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任後力推的一些保守派的政策,遭遇自由派人士和機構持續不斷的法庭挑戰。雖然「在野」的一方通過冗長的法律訴訟來對抗「執政」一方政策在三權分立的民主國家司空見慣,但川普上任後所遭遇的這種司法「阻撓」顯然達到了一種相當極端的程度。

  特朗普9月24日宣佈第三版旅行禁令,這版禁令針對包括委內瑞拉和北韓在內的八國,這次的禁令避免了上名單者全是中東國家的情況,也強調禁令是因為相關國家不能和美國有效的分享申請者的關鍵安全信息而做出,不過這一版禁令再次在10月18日生效前夕遭聯邦法官下令暫停。 

特朗普旅行禁令成了自由派人士法庭挑戰的重點。(Getty Images)
特朗普旅行禁令成了自由派人士法庭挑戰的重點。(Getty Images)

夏威夷的一名聯邦法官10月17日批准了一項臨時禁止令,這一決定距離特朗普最新簽發的旅行禁令10月18日凌晨生效的時間僅僅數小時。特朗普的這項禁令限制伊朗,敘利亞,也門,索馬里,委內瑞拉,乍得,利比亞和北韓8國的公民入境美國,但並非「一刀切」的全面限制,而是對不同國家做出不同限制。

下達這項命令的是位於夏威夷的美國聯邦地區法官Derrick K. Watson,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第二版旅行禁令也是在今年3月16日即將生效前數小時遭夏威夷的Watson法官下令暫停實施的。特朗普政府無疑將進行上訴。

Watson法官在40頁的決定書中同意了夏威夷州對禁令的起訴,稱這一禁令和此前的禁令一樣,未能對禁止來自6國的超過1.5億人入境提出足夠的理由。不過這項法庭命令並未完全禁止旅行禁令的實施,而是允許行政令中對委內瑞拉和朝鮮的禁令生效。而其他中東和非洲的六個國家的居民將暫時不會受到旅行禁令的影響。

圍繞此事的法庭爭議的關鍵有兩點,一個是禁令是否可以針對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國家,一個是總統利用行政權力來界定移民政策的權力有多寬泛。白宮聲明說:「地方法庭今天發出的危險的、存在缺陷的命令破壞了總統保護美國人安全的努力,以及執行入境最低限度安全標準的努力。司法部將積極捍衛總統的合法行動。」

  Watson法官則稱特朗普最新版本的旅行禁令基於遊客的國籍進行歧視,違反了美國的立國原則。其他地區也有人對最新版的旅行禁令發起挑戰,包括馬里蘭州、華盛頓州、麻州、加州、俄勒岡州和紐約州。聯邦政府則說,新政策是基於對每個國家的安全情況的客觀評估,以及它們跟美國共享信息的意願。

Watson的命令將阻止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杜克和國務卿蒂勒森執行最新版旅行禁令。第一版的旅行禁令影響7個穆斯林國家(伊朗、利比亞、索馬里、蘇丹、敘利亞、也門、伊拉克),在1月份以行政令形式推出。特朗普說,這份禁令是保護美國安全、防範恐怖份子所必要的。該禁令也暫停難民入境。

特朗普然後在3月份發佈了一份修改版本的旅行禁令,其覆蓋6個國家(伊拉克被移除)。但是它也被法院叫停。在6月份,最高法院允許修改版本的旅行禁令生效,但是豁免那些跟美國有實質關係的遊客。此前旅行禁令的目的是給予美國政府一些時間,對各國進行審查,以確定他們是否遵守了美國的要求。

在這個過程中,美國闡述了其對所有國家的要求,包括:各國向美國通報他們知道的恐怖份子或犯罪份子;各國發放含有生物識別技術的電子護照,或者準備實施這個技術;各國定期向國際刑警組織報告遺失的或被盜竊的護照。

不過關於總統在移民政策方面權力範圍的討論目前仍無定論。在特朗普第二版旅行禁令到期失效,然後特朗普推出第三版旅行禁令後,最高法院已經取消了原定10月舉行的對第二版行政令的法庭聽證。夏威夷法官Watson的最新的裁決意味著最高法院又將必須解決這項法律爭議。特朗普及之前的總統都認為法律賦予他們基於國家安全理由設置廣泛旅行禁令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