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鐵嶺市12名刑滿釋放人員聯名舉報鐵嶺監獄關山子監區(又稱關山子監獄)獄警索賄、受賄,酷刑虐囚等事實,要求嚴懲兇手。

7月27日,鐵嶺市的姜立軍與另外11名刑滿釋放人員(金宇、卜迪迪、趙野、王勃、王健、谷偉民、王東明、周景宏、徐明宇、張軍、李佳興)向鐵嶺市檢察院及院長遞交了關於《關山子監區獄警索賄受賄濫用職權虐待被監管人等系列犯罪的公開信》,至今無任何結果。

舉報官員遭報復 刑訊逼供入獄

姜立軍是鐵嶺市調兵山市人,數年前曾實名舉報原遼寧省委書記王珉、原省長陳政高、原省政法委書記蘇宏章、原瀋陽市委書記曾維等人貪污受賄、濫用職權、徇私枉法、破壞選舉等,遭到打擊報復。

姜立軍向《大紀元》記者透露,2014年5月16日,他在公園散步時被瀋陽公安局以「顛覆政權罪」為名抓捕,同時對其家進行多次搜查;最後因證據不足,2016年2月被瀋陽市大東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3年,2016年8月4日至2017年5月14日在關山子監獄服刑。

他還透露,他在被關押之初,警方使用「蘇秦背劍」(雙手被反銬在後背)、澆涼水等方式進行刑訊逼供,他的手腕至今還有手銬留下的傷疤,有一次刑訊逼供還致使其昏迷,出現生命危險。警方逼迫他在事先準備的材料上簽字。

監獄變「人間地獄」

姜立軍進入監獄後,見到身邊的獄友遭遇電擊酷刑虐待等,讓他深感該監獄是「人間地獄」,促使他出獄後實名舉報。

據舉報人透露,中隊長李鵬(被稱為關山子第一屠夫)利用職權多次向服刑人員及家屬索要財物,達不到要求便對犯人施以暴行,用警務皮帶抽打或高壓電警棍電擊,直至家屬送錢為止。

姜立軍表示,他經常會看到獄警用皮帶抽打犯人,用高壓電警棍電擊犯人頭部、頸部、胸部等部位,用凳子卡住頭,多人同時電擊一人,以致全身焦糊,有的耳朵被電熟,監區內哀嚎聲、求饒聲、哭爹喊娘聲,撕心裂肺、慘不忍睹。

「在監房和生產車間裏,隨便找個地方,用高壓電警棍電擊,給人造成的精神傷害非常嚇人,我(在一旁)感覺非常痛苦,感同身受,很多人慘叫,我說是人間地獄。」姜立軍說。

張軍因完不成生產任務(製作衣服),被電擊過三次,他表示,李鵬將他帶至庫房(此房間沒有監控),扒光他上身,用電棍電身子、胳膊,「天天有人被電,任務數定得太高,給我們規定一天做500條褲子,今天做出來了,明天再給你增加,530、540,反正是永遠都跟不上他定的數。」他說。

卜迪迪在服刑期間被兩次「蹲小號」,他表示,「小號」非常狹窄,就是一個四面透風的籠子,在裏面挨餓受凍,每天兩頓飯,每頓都是一個饅頭,沒有任何菜。

公開信中透露,80%以上犯人都有被電擊經歷,近百人留下終身傷殘。

殘暴的獄警還有一監區長吳占軍、教導員隋長青,吳占軍的口頭禪是:「我叫你們生不如死!」他在給獄警開會時經常叫囂:「我給你們買的電棍不是擺設,完不成任務的給我電,電幾次數就上來了,電棍沒電的趕緊給我充上!」

犯人進監要給獄警「上供」

監獄對每名新入監者強行收取一、二百元入監費,服刑人員考評分在9分以上者,每月收取50元至100元「買刑錢」,直接從每人消費卡中扣除,獄警私分,或以辦公費名義障人耳目。進監獄後有人會提醒新來者,要給獄警錢,否則沒有好日子過,許多獄霸等都是與獄警「有關係」。

錢數從5,000元至10,000萬不等,徐明宇說:「花錢的少分活,不花錢家裏不管的多分活,找你毛病,活幹不完就電你。都被電。」

此外,犯人每天在監獄裏被強迫勞動15小時,有的犯人因疲勞過度暈倒,常有犯人因注意力分散而致手指被機針扎傷或穿洞,甚至留下殘疾。監獄伙食極差,被稱為「豬食」,使用爛菜臭肉。犯人常年不能洗熱水澡,生活衛生條件極差。

舉報者們表示,他們將控告到底,直至兇手得到嚴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