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身是病、生不如死的仲淑蘭,在修煉法輪功之後無病一身輕,滿懷感恩的她在1999年法輪功遭到鎮壓之後,用親身經歷告訴人們真相,多次遭受嚴重迫害,但法輪功的神奇也一次次在她身上體現。至今68周歲的她,甚至覺得「自己是40歲左右的體質,腦子感覺比那會兒還好用」。「甚麼也不可能再動了我的心,就是一修到底。」

仲淑蘭之前有11種頑疾,其中兩種讓她生不如死。醫院束手無策,煉氣功也無法奏效,直到1997年1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她的生命才有了光輝。

據新唐人電視台報道,今天就讓我們來了解她的故事,她說:「最嚴重的就是頭疼,它叫血管痙攣,每次疼起來的時候,雙手摟著頭就呻吟吆喝疼的,這個病還經常犯,三天兩頭就犯,再一個折磨我的病叫神經性直腸炎,就像生小孩一樣,光想大便,也是說犯就犯,上廁所出不來了,這兩個病把我折磨的,真是生不如死。」

11種頑疾醫院束手無策

仲淑蘭:「我那年才48歲,我有幸得了法輪功,我一看這個書,怎麼這麼好耶,不但祛病健身,還能教你做好人,我就愛不釋手了,每天煉功,每天學法,我的病怎麼好的我都不知道,沒了,從那開始,我就一粒藥也沒吃。我家裏的親戚朋友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全都支持我修煉。」

1999年7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之後,仲淑蘭用親身經歷與體會給江澤民和公安局寫了信,同年12月,她還隻身到北京最高檢察院上訪,希望政府能「復議」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

除了上訪,仲淑蘭也在家鄉山東高密講述法輪大法真相,結果多次遭到迫害。

2000年8月,在高密看守所被關押期間,仲淑蘭被上「大掛」、強制灌食,還被緊緊綁在「十字銬」上,白天在陽光下暴曬,晚上被扔進草叢餵蚊子。

講述法輪功真相遭迫害  綁「十字銬」烈日暴曬

仲淑蘭:「兩個腳脖子都是鐵鍊子,銬在十字架子,就是一個床,就銬在板子上,那個腰就是綁皮帶銬在板子上,腰扣是個空的,整條胳膊就是大字形的,兩個手脖子也是鐵鍊子,鎖在板子上,唉呀,很難受,腰要斷了,頭怎麼也不舒服,就把我扔在院子裏暴曬。」

後來仲淑蘭又被非法判勞教2年,她日復一日在地下室從事14小時的奴工勞動、常常通宵加班,她透露,明顯感到自己視力下降,體重減輕,身體衰弱,血壓達190,勞教所強制對她用藥後,她差點丟掉性命。

神奇的是,學法煉功半年之後,她的視力和體重、體力都得到恢復。

2008年12月,仲淑蘭和同是法輪功學員的先生郝登春一起遭派出所警察綁架。隨後,夫妻倆被劫持到看守所,仲淑蘭被看守所拒收,郝登春則遭到非法關押。

2009年9月,仲淑蘭和其他3名法輪功學員被便衣警察綁架到派出所。

2012年2月,仲淑蘭再次遭便衣綁架,並被勒索2,000元。

憑堅信挺過16年苦難

2012年6月,仲淑蘭在夜市講真相,又遭到派出所綁架。這次,她被判入獄4年。在山東省女子監獄,仲淑蘭看到獄警給法輪功學員飯菜中摻不明藥物,自己也再次遭受瘋狂的洗腦折磨和奴役。由於高血壓、偏頭疼、膝蓋劇痛、視力模糊等症狀日益加劇,2015年5月仲淑蘭提前獲釋回家;恢復正常學法和煉功後,她又再度回到精力充沛、身體健康的狀態。

2016年2月,仲淑蘭藉著去法國探望小女兒的機會逃離中國大陸。

同年10月22日,來到美國的仲淑蘭站在三藩市中領館前揭露中共的迫害。她說,10多年來,她和丈夫多次遭非法抄家、抓捕、毆打和勒索,她憑著對師父的堅信走了過來。

2016年10月22日晚,來自全球各地法輪功學員2千人在三藩市中領館前集體煉功,呼籲解體中共、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周容/大紀元)
2016年10月22日晚,來自全球各地法輪功學員2千人在三藩市中領館前集體煉功,呼籲解體中共、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周容/大紀元)

籲認清中共邪惡本質  退出曾加入的黨組織

仲淑蘭:「用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嘛,這是我師父說的,我覺得就是這麼個事,我就靠堅信我師父,我就能挺過來,我就沒問題。我今年不是68了嗎,我一點毛病都沒有,法輪大法太超常了!」

仲淑蘭表示,滴水之恩,必當泉湧以報,從今往後,她會更積極地告訴人們法輪大法的美好和被迫害真相,希望中國大陸民眾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儘快退出曾經加入的黨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