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十九大首日,在15名退休常委中,獨缺前政法委書記羅干未現身,原因未明。羅干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親信,當年,羅干為了能爬上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位置,曾積極追隨江澤民賣力迫害法輪功,他是「血債幫」的主要元凶之一。

15名前任常委 獨羅干未現身

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正式舉行,習近平做了工作報告。多家媒體報道,主席團常務委員會有42人,當天到場41人,在15名前任常委中,只有82歲的前政法委書記羅干未出席。當天,中共元老胡錦濤、江澤民、朱鎔基、溫家寶等出席。至於羅干為何未出席,不得而知。

外界也注意到,在官方公佈的主席團常務委員會名單中,江澤民的排名明顯有變化,其被排在了24名現任政治局委員之後。而「十八大」時,已退休的江澤民的排名僅次於未卸任的胡錦濤,排在溫家寶等在任的其他8名政治局常委的前面。

中國問題專家劉銳紹向《蘋果日報》表示,按中共黨內慣例和要求,江、胡等元老除非無法行動,否則爬也要爬去出席這樣的會議。劉銳紹認為,「十九大事實上已經成為習近平的個人舞台,中共黨內目前已沒有任何力量與之抗衡,只能老老實實做陪襯。」

當天,從央視現場直播畫面顯示,習近平宣讀完報告後,與胡錦濤握手交談,倆人有說有笑。而習與江不僅沒有交流,連握手畫面也被人遮擋。有媒體指江在整個會議過程中,最少九度看錶,更一度歪頭打瞌睡。

著名政論家胡平認為,現在中共高層矛盾尖銳,鬥爭非常激烈,在這種情況下,讓所有的元老出台,無異於是為習近平背書。而這其中最為尷尬的就是江澤民,因為這些年的反腐把他的心腹大將一個個都打下去了。

事實上,江澤民的影響力在習近平2012年執政後快速被削弱。從江系落馬人員來看,大都是曾架空胡錦濤權力的棋子;習將他們送入秦城監獄,有破除江澤民羈絆、實現強勢執政的意味。

在習王5年打「虎」後,十八大時坐上主席台的江派大員中,回良玉、王樂泉、劉淇、王兆國等被趕下了十九大的主席台。

根據「十九大」落選黨代表的名單來看,有近三成江派代表(29%,38人)被抓、可能已被抓以及未來可能被抓,還不包括已經退休、恐遭清算的江派嫡系。

羅干為爬上常委位置 曾賣力迫害法輪功

羅干是江澤民的親信,被稱為中國當代「蓋世太保」,當年,羅干為了能爬上中共政治局常委的職位,一直在尋找機會討好江澤民。

當羅干覺察到江澤民要打壓法輪功時,他馬上認定這是撈取政治資本往上爬的大好機會。於是,從1996年開始,羅干就不斷地挑起迫害法輪功的事端,直至在1999年挑起「四二五」事件,更在事件中誣陷法輪功「圍攻中南海」。

在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發動迫害法輪功之後,羅干所掌控的政法委系統一直是迫害法輪功的最主要力量,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就常設在政法委之內。

羅干還與江澤民、曾慶紅策劃、自編自導了「天安門自焚」世紀偽案。「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會議上發表聲明說:「中共當局企圖以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自焚事件為證據來誣陷法輪功。」聲明指出:錄影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

2002年中共十六大時,江澤民為怕遭到清算,把時任政法委書記的羅干塞進政治局常委會,成為江的得力幹將。

前胡耀邦秘書林牧先生曾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怒斥羅干卑劣下流、毫無人性。他表示,江澤民的決策都是通過羅干具體執行的。江澤民搞的鎮壓法輪功,羅干是主要執行者,是第一個執行的頭目。

由於積極迫害法輪功,羅干在海外近二十個國家被起訴。 2005年12月12日,羅干去阿根廷訪問期間,阿根廷法輪大法學會會長傅麗維委任阿根廷人權律師,控告羅干犯下「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

長達近200頁的法律文書中寫道:江澤民、羅干「在實施群體滅絕中採用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對人的生命和人類尊嚴是極大的蔑視。在這個旨在剷除法輪功的行動中,毒打、酷刑、綁架、死亡、洗腦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家常便飯。」

2009年12月17日,阿根廷聯邦法院作出歷史性裁決:就江澤民、羅干迫害法輪功犯下「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啟動刑事訴訟程序,並下達全面逮捕令。

在中共「610」頭子李東生及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先後落馬後,其前任政法委書記羅干的醜聞也不斷被曝光,要求對其也進行調查的呼聲不斷高漲。

此前大紀元曾獲悉,羅干因迫害法輪功害怕有朝一日會被清算,其家族早就在南美洲的秘魯山區擁有帶私人武裝的秘密莊園,並在當地投資銅礦,以備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