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古時代,原始人類在森林裏,以切、割、燒、殺的方式取得食物;然而在當今的廿一世紀,人類在水泥叢林裏,仍在上演著切、割、燒、殺的射獵行為,哀鴻遍野!不知人類要到何時才會覺醒,不再受傷害。

風燭殘年的同命鴛鴦

一位92歲的老先生,拄著枴杖,氣喘如牛,舉步維艱地由女兒扶著走進診所,85歲的老妻隨後跟著走進來。老先生眼睛浮腫,眼中含著水,口水流不停,臉色慘白,頭髮稀疏得幾乎無髮。女兒述說,老先生得肝癌,手術切除後移轉大腸,再次手術,半年後又轉移到骨,正在進行化療;而媽媽得子宮頸癌,已作切除手術,也在化療中。

利用針灸減輕痛苦

聽完女兒敘述二老的病情後,我告訴她:「妳老爸、老媽的病我沒有能力治療,我能做的就是減輕一點他們的痛苦!」女兒苦澀地笑笑說:「這樣就好。」我問老先生:「您的身體一定很難受,我幫您針灸好嗎?針灸可以舒緩一些。」雖然他的身體如廢墟焦土,老先生卻眼神堅毅。他聽了點點頭。針灸一定要問過病人,只要願意針,行氣較不受阻,效果也較好。

這麼脆弱的身子,尤其是老先生,好像風一吹就會倒,蠟燭一吹就要滅了的樣子,針灸要如何下手才好?先替二老針了百會、內關穴,穩住陽氣、心氣,以免散得太快、太多;二老都失眠,針神庭、神門穴,守著神氣,減少魂飛魄散;腸胃常咕咕叫、吃不下,針中脘、足三里穴;老先生加公孫穴消腹脹;頭痛、眼睛乾澀、筋骨痠痛無力,就用合谷穴全收了!老人家氣血虛,針數要少,刺激量要輕,之後隨症加減穴位。

勇敢的生命鬥士

二老看診的車程,以及候診與治療都要花時間,這對於重症病人來說是很漫長的煎熬,因此並沒有預期他們會複診。在看診後的第二星期,女兒帶著爸媽來複診,說針灸之後,兩老覺得舒服一點。接著針灸幾次後,她媽媽的狀況穩定多了;她爸爸有來針灸時,精神會好一點,但是只要再去作化療,又會陷落如奄奄一息。雖然如此,身材高大的老先生,儘管步伐慢,卻是挺著胸,昂首闊步地好像生命的鬥士。每當我問他:「針灸痛不痛?」只要女兒在場,他都說不痛。天下父母心,慈父不忍女兒心痛,自己的淚水卻在眼眶裏打轉,我偷偷地幫他擦眼淚,輕撫他的肩膀,豎起大拇指,在他耳邊說:「老爸,您好勇敢!」我知道他痛苦不堪,甚至痛不欲生!

拿出主張少受痛苦

孝順的女兒,為了照顧爸媽,賠上了青春,也犧牲了自己的感情。有一天,幫兩老針灸完,我請女兒到診間來,對她說:「妳的孝心實在令我感動!妳的老爸、老媽都很配合妳的要求,也是非常難能可貴了。但請妳考慮一下,他們的癌症治療,真的會有好的效果嗎?尤其是妳的老爸,都92歲了生命力已脆弱,還要繼續忍受化療的痛苦,我想妳眼睜睜地看著老爸受苦也是很心痛吧!化療對甚麼年紀的人,都是不易承受的痛苦,可以說會受盡折磨。如果他是我的家人,我真的會考慮一下,也同他好好互相交心談談。」

女兒沉默許久後說:「那是西醫說要作的療程!」我對她說:「小姐啊!妳希望父母好而傾盡所能的孝心真的令人感動。妳賺的錢都花在二老的醫藥費上了,有沒有考慮過,花些錢帶他們去走走玩玩,買他們喜歡的食物、買漂亮的衣服,讓老人家在痛苦的人生階段中,至少可以感受一些輕鬆和快樂呢?」我又告訴她說,作化療與電療,恐怕是有兩敗俱傷的結果的,她一定要有所了解。她老爸很快就要插管了,會很痛苦,她要有老爸接受嗎啡注射的心理準備。

再過2星期複診時,女兒告訴我,她已停止了老爸的化療與電療。連續針灸幾次後,老爸走路比較順利,喘有減輕,臉沒那麼浮腫,也減少流口水,可以吃得下東西了,精神好一點時,還會跟我聊幾句。最後一次針灸結束,在臨走前,老人家還特別向我道謝,而這一謝成永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