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庸置疑李小龍是香港的驕傲,亦是全世界的驕傲,這一點,畫家周少康最清楚不過。在多倫多,他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瘋狂「龍迷」。到底有幾瘋狂?「有法國人在家中搭建《死亡遊戲》中的紅樓梯出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見到我都會提起Bruce Lee……」講起和李小龍有關的經歷,周少康如數家珍,充滿敬意。周少康近年以畫李小龍而聞名,其實,追溯起來,周李兩家早年還甚有淵源呢。

早年香港盛產漫畫家、插畫家,而且個個都很出名:阮大勇、黃玉郎、馬榮成……還有一位是近年專以李小龍為創作題材的畫家——Adam Chow周少康。講到「癡迷」,Adam謙稱:「我不是Crazy(瘋狂)的那種。有人真是Crazy的不得了,日日都會講起Bruce Lee。也有人都收藏好多李小龍的物品,我都無。」不過,從2011年退休後就開始不停地畫李小龍,未算Crazy,都夠癡迷啦!

周少康部份作品

與李家份屬世交

Adam講,原來他的父親同李小龍的父親李海泉份屬好友。李海泉是當年的粵劇丑生,李小龍幼年開始就以藝名「小李海泉」、「新李海泉」等客串過好多影片了,如《樊梨花》、《慈母淚》、《雷雨》等,10歲時還曾主演《細路祥》。

Adam笑言:「家父細過李海泉小小,是一名警察,60年代英治時期是穿短褲著綠裝的。那時,家父經常去李海泉位於佐敦的家中和他閒聊,不過就見不到李小龍。大約是1959年,李小龍去了美國。」那時電視裏常常播放李小龍在麗的電視拍攝的粵語長片,作為李小龍家中常客,周父常聽李海泉講的話就是:「我的兒子就快回來了。他回來會演打戲,一定會好好!」

當時十幾歲的Adam亦常聽爸爸指著電視機中的李小龍說:「這就是李小龍了,他在美國讀書。如果他返來拍武打片,一定是最Top的。」Adam說,「那時我們看的都是邵氏的武打戲,是王羽、狄龍、姜大衛拍的,腳步都比較慢。但老豆就好似先知先覺似的,就知道這個人(李小龍)勁。」那時李小龍應該是22、3歲。不過,這令Adam很早就開始關注李小龍。只可惜,就算後來李小龍回港拍戲,周氏父子亦始終同他緣慳一面。

首踏美國就遇「Bruce Lee」

早在七十年代李小龍在香港已經街知巷聞,但他在海外的受歡迎程度Adam若不是親身經歷,也很難想像「龍迷」的那份熱情。

「大約75、76年,我贏了一個設計比賽,獲贈兩張免費機票。我同女朋友就搭飛機去了美國,一到洛杉磯機場,就有一個黑人男子迎面走過來,比劃著拳腳,說:『Chinese Kung Fu!Bruce Lee!』那時李小龍已經去世,但可見那個熱潮影響依然很大,而且是在海外,在我第一次踏足美國的時候,外國人那麼友善地同我打招呼,就是因為『Bruce Lee』!」這個經歷,令Adam見證了一個事實:李小龍在國際上的地位和影響力,遠遠超乎香港人的想像。

李小龍「救」了我!

1988年,Adam移民加拿大。那時,他已是一個廣告創作的專才。他說,多倫多堪稱全世界移民薈萃之地,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不分國籍、年齡和膚色,見到Adam幾乎都是同一句:「You are from Hong Kong! You are Chinese ! I know Bruce Lee!」 那時,無論走到哪,大家都有了一個共同的話題——Bruce Lee。

「一提到李小龍,大家都很樂意聊上幾句。近年,好多人都會拿出手機給我看,是他們來香港同李小龍塑像合影的照片。好多人都為來過香港而覺得驕傲。」Adam說,還有一件事令他感念至今。

「應該是89或90年,有一次我在落雪天的夜晚,到停車場準備取車回家,剛剛用遙控按下車匙,就被四個飲得醉醺醺、腳浮浮的鬼佬圍住,他們欲上前對我動手。電光火石之際我想起了《猛龍過江》後巷的一幕,這時我擺出了一個李小龍的招牌姿勢。我當時無辦法,想嚇一嚇他們,結果他們四個真的四散而逃。」Adam笑言,其實如果真打,最多我只能頂2分鐘,那時廿幾歲正年輕,也算練過李小龍的拳腳。但一對四,始終不行。不過,他就感念道:「是李小龍『救』了我!」

他代表一種精神

李小龍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巨大,曾被《時代周刊》雜誌評為「20世紀最重要100人」之一。總結其原因,Adam認為首先,他突然離世,讓人感覺惋惜。其次,他生前所做到事情全部都積極正面,比如運動、體操、哲學、寫文章,讀書。他是一個博學多才的人,文武雙全,一時無倆。直到現在,都無人能超越。

「倘若不是這樣英年早逝,他一定有很多好的電影留給世人,只有4部半這麼少。加上他的兒子李國豪,亦突然在26歲拍戲時意外中槍死亡,甚至比李小龍去世時的年齡還年輕,令人扼腕痛惜。很多人因為懷念李小龍,而將希望寄託在李國豪身上的,李國豪又靚仔又打得,但卻突然過身。令世人對他們更加懷念。」Adam忍不住流露出惋惜的神情。

他對李小龍的評價是,「他拍戲的性格同真人無分別,他在戲中就是在做自己。戲中所表現的武俠精神,亦是他自己人格的體現。他的表情至今無人能超越,可以說是超時代的。他已經創作出一個風格出來。你想一下隨便一個拍武打片的(後人),睜一睜眼,或者動一下,大家都覺得他在模仿李小龍。而他又帶動了一股武俠片風潮,並令後來人乘住這個『勢』在荷里活發展。」

首次展出龍畫

Adam從小喜歡畫畫,他說,如果說香港盛產畫家,可能同香港早年接觸外國雜誌多有關。那時,小朋友可以很容易在報攤買到雜誌,接觸到來自美國、法國、日本等地的漫畫,而這些國家的畫畫風氣早過香港。香港後來才追上。加上,那時圖書館很方面可以借到很多書看。亦可能他自小鍾意看外國漫畫的關係,看得多、臨摹得多、加上繪畫需要的天份,於是,Adam無師自通地就會畫畫了,早期以藍色原子筆畫明星、名人肖像,那時是他覺得最開心的。

2011年,Adam結束廣告生涯,55歲退休,開始享受自由人生。重拾畫筆,重新開始畫自己鍾意的原子筆肖像畫,畫名人、畫政治領袖、畫李小龍。僅在退休後的6年間,他就創作了200餘幅黑色原子筆畫及20幾幅油畫。心中的故事多,作品亦在筆下不斷湧現,不過,他堅持一個版本只此一幅。而每一幅畫,亦都有一個關於李小龍的故事,從跳「恰恰舞」,到「禁貼街招」,到現代版的李小龍牽著他移民美國後養的愛犬Bobo……

周少康筆下的李小龍。(宋碧龍/大紀元)
周少康筆下的李小龍。(宋碧龍/大紀元)

採訪當日,他拿出畫作,一一展示給記者看。比如「禁貼街招」,李小龍生前常在九龍塘故居門口練跑步,有一天被記者捉住影相,他就站在故居附近的燈柱前影了一張照片,而燈柱上面的這四個字:「禁貼街招」,則成為李小龍很多畫像的佈景,四個字亦成為一種歷史和永恆。◇

周少康的畫作「禁貼街招」。(宋碧龍/大紀元)
周少康的畫作「禁貼街招」。(宋碧龍/大紀元)

周少康「畫出彩龍」畫展,將於11月5日至29日在中華加華藝廊舉行。200幾幅龍畫將全部展覽並可出售。

周少康「畫出彩龍」畫展,將於11月5日至29日在中華加華藝廊舉行。(宋碧龍/大紀元)
周少康「畫出彩龍」畫展,將於11月5日至29日在中華加華藝廊舉行。(宋碧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