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筆此刻,令筆者感到矚目的新聞首選量子基金創辦人索羅斯(George Soros)所成立的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s)會被「對沖大鱷」注資,成為繼微軟創辦人蓋茨後最大的慈善基金,注資金額高達180億美元。金融場內「鱷魚潭撕殺」經常有,年前開放社會研究所協助基金會(Open Society Institute Assistance Foundation),被俄羅斯列入「不受歡迎」的海外非政府組織黑名單。「獨裁者」普京總統禁止外國基金會撥款資助俄羅斯民間團體已經是舊聞,究竟一個人的權力是否永久延續、千秋萬世?

索羅斯生於1930年8月。為何87歲,自2000年實質上已停止「操盤」17年的老索,在國際舞台上還有影響力嗎?問題就是撥款到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那裏,可以發揮到很大的槓桿效應,改變世界。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如果你在網站上觀看其目標:「The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 work to build vibrant and tolerant democracies whose governments are accountable and open to the participation of all people」自2015年,俄羅斯普京對索羅斯的「慈善基金」進行封殺。索羅斯已走進人生下半場的尾場,不知事情會否有改善?根據2016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俄羅斯在166個國家當中排名131(排名越低貪腐越嚴重),但比柬埔寨、緬甸及非洲獨裁國家津巴布韋貪腐印象指數為佳,也勝過北韓及利比亞等地。

還是返回量子基金(Quantum Fund)創辦人索羅斯的點點滴滴。「金融大鱷」出錢出力希望做到有民主社會的出現,我或者知道老索的一些動機。量子基金的宏觀操作策略,自1969年至1999年那30年間,平均回報為每年34%。亦即是說,就算是「一次過」在1969年放進一百萬美元,經過複式增長,那一百萬已變了1999年的87億美元。那麼你可能問我,甚麼是宏觀(macro)對沖基金?這是透過槓桿買賣,建立不同的投資部位,可以利用期貨、股票、期權,甚至任何你想像中的場外交易(OTC)策略,進行市場交易。要有槓桿成份,當在市場上做錯的時候虧損可以很多。1992年當你聽到索羅斯大勝英倫銀行,2000年科網股爆破,他操作的量子基金有嚴重虧損。索羅斯透過巨額的管理費收入,希望可以改變世界,支持民主進程。

索羅斯是猶太裔後代。他的父親是律師,經歷第一次世界大戰在俄羅斯成為俘虜,後來再逃往匈牙利。索羅斯從老父身上了解到地緣政治的凶險,更希望用自己的對沖專長,及所衍生的金融影響力改變人類社會。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匈牙利的難民,幾經艱辛轉到英國留學及工作,最後再轉往美國「發圍」。索羅斯其實也關心中國的民主進程。在2000年後索羅斯「收山」不再操盤(量子基金當年也出現了第一年的15.5%負回報),他從此更關注他旗下的慈善事業,當然更是關注人權狀況等不同的領域。作為一位打「世界波」的操盤人,利用賺回來的錢輕描淡寫地支援各地的民間團體,或許也令獨裁者認為是極大的威脅。這位金融風雲人物,或許想製造更進步的社會及走向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