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官員在「十九大」期間,指過去出現過一段「寬鬆軟」的時期,才導致孫政才等「雙面人」有機可乘;同時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亦提出薄、周等六虎「陰謀奪權」;這些言論包含的信息豐富,成為中共十九大的關注熱點。

十九大首日 江澤民被冷落

習近平在10月18日「十九大」作工作報告,歷時3小時20分。從央視播出的鏡頭來看,習近平對江胡二人的「親疏有別」。

胡錦濤全程仔細閱讀報告,並在習宣讀完畢回到座位時,特地起身以雙手與習握手,坐下後繼續與習熱情互動。而江澤民則幾乎與胡、習兩人沒有交流,僅在結束時作禮貌性握手。

在央視播放的鏡頭中,江澤民在主席團成員入場以及與習近平宣讀完報告、回座握手時,幾乎全身被遮擋,沒有入鏡。

熟悉中南海政局的中國問題專家季達稱,十九大中共嚴控輿論,央視每一個鏡頭、每個領導人露面的情形,都透射出諸多政治訊息。雖然習當局按照以往慣例,仍將江擺上台,但卻在開幕儀式上,透過在兩次關鍵時刻遮擋江露面,向外界傳達其對江冷落和不看好的態度。

他說:「習、江之間無互動,也反映出中南海搏擊的激烈。」

此外,會議第一天,中共16名健在的前政治局常委都有出場,只有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第十六屆政治局常委之一的羅幹罕見缺席。

中紀委官員首提「老虎」出現的時期

在「十九大」第二天(10月19日),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以及副書記楊曉渡在不同場合的發言,引發關注。

楊曉渡在「十九大」的第一場記者招待會上,承認過去存在「寬軟鬆」時期。他稱,「確實曾經出現過一段『寬鬆軟』的時期,讓孫政才、蘇榮、王珉、周本順這樣的腐敗份子,這樣偽裝的『兩面人』有了可乘之機」。

楊曉渡稱,「十八大」以來,立案審查省軍級以上黨員幹部及其他中管幹部有440人,包括中央委員、候補委員43人、中央紀委委員9人。過去五年來,被立案調查的個案有154.5萬宗,被處理的人達153.7萬,其中5.8萬人被移送法辦。

江澤民在位期間,把中共內部的腐敗發展成為制度性、系統性和公開性的腐敗。外界注意到,每個被查的高官背後都捆綁了一個或多個利益集團,而每個被抓高官利益鏈上還帶出數量龐大的更低層官員。比如:周永康從石油幫、四川幫、秘書幫到政法系統都有權力交織;令計劃有西山會;軍方徐才厚、郭伯雄有架空軍委主席,賣官鬻爵的軍隊貪腐窩案。

他補充說,「我們這樣做,就是為了補既往的過。」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習近平上任後,反腐查處的腐敗省部級高官比中共建政後前四代領導人查獲的總和還要多。像孫政才、蘇榮、王珉、周本順都是江時代提拔或在江垂簾聽政時代提拔上來,他們都是在有問題的情況下,仍被江提拔升遷。如果論過,是不是江澤民有過?」

當天,中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參與湖南省代表團討論「十九大」報告,總結說習近平校正了「前進的航向」。

李林一表示,「王岐山的講話可以理解成暗指江澤民,指其以前前進方向不對勁。而通過反腐,習近平樹立了集中統一領導的權威,改變了自胡以來領導弱化、從嚴整治不力的狀況。」

10月19日上午,在中共十九大的貴州分組會上,習近平稱,反腐永遠在路上,不能有差不多了、該鬆口氣、歇歇腳的想法,不能有打好一仗就一勞永逸的想法,不能有初見成效就見好就收的想法。

習敲山震虎 證監會劉士余發言有玄機

就在前一天,習近平的另一心腹、中共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小組會上,首次披露落馬的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孫政才等6人既巨貪又巨腐,他們牽涉的案件是「陰謀篡黨奪權」。這是薄、周、令、孫等人首次被中共官員冠以「陰謀篡黨奪權」字眼。

劉士余稱薄周6虎「陰謀篡黨奪權」的言論被國際媒體廣泛報道。香港媒體人李平在《蘋果》發表評論,指「陰謀篡黨奪權」已是政變的代名詞。

香港01稱,似乎沉寂許久的中共「權鬥大戲」又有了舞台和劇本,然而此類陰謀論故事在目前權力結構穩定的中共內部其實難以再掀起多少風浪,而「篡黨奪權」的說法在中共的五年反腐中其實已經早有其脈絡存在。

2016年11月30日,中共黨媒《求是》雜誌刊登了王岐山10月31日在政協常委會議上的講話。王岐山稱,「清除了黨內『陰謀家』、『野心家』。」

2017年1月1日,官媒《求是》刊發了習近平2016年10月27日在六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近萬字講話全文。習稱中共黨內存在「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等人違背黨中央決策部署另搞一套,不講民主集中制,獨斷專行、自行其是,搞『家天下』『獨立王國』,最後政治野心膨脹,搞政治陰謀活動。」,「有的人已經到了肆無忌憚、膽大妄為的地步」。

時事評論員陳思敏表示,「十九大」會議期間,任何言論都很敏感,何況第一天台上三黨魁同台,目的就是為了給外界營造「團結」表象,無人敢輕易亂說「陰謀篡黨奪權」。他分析:劉士余的談話是經過某種層面的「首肯」或「授權」。

同時,「十九大」上,習近平把金融安全提升到戰略性、根本性大事的層次,報告要求「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在此背景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的話可有另一番解讀。

「經濟政變」的說法來源於2015年中國股市暴跌,包括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證監會副主席姚剛、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等人,被指與前任或現任中共最高領導層家族勾結惡意沽空股市,發動經濟政變意在逼習近平下台或改變政策。

有港媒報道指,中共權貴集團在金融界都有其代言人、操盤手,中共黨內不同的權貴集團在股市、匯市等金融市場興風作浪造成的影響,甚至大大超過以往政治上的左、右之爭。

李林一表示,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上也提及「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系,堅決防止黨內形成利益集團」,這樣看,證券會主席劉士余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

孫政才與薄王有政治共同性 習繼續肅清江遺毒

10月19日當天,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在中共十九大分組會上表示,已落馬的孫政才與薄熙來、王立軍「在政治上有共同性」,要與肅清「薄、王遺毒」結合一起加以清理、清除。

2012年,薄熙來因王立軍叛逃至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於同年3月15日的全國兩會後即被拿下,事件震驚中外;19日深夜,中南海突傳出槍聲。北京政壇一直流傳當時薄的盟友、權傾一時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兼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派武警包圍中南海,企圖發動政變,但總書記兼軍委主席胡錦濤得悉後,即時調動38軍開入北京,令政變流產。隨後38軍成為胡留給繼任者習的一支勁旅,而薄、王以及周都成為階下囚。

自從習近平十八大上台執政,政變的陰影就一直籠罩中南海。李林一表示,「薄、王、孫政治上有共性,這句話很有意思。因為薄、王的罪行是政變,那麼孫政才也是的話,背後的『老領導』是誰呢」。

對「十九大」之後中紀委打擊腐敗高官的工作重點,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表示:「重點仍然是十八大以來不收斂不收手,問題線索反映集中、群眾反映強烈,現在重要崗位而且可能還要提拔使用的領導幹部,三種情況同時具備並且政治腐敗和經濟腐敗相交織的,是重中之重。」

楊曉渡說,反腐敗最關鍵的一條是領導人的決心,並指習近平的「決心和定力,這個大家都看到了」,他還點到一些身居高位的高官將是目標。李林一表示,「這些話可能在暗示,習要堅決肅清江澤民遺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