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閉幕,選出了376名中央委員及候補中央委員,從中透露了不少信息,新一屆常委呼之欲出,著名政論家胡平對此點評。

胡平說,汪洋五年之前就因為說他還年輕,還可以再等下一屆,所以沒讓他進十八大,到了十九大就得讓他進。而且前一段時間習近平出國訪問還經常帶著汪洋,所以對汪洋入常這個事有共識。

而栗戰書在中共高層當中、政治局委員這個級別當中,被認為和習近平關係最鐵,所以他肯定會入常。

對於上海幫的代表人物韓正,胡平表示,韓正畢竟和習近平有短暫共事,所以習近平也未必一開始就把他簡單的看成江派。他們都會做的很油滑,對新上任的官都會表示擁護你。這些人官場都混了那麼久了。韓正是上海的代表人物,歷來都是會有一個進入常委的。所以他進常委問題不大。

剩下了四個人爭剩下的兩個位置:胡春華,王滬寧,趙樂際,陳敏爾。

胡春華和陳敏爾同進出有原因

胡平表示,胡春華和陳敏爾兩人是碰在一塊的,要不然他們兩個人都入常,要不然他們兩個人都入不了常。

「陳敏爾他本來是中央委員,不是政治局委員,按資歷來說還差一級,但都知道習近平特別欣賞他,當然願意陳敏爾入常,也會強調陳敏爾的長處,年輕,六零後一類的,那人家別人就會說那胡春華都已經是政治局委員了,兩個六零後,你放著政治局委員不用,你倒用一個不是政治局委員的人,這顯得不公平,所以習近平不會要陳敏爾進去,而不要胡春華進去,因此或兩個人都進去,要麼兩個人都不進。」

「從現在看起來,既然習近平對胡春華不滿意,而陳敏爾上來也確實勉強,資歷上差一節,所以這兩個人都不進。因此剩下了王滬寧和趙樂際。」

王滬寧:秀才進常委

胡平說,王滬寧進常委,這是江胡以來都沒有的事情,一個秀才,一個理論家進入了中共最高決策機構,這個過去都沒有過,這個當然也表明,第一王滬寧是各方面都能接受的人,另外年頭、資歷都很深,不過他並沒有當封疆大吏、主政一方的經驗,過去很多人進常委要求有這麼一種經驗,他沒有這個經驗。這也反映了習近平比江胡更重視意識形態,也許習近平這個新思想整個包裝,王滬寧起過不小的作用。

「早先中共是最重視意識形態的,在毛時代最重視意識形態,但是毛澤東本人自認為是『理論大師』了,所以不會讓別的理論家再去中央最高決策部門,他只有到了晚期才想起提拔張春橋,與王滬寧比較相像,都是理論家。」

「在八十年代,鄧小平比較重視意識形態,當時胡喬木是常委之外最大的一個政治局委員,主管意識形態。因為鄧小平並不善於理論,不善於意識形態,他需要一個人把他包裝,來打點,所以需要胡喬木。胡在反自由化等很多事情上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

胡平說,八九六四之後,在江九二南巡之後,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徹底破產,一些傳統的意識形態專家在這一領域就用不上了,派不上用場了,而且鄧小平不需要意識形態了,也不問姓社姓資了,六四之後,一直到江、到胡都沒有重要的意識形態官員,中宣部長只是卡卡這個,卡卡那個,沒有一個「理論家」的身份出來,講一套所謂的馬克思主義大道理,沒這種人了,所以過去二十年就這麼過來的,現在出現一個新人,就是王滬寧,他要幫著打點包裝習近平思想。

另一人選,中組部部長趙樂際有資格進入常委,六十七歲以下,是政治局委員。

胡平認為,這種格局出來有一個很重大特點,這個十九屆常委班子沒有六零後,給人感覺沒有一個接班梯隊,那麼表明習近平不打算二十大的時候就退下來,因為他連「接班人」都沒有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