假錯案的性質是甚麼,它是怎麼造成的,教訓是甚麼。告訴全體法官,以後引以為戒;告訴全中國律師,大家要敢於維護法律的尊嚴;告訴全國老百姓大家要維護《憲法》賦予的一切合法權益,包括言論、信仰、出版、財產、選舉等等這些權力。不管哪個官員這樣做,一定會得到13億人民的支持。」

鮑彤還表示,自從1949年中共執政以來,製造的冤假錯案多得數不勝數,胡耀邦曾經清理過一次。因此,鮑彤建議說:「胡耀邦的經驗是值得郭聲琨學習的。他上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學習胡耀邦平反冤假錯案。」

他還幽默表示,在中國其它地方要做一個好官不容易,但是在政法系統做一個好官太容易了,平反冤假錯案就是好官。

他以中共製造的「法輪功」冤案說:「比如法輪功冤案是江澤民時代搞出來的,你要是不怕得罪江澤民,把法輪功平反了,而且向人大說明,過去的那個『邪教』的說法是錯誤的。向全世界宣佈,以後絕不會為領導人的需要,不顧法律踐踏人權活摘器官把人活活搞死,把動手的醫生也搞死滅口。如果這樣做了就不會再重蹈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

他強調,「只要(郭聲琨)堅持維護法律的尊嚴、堅持維護公民的權益,有理想、有膽量一定能做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