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教育部披露已在140個國家建立516所孔子學院,而每年因擴張學校和課堂,消耗國家財政近1.4億美元。不過,有教授和孔子學院前助教表示,中共只是利用金錢麻痺西方,用篡改歷史等辦法輸出共產意識形態,孔子學院未來唯一的出路是轉型為民間投資。

10月23日,據信報報道,中共十九大期間,其教育部長陳寶生22日在記者會上聲稱,孔子學院對中華文化傳播起了作用,還表示2049年中國版漢語發音教材將走向世界。

「孔子學院根本不是用來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是藉著孔子名義輸出中共意識形態,同時歪曲中華文化,是其大外宣計劃的組成部份。」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說,「中共在文革時還批林批孔、摧毀孔廟,現在又利用孔子名義欺騙西方社會,非常無恥。」

他認為中共沒辦法直白地讓西方社會接受共產黨主義,就採用這種隱蔽的方式麻痺西方。幸運的是,美國、加拿大已經在排斥了,美國教育界已在密切觀察、評估孔子學院的目的。

中共利用巨資、篡改歷史輸出共產意識

據孔子學院總部官網信息披露,從2004年開辦到2016年12月31日,全球已有512所孔子學院、1073個孔子課堂。雖然2015年底孔子學院已達500所,但是近兩年這一數字基本停止增長。

信報報道稱,就孔子學院建立而言,若按一般標準(每家15萬美元啟動資金、每年10萬美元運作費),現已有的516所孔子學院需投入7740萬美元,支付5160萬美元運作費及外派教師工資、住宿、保險等費用。而孔子課堂(每一個3萬美元啟動費用,每年5萬美元運作費),即已投入5100萬美元,支付8500萬美元運作費及外派教師福利、生活津貼等費用。

「中共在十幾年間,從2004年成立孔子學院以來,總花費超過20億美元!」謝田表示,中共不僅僅是用高額費用打動西方社會的學校接受其辦學,還把手伸向孔子學院所在地區的東亞研究課程。

謝田說,「涉及文革、六四、法輪功、台獨、東突⋯⋯中國很多現代史、近代史的內容,都是中共在干涉,要求按中共歪曲的解釋。」

曾被送往加拿大安省麥克馬斯特大學孔子學院當助教的趙琪告訴大紀元記者,她在培訓的時候,中共關於西藏、台灣等問題,要求教師們必須和中共的宣傳一致。「當時我在孔子學院,他們圖書館裏有一本書叫『中國文化常識』,還有一本叫『中國歷史常識』,裏面都有一些對歷史的歪曲和摻入黨文化的文化內容。而學生的中國歷史文化讀物,也大多數都是漢辦提供的。」

趙琪表示,中共利用孔子學院輸出共產黨意識形態的做法,不僅體現在教學內容上,還通過教師本身輸出。「這些教師在中國受到的就是有黨文化的教育,對學生輸出的當然也是有黨文化的,不過,這個更隱蔽、更加難找到和辨認。」

孔子學院未來的出路

加拿大電影《假孔子之名》(專門揭露中共利用孔子學院進行共產意識輸出的影片,該片獲得2017年美國獨立電影節最佳紀錄片獎)導演秋旻介紹說,2013年3月16日,在美國密歇根大學孔子學院舉辦的中國藝術和民歌音樂會上,一名學生唱了一首1952年的歌曲──「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這是一首讚美毛澤東的蒙古歌,然而毛澤東對蒙古人受到鎮壓的情況是需要負責的。

她還披露,2008年中共對西藏示威者進行暴力打擊後,加拿大孔子學院院長召集她的學生要「一起與加拿大媒體抗爭」。當真相浮出水面,媒體報道說中共政府不應該使用暴力鎮壓,她又在上課的時候解釋「西藏的歷史與現狀」,介紹西藏地圖。

謝田表示,中共花巨資完成其大外宣計劃(建孔子學院)的做法已經在美國、加拿大引起反感,未來孔子學院要麼被歷史淘汰,要麼擺脫中共控制、轉為民間投資,變成真正弘揚傳統文化的學校。

「孔子學院的下一步,一是硬著頭皮繼續運作,但會挨罵、挨打、挨調查,日子會越來越難過,直到解散關閉、灰頭灰臉地退出歷史舞台;一是被迫轉型,轉為真正的民間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