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結束,江派勢力大幅出局,確立了習近平在中共高層的最高權威和充份的決策權。與此同時,美國也在密切關注十九大。習集權後,中美在北韓問題上的未來關係走向引發外界關注。

江澤民執政時期,與北韓關係極為密切。習近平上台後,中朝關係明顯趨於冷淡。習在執政5年內也從未與金正恩見過面。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對本報說:「習近平一上台,就把三胖(金正恩)給扔了。」

體制內專家:十九大前習近平對朝政策受阻

體制內專家,中共退役大校、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此前曾對本報披露了十九大前,習在推行北韓政策上所受到的阻力。

辛子陵說,習已經改變了中共原來支持北韓發展原子彈的政策。金正恩的核武器老實講很多是江澤民時代向他提供的……江派想利用金三胖作為內部政治鬥爭的一張牌,現在變成這麼一種錯綜複雜的形勢。

「劉雲山、周永康都訪問過北韓,(十八大)常委中還有兩人(張德江和張高麗)是金日成大學畢業的,所以中國內部討論北韓政策時就很麻煩,他們要替北韓說話。」

辛子陵還透露,十九大前,中南海的對朝政策實際上是存在兩個司令部。有一部份反對(習的對朝政策),有一部份支持。」

江澤民在2001年9月訪問北韓時,簽下了對朝的「繼承傳統、面向未來、睦鄰友好、加強合作」十六個字「血盟方針」。但習近平把這一方針給否決了。金正恩幾次要求訪問中國都被習近平拒絕。

辛子陵指出,習近平對朝的政策本來很明確了,可是2015年10月,江派大員劉雲山作為政治局常委去北韓,又重申江澤民的「十六個字」血盟方針,「那是公開地不執行(習)總書記的指示,另搞一套,所以這樣(江派)對(習的)北韓政策就有所牽制。」

學者:中美在朝問題上 可能會有新發展

十九大選出的新常委名單中,江派的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全部出局,只有韓正一人代表江派入局,但其沒有佔據重要位置,且孤掌難鳴,等於是被邊緣化。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認為,這次十九大,習近平達到大權在握,一言九鼎的程度,江派在七常委中被貶到一票位。「因此(習近平)在北韓問題上是有更大的自由度和決策權。任何對北韓問題的決策,習近平基本上沒太大障礙。」

李天笑還指出,習近平一旦沒有了障礙,那麼在特朗普訪華討論對朝政策時,「可能會和特朗普達成一些共識,採取一些協助特朗普對付北韓的政策」。

根據李天笑的估計,這些政策具體會涉及在石油問題上和金融方面,封殺北韓在中國的外匯儲存以及與北韓的貿易等。

李天笑和辛子陵都認為,在北韓問題上,川習之間的合作可能「會有一個新的發展」。

但羅宇則對依靠中共去解決北韓問題持有保留看法。羅宇認為,習近平有能力搞垮金正恩,因為北韓吃穿用百分之九十都是中國供應,他為何不做,「因為習近平把三胖搞垮了,北韓問題解決了,美國也不會再有甚麼事來求中國了,你能找到第二件事美國有求於中國嗎?」

羅宇認為,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戰爭手段。他表示,美國有能力把三胖消滅掉,最大的風險是中國,南韓和日本,三胖打不到美國。「打不打主要還是美國,而美國主要考慮是韓日,中國也肯定會拖後腿,但美國並不太在乎中共怎麼想。」

為甚麼呢?羅宇解釋說,中共其實是北韓問題的始作俑者。「因為美國知道這個問題本來是你弄的,他的核技術也好,核彈也好,都是你給的吧,所以美國並不在乎損害中國的利益。」

美國密切關注 十九大和習近平政策

中共官媒央視報道,十九大後,習近平10月25日應約同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電話。特朗普在電話中祝賀習再次當選總書記。特朗普稱自己密切關注習近平在十九大會上發出的政策信息。

隨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他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表示祝賀。他和習近平也討論了北韓和貿易問題。

中共十九大召開期間,美國中央情報局長篷佩奧(Mike Pompeo)曾在華盛頓的一個論壇上表示,美國密切關注中共的十九大。篷佩奧表示,集權後的習近平將有更大的能力為世界做好事。

自從今年4月特朗普和習近平首次會面後,特朗普多次表示,和習近平關係很好,喜歡習。羅宇說:「這很有意思的,習近平是中國共產黨的頭,你(特朗普)把中國共產黨罵得一塌糊塗,但是你說我就喜歡這頭,那就說明習近平在做的事情,跟共產黨以往不一樣,或者是給他(特朗普)看到了某種跡象,好像是這麼說,我也希望如此。」

羅宇表示,為甚麼特朗普罵共產黨而喜歡習,如果這裏面能夠找到意識形態方面的理由,能找到道德方面的理由的話,那中國還是有希望的。「如果你(習近平)能在普世價值上,和特朗普找到共同點,那中國就有希望,這就是十九大後的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