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8日下午,多省代表團在駐地討論習近平在十九大開幕式上所做的報告。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上海代表團露面,打破了早前關於其未入選十九大代表的傳聞。不過,雖然是露了面,也坐在了中共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的左手座位,但上海打破的一個慣例卻讓人難免懷疑,周強在十九大後還能走多遠。

由於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檢察長屬於副國級,位列國家領導人,因此如果其下團討論報告等,地位要高於一般的省委書記,因此在新聞報道中排名也在省委書記前。如十八大時,在報道時任最高法院院長王勝俊參加甘肅代表團討論報告時,其排名在時任甘肅省委書記、現已落馬的王三運的前邊。在報道時任最高檢檢察長曹建明參加江西代表團討論時,其排名在時任省委書記、現在已在監獄服刑的蘇榮之前。通常,發言的順序也是如此。

不過,上海等直轄市有點特殊。由於其一把手同時亦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同樣位列黨的領導人序列,因此其排名又在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檢察長之前。具體到上海,就如報道中所示,韓正坐在中間位置,級別僅次於他的周強坐在其左手座位,因為左為尊,排在第三位的是上海市市長應勇,坐在韓正的右手座位。

同樣的位序也出現在四川代表團中。四川衛視的報道顯示,18日下午,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和最高檢檢察長曹建明來到四川代表團參加討論,二人的排名都在四川省委書記王東明之前。汪洋坐在中間,曹建明坐在其左手,王東明坐在其右手。報道顯示,汪洋率先講話,談對習近平報告的看法,其後是曹建明,之後才是王東明。汪洋、曹建明的講話地方報道中都給了不短的時間。

然而,上海東方電視台在報道上海代表團討論十九大報告時卻打破了慣例。照例,韓正講完後,鏡頭應切換到周強,等其講完後,再轉到應勇。可是,上海台的鏡頭顯示,韓正講完話後,出現的是應勇,其後才是周強和其他人的發言。更值得注意的是,10分多的報道中,韓正佔了5分多鐘,應勇佔了近5分鐘,而周強和其他人每人只有幾秒鐘,感覺就是一帶而過。至於周強發言的內容,最高法網站給出了答案。

上海台這樣的安排就很耐人尋味了。一種可能是十九大後應勇將進入政治局,出任委員,其級別自然高於周強。由於人事安排中共內部早已敲定,相關人等也早知內情,十九大不過是走個過場,因此上海提前打破慣例也有情可原。

不過,這種可能的問題是凸顯了對周強的「不尊重」,那另一種可能是官場知道周強的處境,十九大後是否安好也不好說,因此刻意與其保持距離。

今年2月,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了十八屆中共中央第十一輪巡視的13家單位的回饋情況,其中最高檢、最高法的回饋會議不僅規格高,而且回饋措辭亦與其它家不同。

規格高是指主持向最高檢檢察長曹建明回饋會議的是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趙洪祝,主持向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回饋會議的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趙樂際,而主持其它11家回饋會議的或為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成員,或為巡視辦負責人。一個政治局委員,兩個中央書記處書記坐鎮最高檢、最高法回饋會議,重視程度已不言而喻。

趙洪祝和趙樂際在分別闡述對最高檢、最高法巡視整改的要求時,都提出了「要突出黨組(黨委)和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巡視發現的問題表現在下面,根子在黨組」。這樣的表述在此輪巡視回饋中也極為少見。顯然,根子上的問題與最高檢一把手曹建明、最高法一把手周強密切相關。

巡視組在最高法發現問題,具體來說就是「四個意識」需要進一步增強,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執行不夠嚴,執行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不夠嚴格,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仍然存在,公款旅遊、濫發津貼補貼問題仍有發生,等等。作為一把手的周強,無疑不僅缺乏政治意識、看齊意識,而且「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執行不夠嚴」。

從兩位巡視組組長向曹建明和周強提出的向「習核心」看齊以及「進一步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尤其對周強還提出了「正確處理堅持黨的領導和確保司法機關依法獨立公正行使職權的關係,採取有效措施深化司法體制改革」的要求看,周強的問題的確不小。

如在今年1月14日習近平出訪瑞士之際,周強在出席全國高院院長座談會時稱,「要嚴懲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犯罪」及要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思潮,不能落入西方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等,央視還有其批法輪功的言論。上述言論立即遭到各界的強烈譴責。有分析指,這不僅與習近平所言的「依法治國」背道而馳,而且明顯是在給習近平挖坑,讓其出醜。

也就是說,周強不僅沒有做到向習近平看齊,而且還違背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向習挑釁,其背後的推手是誰非常耐人尋味。

再如1月25日,中國傳統新年的前兩天,「兩高」突然發佈《關於辦理組織、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解釋》列舉了十二種情形,聲稱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自2017年2月1日起施行。《解釋》中所列舉的判刑情形與法輪功學員在大陸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真相情形對應,明顯將打壓矛頭指向法輪功學員,企圖升級對法輪功的迫害,阻止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

同日,中共官媒人民網刊登一則大同女子懸掛法輪功條幅而獲刑的消息,更是佐證「兩高」出爐《解釋》的目地何在。「兩高」之舉再次將中國政局的核心問題——迫害法輪功問題公開化。作為司法機關,沒有立法解釋權的「兩高」,通過《解釋》再次讓世人對所謂的「依法治國」有了清晰的認識,而究竟誰是背後的推手呢?

除此而外,在對「兩高」的巡視回饋中,均有「巡視組還收到一些涉及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十九大前,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曾去湖南調研,曾在湖南任職的周強彼時亦是問題多多。

如今年3月落馬的湖南省建築工程集團總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劉運武,曾得到過時任湖南省省長周強的肯定,二人有諸多交集。二人是否存在利益交換並不好說,但周強至少有失察之責。

也是在周強任職湖南時,民運領袖李旺陽在醫院離奇死亡。另外,大紀元早前披露,周強曾追隨令計劃,並在湖南參與迫害法輪功,而令計劃在2012年與周永康、薄熙來結成了政治同盟,從事陰謀活動。顯而易見,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周強不能置身世外。

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再次強調「依法治國」。毋庸置疑,北京高層若想真正推行「依法治國」,最高法必須做到與中央保持一致。而一再興風作浪的周強自然得不到高層的信任,其在上海代表團的不言的境遇也似乎在說明著甚麼。十九大後,周強的命運值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