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首日(10月18日),習近平稱「依法治國」是治理國家的一場「革命」,必須厲行法治,並提出要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法律的特權」。多位專家認為,政法委是依法治國最大阻力。

對於依法治國,十九大上的提法較十八大上升了一個台階。北京學者郭旭舉向本報表示:「十八大多次呼籲、高喊依法治國,但是根本推不動。所以這個依法治國的領導小組的成立,意味著十九大過後,會加大力度去整頓政法系統。」

中國著名律師、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贊寧也向本報表示,十八大強調依法治國,但邁進的步伐還是很小,受到的阻力非常大。阻力主要來自政法委系統。

他說:「政法委是個毒瘤,是一個非法的組織,不僅中共的黨章中沒有,法律沒有、《憲法》中也沒有。但是它卻管著《憲法》設立的權力機構,比如法院、檢察院都是《憲法》設立的權力機構。所以我說政法委是中國最大的違憲事件,一個法律之外的組織,管著《憲法》設立的機構,這是很沒有道理的。」

江時期成第二權力中央

他進一步指:「政法委在江澤民執政前就有,當年趙紫陽已經打算取消政法委,後來發生了六四,政法委非但沒有取消,反而江時期坐大成為第二權力中央,令中國法制有一個很大的倒退。」

大陸維權律師江天勇也曾說:長期以來,一些重要案件、比較敏感案件都是由政法委來定調,甚至一個案件法官只審不判;甚至法院的院長、審判委員會根本決定不了一個案件,他們只是台前的傀儡,真正是由政法委來決定。隨著二十世紀以來,各地的維穩壓力越來越大,中央政法委書記權力進一步擴大,各地政法委系統可以說是無所不在。

周永康等首被公開涉政變

十九大第二天(10月19日),「政法王」周永康等六名江澤民派系官員名字首次公開明確被指涉「政變」。中證監主席劉士余在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小組會中發言稱,過去五年,中央特別查處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孫政才,這些人在黨內位高權重,「既巨貪又垢腐,又陰謀篡黨奪權」,案件令人不寒而慄。

張贊寧表示,這六人背後勢力就是江澤民和曾慶紅,「這是非常明顯的。其實對習近平的執政最大的威脅就是來自黨內,就是來自高層。」

他強調:「政法委直接威脅到習近平執政、威脅到習近平人身安全。據說習近平現在已經遭到好幾次暗殺了,跟政法委的勢力有關。」

據台灣東森電視台報道稱,江派最大的篡黨奪權的陰謀是十八大前的2012年3月19日晚上,當時還有兩個值得關注的節點:3月15日薄熙來被宣佈落馬,3月18日令計劃兒子遇車禍身亡。

據指,3月19日深夜北京市區槍聲大作,並且有坦克開到街上。周永康調動所掌控的武警部隊往新華門集結,包圍中南海,但遇到一支部隊抵抗。後來得知是衛戍區的38集團軍。

38軍向武警喊話:「我們是奉了胡主席的命令來保衛國家領導人。」武警回應說:「你們是外來部隊,如果你們敢在北京城,尤其這個衛戍區附近是由我們來維安的,如果你們敢怎麼樣的話,我們一定會開火。」

後來不知道誰先開火,雙方就打起來,軍隊實力比武警強,38軍鎮住了局面。

「當時38軍並不在衛戍區,北京市公安局傅政華在政變前幾天倒戈,向胡錦濤提前透露了風聲。所以胡錦濤就把38集團軍的一個連安排進入中南海,還把軍長王西欣換成了自己的親信許林平。許林平是被胡錦濤升為少將,對胡錦濤是軍令必從,就這樣提早在衛戍區待命。」

許林平後來在2015年被升為中將,理由就是他在3‧19政變期間護國有功,粉碎了周永康武警部隊的政變。

據稱,胡錦濤當時接到江澤民的一通電話。當時胡錦濤與溫家寶等他們的團隊被圍在中南海的辦公室裏。江澤民警告胡錦濤,你誰都可以動,就是不能動周永康。正因為如此,周永康並沒有立即被處置,只是被架空。直到2014年7才宣佈被查。

以郭伯雄徐才厚架空胡

2002年十六大上,江澤民通過「軍事政變」留任軍委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先後出任軍委副主席。2004年江澤民卸任軍委主席後,通過郭伯雄、徐才厚架空了胡錦濤。

軍報曾在2016年5月25日發文,談到兩名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的核心問題,暗示他們跟政變有關時說:「高級幹部位高權重,出了問題就不是小問題,政治上出了問題危害更大。郭伯雄、徐才厚貪腐問題駭人聽聞,但這還不是他們問題的要害,要害是他們觸犯了政治底線。」

另外,大陸體制內專家辛子陵曾向本報表示,重慶被江派兩次選中作為基地,第一次是薄熙來企圖發動政變推翻習近平,第二次曾慶紅又安排孫政才在重慶,希望他若干年後能起作用,這些陰謀都被習近平識破。「這個問題就很嚴重了。所以把他(孫政才)這個事情解決了,意義很大,除了後患,使得江派在組織上被徹底挖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