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筆者年紀已經不輕,已經34歲,加上想法同習慣都比較old school( 老土),繼續從事青年工作的話,連我自己都擔心會否越來越離地,於是我嘗試去接觸一些年輕人愛玩的玩意——手機遊戲。

的確,玩手遊絕不容易,我平日都有接觸一些手遊,但那不是網絡對戰的,我喜歡玩便玩,不喜歡玩便任那遊戲Apps封塵。但新玩的一隻飛龍對戰遊戲,看來不容易說放棄便放棄,因為筆者不小心地加入了一對狂熱隊伍。

這隊伍的首領對追求隊伍排名很著緊,經常透過遊戲內的信箱發送千字文來激勵隊友士氣。甚至,當我一覺訓醒,打開遊戲的時候,竟發覺這位首領竟然真金白銀為幾位看重的隊員(筆者竟然是其中一位)添置戰鬥裝備。

那一刻,我不好意思地勸他別再這樣做,怎料他卻說,「見敵方一直勸我轉會,我也不為所動,所以贈送我忠誠的禮物。」我嚇得立即叫孩子幫我玩時,別觸按「請求支援」的按鈕,免得繼續花費對方的金錢。雖然是對方自願的,但我真的不想因我的體驗手遊之旅,而導致他人債台高築,因為我是按特定時段進入遊戲計算出席率的,從中發覺,他基本上無時無刻都在玩這個遊戲。按心理學的定義來說,他應該已經嚴重沉迷了。

沉迷遊戲的當然不止他一個,可說是筆者熟悉人際溝通,這位領導的死對頭跟我在遊戲的聊天室聊了幾句後,便立即展開三顧草廬的藍本,並發出停戰宣言,立即傳令隊友在攻擊我方的時候,絕不能攻擊我。(害我玩這個遊戲玩得很無聊,這些打仗遊戲不是你打我變成我打你,你不打我,我打甚麼?)

最後,筆者還是得預備退出這個遊戲,因為真的沒興趣玩,但是,筆者有一發現,就是這班玩遊戲的年輕人,看這個遊戲世界比真實的世界重要得多。所以,筆者還是要說一句離地的話:「別讓你們的孩子太過沉迷手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