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七中全會上確認了對11名中委、4名後補中委的處分決定。日前中紀委官員公佈,「十八大」以來共立案審查十八屆中央委員43人、中紀委委員9人。對比此前官方渠道公佈的消息,還有8名被查的中央委員會成員、2名中紀委委員的具體信息未公開。

十八屆中委中43人落馬,佔整個中央委員會一成,顯示貪腐高官之多,反證中共官場空前糜爛。外界評論認為,中共早已從根子腐爛不堪,上至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下至普通官員,中共各級黨、政、軍官員,可以說無官不貪,這是中共體制決定的,而習當局的反腐,挽救不了中共。

接上文:

更大巨貪——江澤民、曾慶紅等未被查辦

5年前,江澤民、曾慶紅的勢力幾乎控制了中共內政外交的一切領域,胡錦濤當政10年,做了10年「兒皇帝」。習近平上台後,殺出了一條血路,打掉眾多江派高官。隨著習近平登頂「習核心」,江派勢力一去不復返。

七中全會公報中首次出現「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並鞏固發展」的說法。習近平上台以來發動的反腐運動,從幾年前的「兩軍對壘,呈膠著狀態」到如今的「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並鞏固發展」,顯示習近平當局經過5年時間,與江派人馬的鬥爭,目前已將「壓倒性態勢鞏固發展」。而且七中全會上,習近平的地位再次得以鞏固。

但是至今,習當局的反腐仍未觸及江澤民和曾慶紅兩大貪腐家族。

江澤民黨政期間,本人帶頭貪腐,其子江綿恆被指為「中國第一貪」。

中共內部最大的利益集團就是江澤民集團。江澤民在位期間,把中共內部的腐敗發展成為制度性、系統性和公開性的腐敗,中共官場全面腐敗墮落,無藥可治。江澤民被稱為中共腐敗的「總教練」。

江澤民縱容腐敗的政策,使得大量中共各級官員為權錢聚集在江澤民周圍,尤其是身居中共高位的眾多江澤民親信,其家族都富可敵國,比如曾慶紅家族、劉雲山家族等。

外界認為,江澤民家族貪腐所涉金額之巨難以估量。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幾年間江綿恆已建立起龐大的電信王國,並染指上海眾多重要的經濟領域。早在2003年,海外即有報道說,江澤民在瑞士銀行有3.5億美元的秘密存款,江還在印尼的巴厘島有一棟豪宅。

中共的國企方面,石油、電信、鐵道、金融等利益最豐厚的企業都被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劉雲山、李長春等家族長期掌控。

港媒《爭鳴》今年4月號報道,中共兩會結束後,3月18日,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中組部部長趙樂際在北京玉泉山幹休所約談曾慶紅及其兄弟、中共前文化部特別巡視員、文化部駐香港特派員曾慶淮,約談內容主要是曾慶紅家族在經濟領域和在境外社會活動的情況。

報道說,曾慶紅、曾慶淮兩兄弟的家屬在國內、港澳、外國持有400億至450億元人民幣資產,其中在香港28億至30億元、澳門10億元。在澳洲、新西蘭、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等持有36億美元至40億美元。

此外,曾慶紅兒子曾偉在澳洲、新西蘭開設公司都以中資名義,每年貿易額25億至30億美元。曾偉在澳洲、新西蘭持有物業20餘幢,至今和國內企業有商業活動。報道稱,曾偉已4年未回大陸探親。

而曾慶淮女兒曾寶寶是5家上市公司的副董事總經理、副總經理、執行董事。她在深圳、廣州、南昌、武漢的地產收入就超過400億元人民幣。而她興建的深圳豪華大廈,資金全由銀行借貸買入土地。

此前多方報道指,曾慶紅家族的貪腐規模驚人,僅僅其子曾偉就曾經通過魯能案侵吞700億人民幣。

曾慶紅兒媳蔣梅則被指與哈爾濱仁和房地產老闆戴永革相互勾結,大搞非法集資洗錢活動,掠奪和轉移贓款超過千億之多。

據報,對上述曾慶紅家族斂財的情況,中紀委已完全掌握。

中共官員不信馬列 令高層震驚 黨媒自曝危機

10月12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信馬列豈能拜鬼神」的文章,以前四川省高官李春城和江西安遠縣委原書記鄺光華等為例稱,這些官員或濫用職權進行封建迷信活動,公事私事都請風水先生做道場,或常年佩戴「求神避邪」符,把風水先生奉為「座上賓」。

陸媒此前報道稱,「十八大」以來,落馬官員搞「封建迷信」、不信馬列信鬼神的新聞頻見報端,上至正國級周永康,下至縣委書記邊飛。

2007年5月22日《南方都市報》曾發表題為「官員緣何不信馬列信鬼神」的文章。文章說,信馬列和信鬼神不能簡單地對比,但信不信馬列,對許多官員來說,並不對自己的利益產生影響,只有說不說馬列才產生影響,所以他們公開言說馬列主義,私下裏求神拜佛。

港媒2016年4月曾披露,中共面臨意識形態全面失敗問題,主要徵兆是90%的黨員有「第二信仰」。

2015年中共未完成的一內部調研報告稱,中共司局級及以下離退休幹部熱衷「含有宗教信仰內容」活動的比例達67%。

上述調研的簡報本送到中共書記處,消息人士說,「多數政治局委員被驚呆了」。

但今年過年後的情況反饋卻讓北京高層頭疼不已。以湖北武漢歸元寺為例,初一「搶頭香」傳統儀式參加者比前年增加5.9倍,外地人數純增23萬。依據入住賓館身份證信息對其中一千人在中共組織系統信息庫隨機抽查其身份,黨員幹部與家屬達710人。

文章表示,這從一個側面說明,中共以意識形態代替宗教信仰的政治控制政策失敗,或面臨政治信仰崩潰危局。

制度性腐敗 習近平王岐山挑戰體制

習近平「十八大」上任後,發動「老虎蒼蠅一起打」的反腐運動。

據中共官方之前的資料,「十八大」以來,已在中央、省、地三級立案偵辦243萬多個案件,受處分者達237萬多人。但外界認為實際數字遠不止這些,更多的反腐數據被中共刻意掩蓋。有消息說:中共紀檢系統壓下的不回覆舉報材料已超過500萬份,「一百年也處理不清」。

目前已經被查處的涉貪落馬官員人數之多、級別之高、數額之巨,登峰造極。

原中共監察部官員王友群曾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的腐敗已經達到了人類有史以來登峰造極的地步。就像癌細胞一樣,一批癌細胞被殺死了,成千上萬的癌細胞又被複製出來了。防不勝防,無藥可治。究其根源,中共的理論、體制、機制都是滋生腐敗的土壤。

而中共大規模制度性腐敗始於江澤民。江當政期間,中共官場幾乎到了無官不貪的地步。造成這種局面除了共產極權制度的根本因素外,江澤民實行「腐敗治國」政策讓中共官場空前糜爛。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中共體制已經腐敗到骨髓,不可救藥。在中共內部要找到一個不貪的官員,難度很大。而且這個體制只要存在一天,就會自動產生出新的腐敗,就像癌細胞的自動複製和擴散一樣無法救治。

夏小強認為,如果習當局動真格地反腐,等於是在向中共體制挑戰,自然就會被這個體制自動視為最大的威脅,就會成為這個體制的消滅對象。這個體制將會糾集全部的力量,來消滅對其的威脅。如今習近平和王岐山,面對的就是這樣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