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維加斯槍擊案10月1日發生後不到兩周,最先接近槍手帕多克(Stephen Paddock)房間的曼德雷灣酒店(Mandalay Bay Resort and Casino)保安坎波斯(Jesus Campos)忽然從公眾的視線中消失了。不過,擁有該酒店的MGM公司周二(17日)發佈聲明,暗示他們與坎波斯有聯繫。似乎坎波斯是有意迴避媒體躲起來的。

該聲明說,坎波斯想在他選擇的時間和地點講出他的故事,並請求大家尊重坎波斯的隱私權。

在許多人眼中,坎波斯是位英雄。他最早接近了槍手所在的房間,向警員指出了槍手所在的套房,救了很多人。但上周四(12日),坎波斯在準備接受媒體採訪前,突然神秘消失了。此前,拉斯維加斯警方不止一次地更改了他中槍受傷的時間,引發了媒體對於警方響應行動的質疑。

保安中槍同時槍手開始掃射

上周五(13日),克拉克縣警長隆巴多(Joe Lombardo)在新聞發佈會上第二次更改坎波斯遭到射擊的時間,說坎波斯是在槍擊一開始(當晚10時05分)中槍的。

據警方之前的聲明,坎波斯遭受約200發子彈攻擊並且腿部中了一槍。兩名警員是在槍擊開始13分鐘後(10時18分)到達了酒店32層,遇到坎波斯並獲得指路的。

警方的更正引發了質疑,如果警員早就趕往酒店,為何在掃射12分鐘後才找到槍手的房間?為何得知槍手在32層時,警員還要先搜查別的房間?

保安坎波斯的失蹤過程

據《洛杉磯時報》報道,美國保安、警察、消防員工會(Security, Police, and Fire Professionals of America union)主席希基(David Hickey)周二說,他已經有四天沒有看到坎波斯了。

上周四,他與坎波斯待在拉斯維加斯的一間酒店的套房內協調坎波斯接受各家電視台的一系列採訪的事宜。

當時,希基在套房的一個房間內與MGM的代表會面,而坎波斯與MGM僱用的一名保安以及一名工會會員待在套房的客廳等候。下午2時會面結束時,希基發現坎波斯不在套房裏了。

希基隨後聯繫了工會會員,他被告知坎波斯被MGM保安帶去了Quick Care診所,之後他就沒有了該保安的消息。當晚,他只好向記者宣佈坎波斯取消了採訪。

警方兩度更改事件時間表

關於坎波斯遭到槍手射擊的時間,警方調查員最初說,他是在槍擊開始後10分鐘遭到射擊(警長隆巴多還「推斷」槍手因而停止射擊)。但在9日的聲明中更正為,坎波斯是在槍擊開始前6分鐘(9時59分)時遭到槍手射擊的。

而警方13日再次更改坎波斯遭到射擊的時間是因為,MGM在之前一日(12日)的聲明中說,9時59分的時間來自手寫的酒店的報告,不準確。曼德雷灣酒店人員說,槍手是在坎波斯通過電波報告開槍的同時(或者說是報告後40秒內)開始向音樂會人群掃射的。

酒店前保安的質疑

另外,隆巴多9日的聲明中說,坎波斯當時因調查一個房門半開警報而待在32樓。但一位於2000年初期在曼德雷灣酒店工作的前安保人員對此提出了質疑。該匿名保安透露,曼德雷灣酒店安排有佩戴武器的安保在酒店走廊例行巡邏。坎波斯應當使用了能夠顯示他位置的追蹤裝置。

他說,他在酒店工作時,開著的門是沒有警報系統的。他說,如果是像聲明所說,「那人們要多頻繁地打電話問酒店客人部門啊」。

坎波斯的一位女同事匿名表示,他是個謙虛的人,總是很了解事件狀況。(對他首先面對槍手)她一點都不感到驚訝,認為坎波斯應該站出來向大眾說明,讓人們知道他的英勇。

有人監視坎波斯住宅

坎波斯一直生活在拉斯維加斯北部的一個安靜的居民區。槍擊發生後,小區居民發現一名男子坐在坎波斯住所外的一輛白色貨車中,貨車的牌照用一塊白毛巾遮住了。據該男子說,他被僱用守衛這幢住房,阻止新聞媒體進入。但他拒絕透露是誰僱用了他。

鄰居們看到貨車裏的男子都受到驚嚇,他們說,他們直到上周才注意到他。坎波斯住房的籬笆和房屋上掛著三個「不得通過」的標識,其中一個警告:「媒體記者不得入內」。

認識坎波斯的朋友、同事和鄰居都說,坎波斯是個很注重隱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