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8日十九大第一天議程,重頭戲是習近平做報告,除長達兩百分鐘的演講內容外,主席台上一眾高官的聽講動態,也是外界關注的焦點。

有媒體注意到,主席台第一排原本應有42名主席團常務委員,卻只落座41人,包括15名還健在的中共退休常委,皆有到場出席,但獨缺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第十六屆政治局常委之一的羅干。

羅干未到場的原因不明。不過如果說近期有甚麼官場大事可以連繫上羅干的話,那會是10月14日十八屆七中全會公報確認,原司法部長吳愛英成為十八大後首位被查的女中委。

羅干2002年11月躋身政治局常委,儘管在當時9名常委中排名最後,但權力實在不小,從1998年至2007年10月,羅干是全國各級法院、檢察院、公安、司法、國家安全部等部門的最高一把手。

而在吳愛英落馬後,官微「長安街知事」刊文稱,吳愛英從政經歷頗為特別,有三次大幅度的「轉型跨界」,分別是:(一)1993年從省婦聯主任升任副省長,成為1949年後山東首位女性副省長。(二)1998年從副省長到兼任省政協主席,50歲出頭就升任正部。(三)2003年從山東上調北京,從省委副書記、省政協主席轉任司法部副部長,2005年7月成為1949年後第二位女性司法部長。

單就羅、吳兩份履歷對照看,2003年吳愛英任司法部二把手,2005年任司法部一把手,都是在主管政法系統的羅干手上完成。自此,吳愛英掌司法部長達12年之久。

再看官方2006年的一篇宣傳報道《吳愛英:司法部女強人》,指吳愛英從一個地方婦女隊長當上司法部長,源於山東經歷主管公檢法,尤其任內的一大政績「濟南交警」,因此吳愛英「女強人」作風為人所知並受到「中央」肯定,具體而言是時任黨魁江澤民。

如《濟南年鑒》記載,1995年10月15日,江為濟南交警支隊題詞:「嚴格執法,熱情服務」。1999年6月23日,江「看望慰問」了濟南交警市中大隊女子中隊民警及濟南市公安民警代表。2000年10月15日,濟南全市政法系統舉行一系列活動,為「紀念江總書記為濟南交警題詞」。也就是5年了還在宣傳,但主題其實不是濟南交警,而是「江題詞」。

綜合上述,在羅干掌權政法系統,吳愛英跨域跨界成為「司法部女強人」,江澤民的因素不能說一點都沒有。而這一切,即羅干與吳愛英同為山東老鄉,以及吳愛英獲江澤民提詞的「濟南交警政績」,也都只是表面。

據維基百科等公開資料,西方學者談到過這樣的觀點,時任國務委員羅干可能為了謀求個人晉升,1996年就開始從調查和準備鎮壓法輪功入手,1999年7月在江澤民公開發動鎮壓後,羅干被任命為權力巨大的「610辦公室」的負責人。與此同時,吳愛英成為山東省所謂「維穩領導小組」的組長,主責迫害法輪功。

據海外明慧網,全國首個曝光的致死案例趙金華,以及首個被國際媒體報道的致死案例陳子秀,都是山東法輪功學員。

據《華爾街日報》2000年4月20日報道,在陳子秀的故事中,一端是決心要摧毀法輪功的中共,它採用了自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以來最大規模的公安手段。在另一端是像陳子秀這樣的人們──並沒有因為大規模的逮捕、毆打甚至是殺戮而停止要求享有中國憲法所保障的信仰自由:「我們是好人,為甚麼就不讓我們煉功?」

今次十九大主席台上,不管是出席的江澤民,還是缺席的羅干,從2000年起陸續成為諸多國際法庭反人類罪的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