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4日,中共公佈了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和中紀委名單,前者為204名。在這204人中,除了現任部份中央高層外,還包括各省大員、國務院各部部長、中直機關主官、軍隊和武警重要將領。儘管新常委名單還差一天公佈,但僅從這個名單看,可以推斷出習近平未來施政將遠比「十八大」上台時少了許多掣肘,因為軍隊武警、政府機關等要害部門基本為習近平的人馬掌控。

一、根據現在傳出的政治局常委名單,不論是哪一個版本,基本上有江派背景的惟有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其他如汪洋、栗戰書、趙樂際、王滬寧等,應都緊跟習近平。換言之,政治局常委層面已確保了習近平的優勢,將鐵桿江派徹底排除在政治局之外。

二、軍隊武警基本是忠於習近平的人馬。粗略統計,名單中大約有39人來自軍隊武警,其中現任軍委委員許其亮、張又俠被視為軍委副主席人選,魏鳳和或擔任國防部長,其他還包括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政治工作部主任苗華,裝備發展部部長李尚福、政委安兆慶,訓練管理部部長黎火輝,國防動員部部長盛斌,陸軍司令韓衛國、政委劉雷,空軍司令丁來杭、政委于忠福,海軍司令沈金龍、政委秦生祥,火箭軍司令周亞寧、政委王家勝;戰略支援部隊司令高津、副司令尚宏、政委鄭衛平;中部戰區司令乙曉光,東部戰區司令劉粵軍、政委何平,南部戰區司令袁譽柏,西部戰區司令趙宗岐、政委吳社洲,北部戰區司令李橋銘、政委范驍駿,以及中部戰區副司令兼參謀長李鳳彪,火箭軍參謀長李傳廣,南部戰區副司令員徐安祥,西藏軍區政委王建武,新疆司令員劉萬龍,陸軍參謀長劉振立,軍紀委副書記宋丹,軍事科學院院長楊學軍,武警司令王寧、政委朱生嶺,中央軍民融合辦常務副主任金壯龍。

這些將領中很多是習近平提拔和任命的,因此對於未來在軍隊深化軍改以及繼續肅清郭、徐餘毒,他們將成為習的得力助手。

三、中央黨務系統部份人馬將更換或繼續為習近平所信任之人掌控。如丁薛祥應接替入常的栗戰書任中辦主任,或同時兼任中直工委書記。現中組部常務副部長陳希則接替也確定進入常委的部長趙樂際,他們都是為習所信任之人。趙樂際有可能接掌中紀委。

而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即將到齡,因此雖進入中委,但應進入人大或政協,由習提拔的現中宣部常務副部長黃坤明應順位而上,其全面掌控文宣將大大減少過去五年中,江派利用媒體攪局的情況一再出現。

同理,現統戰部部長孫春蘭也將去人大或政協養老,現統戰部常務副部長張裔炯升任部長。至於也被選為中委的中宣部副部長、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曉暉,極有可能再上一個台階。而中聯部部長宋濤和中直工委副書記孟祥鋒,應也為習近平所信任。

值得關注的是中央政法委書記一職。外界披露的消息是或是郭聲琨接替孟建柱,或是新疆書記陳全國接任。而蹊蹺的是新疆此次入選中委的地方領導人竟然有4人,其它省份均為2人,即陳全國、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政協主席努爾蘭・阿不都滿金和黨委副書記孫金龍。如果陳全國上調中央,孫金龍可以馬上接任,因此說陳全國接任政法委書記應不是空穴來風。

顯而易見,緊跟習近平的陳全國擔任政法委書記對於習未來進一步推行「依法治國」,要遠遠好於讓郭聲琨擔任,因為有著江派背景的郭聲琨在公安部任職期間就一再攪局。郭如果無法擔任政法委書記,那去處就惟有人大或政協。

另外,由於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沒有進入中委,被選為中委的國台辦副主任劉結一將升任主任,他的外交經驗應是習近平看重其的原因。

還有一點,基於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秦宜智落選「十九大」代表,共青團因此無一人進入中委名單,共青團地位下降已是表露無遺。

因此,總體而言,中共黨務系統的實權基本掌握在習近平的人馬手中,惟有政法委尚有懸念。

四、國家機關系統大多數部門,尤其是關鍵部門,如國安部、司法部、監察部、發改委、外交部、財政部等已由習近平人馬掌控,而公安部應由習近平在福建的舊部王小洪出任部長,黃明、傅政華或留任一段時間,或轉閒職,但應該起不了甚麼風浪,這也意味著未來習進一步推行「依法治國」所面臨的高層阻礙減少。

值得注意的是,已到退休年齡的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沒有進入中委,這應與其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身份有關,而下一任行長是誰還不見影子。

此外,香港和澳門中聯辦主任「十九大」前都已更換,前者為王志民,後者為鄭曉松。而曾在香港任中聯辦主任,配合張德江、梁振英等攪局的張曉明,也進入中委名單,其在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的位置上,同樣已不能掀起多大的風浪。

五、各省大員絕大多數都與江派牽連不多。目前進入中委的各省大員包括書記和省長(市長/主席),由於過去兩年已進行了調整,現在的各省主官基本都能緊跟習近平,尤其是北京、上海、重慶這三地。部份省市主官,如天津的李鴻忠雖曾與江派打得火熱,但善於見風使舵的他早已表示效忠,如果不出類似孫政才等的問題,也許不會被拿下。

六、司法系統問題尚存。此次司法系統進入中委的有最高法院長周強、常務副院長沈德詠,最高檢檢察長曹建明、副檢察長邱學強,其中有江派背景的周強、曹建明在過去五年中並未真正踐行「依法治國」,「十九大」後是否會繼續陽奉陰違,值得觀察。

七、全國人大、政協系統是否會掣肘看主官是誰。「十八大」張德江任人大委員長時,利用人大給習近平製造了不少麻煩。如果「十九大」確實是汪洋主掌人大,那就有助於習近平施政,而政協主席如果是韓正,在大勢所趨下和其地位看,也應不會有太多的掣肘。

綜合而言,通過五年的博弈,在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的「十九大」,習近平所掌控的權力遠遠超過「十八大」,而其未來將中國引向何方,是否實踐其承諾,並將反腐敗進行到底,未來幾個月就可看出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