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指揮家米蘭納切夫的用力一收,觀眾席上迫不及待地爆發出了雷鳴般的掌聲。

「我的身體一直在震動。」「閉上雙眼坐在那裏,所有的憂慮都消失了。」「聽到小提琴獨奏,我的淚水就流了下來。」演出結束後,觀眾們依舊回味無窮。他們之中有人專程驅車數小時從鄰州趕來,也有人從西海岸追隨到東海岸,有人等了幾個月,還有人帶上至親好友、連續多年追看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

恢宏壯麗的演奏,如同緩緩展開的長卷,強大的能量淨化人心,觀眾似被引入了殊勝美好的玄妙境界。

教授夫婦:超凡脫俗 能量巨大

「真是超凡脫俗!」喬治華盛頓大學語言學教授Charlene Rivera和同為語言學家的丈夫Charles Stansfield一起欣賞了演出。

中西方樂器的合璧,讓Stansfield感受到了巨大的能量,「西方樂器和中國樂器共同演奏,為中國音樂注入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對於西方觀眾來說,這有一種巨大的能量。」

神韻交響樂團二胡演奏家自右至左為戚曉春、孫璐與王真(大紀元)
神韻交響樂團二胡演奏家自右至左為戚曉春、孫璐與王真(大紀元)

Rivera表示,她體會到樂曲都有一個對應的舞蹈主題。「通過《大汗》這首樂曲,可以感受到戰爭的場景,他們演繹得真的很好。你可以身臨其境地看到,太美了!聽著音樂,就能感受到,可以想像出故事的畫面。」

Stansfield和Rivera剛剛去過澳門,欣賞完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奏,他們對中華文化的興趣越發濃厚。Stansfield說:「演奏的樂曲中,很多都有歷史的主題,好像能觸摸到真正的歷史──這是中國音樂蘊含的我所不了解的內容,是從神韻中學到的。今天聽完神韻演奏的中國音樂,我感到,這是能令靈魂放鬆下來的音樂。」

音樂人:玄妙獨特 直至內心

George Seaton是一位來自倫敦的長笛演奏家,他感到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奏非常「玄妙」,他說:「好像是從心中擴散開來,音樂彷彿觸動了一個情感的樞紐,接著擴散開來,內心中能感受到共鳴,演奏帶來了3D立體的感受。」

Seaton說,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奏「把我帶到了另一個世界,一個五彩繽紛、亙古遙遠的世界。我很陶醉。」

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奏對Seaton頗有啟發,他表示,演出包含的東方曲調、演奏方式和音符間的處理,都讓他大開眼界。

華人觀眾:震撼人心 感受深刻

「感受很深,非常震撼!」人權活動家黃慈萍女士感動地說。

黃慈萍表示,小提琴演奏極其感人,她被感動得幾乎要落淚,許多曲目都令她印象深刻,「《敦煌》、《大汗》都是很震撼,很鼓舞人心的;《傘舞》等樂曲具有中國的優美。小提琴奏出來以後,感受是另外一層的,非常感人。」黃慈萍說,樂團中所有的小提琴演奏家都非常出色,整齊劃一,音色悅耳。

黃慈萍連續用了兩個「非常震撼」形容女高音歌唱家耿浩藍演唱的《梅花》。她說,以前就知道這首歌的歌詞令人鼓舞,欣賞過耿浩藍的演唱之後,「就覺得這個感受是不一樣的」。黃慈萍曾多次聽過耿浩藍演唱,一曲《梅花》讓她感覺「是特別的好」。

「我非常喜歡指揮!他非常專業,非常出色,而且非常幽默。」黃慈萍說,她尤其喜歡指揮家米蘭納切夫(Milen Nachev)在三首安可曲中收放自如的精彩表現。

兩度聽神韻  紀錄片導演獲靈感

「真希望神韻每次來的時候我都能來聽!」紀錄片導演貝利斯莫(Anthony Bellissimo)已是第二年來欣賞神韻交響樂。他的父親和兄弟當天都從西維珍尼亞州開車數小時專程趕到華府來觀看神韻。

貝利斯莫表示自己最近也在進行音樂創作,而神韻優美的樂音賦予他極大靈感,「我收穫了如此多的靈感,我還想再來看,以獲得更多靈感!我最近也在創作一些音樂,神韻音樂真的給人以啟迪!」

貝利斯莫導演認為神韻音樂極具畫面感。「因為我製作電影,所以這些音樂讓我彷彿置身於電影畫面之中,當我聆聽時,這些音樂讓我腦海中浮現出各種各樣的畫面。」

他意猶未盡地說:「演出的一切都令我難忘,一切都太美妙了!」

「小提琴獨奏讓我落淚了」

今年的演出為觀眾獻上的有2017年神韻演出的原創音樂,以及蘇佩的《輕騎兵序曲》、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協奏曲第三樂章》、德伏扎克的《第七號斯拉夫舞曲(作品第72號)》等西方經典曲目。

軟件設計師薩謬爾(Priya Samuel)說:「小提琴太棒了,令人難以置信,她演奏得如此快速而精準,同時表達出那種情感。音符時而快樂,時而憂傷,旋律時而加快,你跟隨著她,將你帶上令人驚歎的旅途。」

軟件和硬件研發者舒勒(Ben Schuler)說:「小提琴獨奏太令人震撼了。她手指動作之快令人目不暇接,真的非常震撼,尤其是在獨奏的中間,她要從一種情緒轉換到另一種情緒,這是一個巨大的轉變,這段演奏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布羅迪爾牧師(Brad Brodeur)說:「這首柴可夫斯基的曲目,小提琴獨奏,讓我落淚了,真是非常感人。」他的女兒說:「整場演出她都感受到身體在震動。」

牧師Brad Brodeur說:「這首柴可夫斯基的曲目,小提琴獨奏,讓我落淚了,真是非常感人。」(明慧網)
牧師Brad Brodeur說:「這首柴可夫斯基的曲目,小提琴獨奏,讓我落淚了,真是非常感人。」(明慧網)

機構總裁:感受到神的力量在身邊

華萊士(Dave Wallace)先生是華府機構「恢復美國使命」(Restore America Mission)總裁、聯邦議員參選人,目前也是一家基金會的總裁。

欣賞演出後,華萊士先生說,「這是一場激動人心的音樂會,她的美麗和恢宏正是我所期待的。這些音樂的靈感來自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

華萊士先生表示,「神韻交響樂富有深度,啟迪人心,音樂展現了人們本來應該生活的樣子,這就是音樂的力量。」

他說,聆聽音樂時,他感到「一種像神那樣的力量來到你身邊,這是美好的感受,音樂具有這樣的力量」。

華府機構「恢復美國使命」總裁Dave Wallace說,聆聽音樂時,他感到「一種像神那樣的力量來到你身邊,這是美好的感受」。(明慧網)
華府機構「恢復美國使命」總裁Dave Wallace說,聆聽音樂時,他感到「一種像神那樣的力量來到你身邊,這是美好的感受」。(明慧網)

作為全球頂級的中國古典舞與傳統音樂藝術團,神韻藝術團的精英藝術家們從2006年成立以來,不斷締造新的奇蹟與輝煌。其中,神韻音樂將中國音樂的精神韻味與西方交響樂團的精準力度完美結合,以西方管絃樂隊的絃樂、木管及銅管樂器為基礎,二胡、琵琶及中國打擊樂等古老東方樂器為領奏,創作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樂章。

國際知名鋼琴家籐田梓教授盛讚:「這是個偉大的團體,帶給社會大眾的是音樂的偉大、信仰的力量及很大的影響力!」小提琴家蘇顯達則用「驚艷」一詞表達自己的感受:「神韻的原創樂曲應用相當多的五聲音階;不管是節奏上面或者是旋律線條,都加了許多巧妙的轉調或變化;中西樂的音律不一樣,光是中、西樂的結合與相互作用,要巧妙安排得這麼好非常不容易!」

神韻交響樂團於今年9月17日在亞洲開啟了2017年巡演,先後在南韓、台灣、加拿大和美國的多個城市演出二十餘場,頻獲讚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