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召開十九大黨代會,北京市民苦不堪言,正常生活遭嚴重破壞,出現很多前所未聞的亂象。資深媒體人認為中共懼怕人民,對民眾防範到喪心病狂的程度。

因中共十九大進入倒計時,北京的安保變得更加瘋狂。各大地鐵站、火車站等因安檢升級「人物同檢」,隨身攜帶的包和物品全部要檢查,導致人群長期滯留,各車站人滿為患,甚至需要排隊一個小時以上才能進入地鐵。乘客都被堵到站外的行人天橋上。

事實上,從10月15日開始,很多企業就開始停工。由於北京城已變成「高壓鍋」,不少市民乾脆離開京城外出躲避,同時導致北京的機場也是人滿為患,到處都是準備離京的市民。

大陸資深媒體人譏諷表示:「工廠停工,單位放假,首都機場,人滿為患。不走長征萬里路,只追乾隆下江南。」

警察被迫帶孩子監控民眾

為十九大的所謂減少安全事故,北京的警方將火災作為第一防範內容,並要求跟派出所的片警責任掛勾,令警察壓力倍增。整個北京的安保處於一級戒備。每個派出所都聘請了外地的協警,但人手仍然嚴重不足。

北京市所有的派出所(警署)被要求取消休息日每周7天上崗。一些警察分身乏術,孩子放假沒人照看,乾脆帶孩子一起上崗監控市民。

前人大副校長謝韜之女謝小玲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介紹,現在24小時看管她的很多是協警,「穿的就是保安的一身黑皮,戴著保安的臂章,還戴著一個五星紅旗那樣的制服帽。這些人都是00後、90後,就是那種在農村根本沒有工作、不能上學、買不起房、有病看不起的這種人,但是他仍然會為了三四千塊錢把我看得死死的。」

她還同情地表示,實際上這種活挺苦的。真正下指令的還是政法委、上級的國保,不是派出所。派出所都是怨聲載道的,「安排具體這些工作,輪班甚麼的,風吹日曬。現在我樓道裏那麼長,黑矇矇的。」「派出所領導親自上門監控,會有沙發,就弄點椅子過夜,挺苦的。」

謝小玲家門前長長的走廊,當地派出所搬來沙發,24小時對她進行監控。(高瑜推特)
謝小玲家門前長長的走廊,當地派出所搬來沙發,24小時對她進行監控。(高瑜推特)

前兩天當地派出所的副所長和片警來她家監控值班時,乾脆把休假的孩子都帶來上崗了。她所在的人民大學宿舍樓,不是光監控她一家,還有其他人,警方都忙不過來了。

除了讓招收來的大量協警遍佈主要街道馬路、重要的商鋪、居民樓等之外,更是動用動員了大量的「朝陽群眾」加入所謂的維穩大軍。

陸媒前不久報道披露,僅朝陽區實名登記註冊的「朝陽群眾」就有13萬人,加上沒登記註冊的「維穩人員」高達19萬。當地街道委員會給這些他們稱之為「積極份子」的人每月補貼300至500元人民幣。

打印店被要求備案上報使用紀錄

為保十九大不出現任何中共當局不想看到的狀況,比如民間抗議的橫幅、傳單等。北京市公安局下令排查轄區內所有提供打印複印服務的商店,重點檢查登記上報有幅面寬度超過A3尺寸的打印、噴繪、複印、轉印設備,備案並上報設備規格型號用途及使用紀錄。原因是這些設備可用來製作條幅、橫幅、標語等。

另外現在警察會隨時攔住民眾,要求查看手機,看你是不是正在翻牆。有位大陸女士正在車裏使用兩個手機,一個手機看視頻,另一個手機上推特,突然有5名警察向她圍過來,她發現後趕緊關機並拒絕交出手機。警察告訴她說不能教翻牆、不能傳播視頻,她趕緊應對說:「保證不會,自己看,自己玩。」

老幹部樓被要求關窗遭抵制

十九大前京西賓館連續開了四天的中共七中全會。京西賓館對面有一棟新華社老幹部樓,有這個樓的居民在微信上披露,警察上門檢查他家面對京西賓館的窗戶關上沒有,他回敬警察說:「我家後窗戶關不關與你有何關係?」「京西賓館老開會,它開會和我關不關窗戶有甚麼關係!」

有警察要求說關一小時就行了。該住戶不客氣地表示:「這是新華社老幹部樓,住這裏已經五六十年了,甚麼時候你們開會 ,我們就得關窗戶⋯⋯就是當年四人幫反革命集團在京西賓館開會也沒叫我們關過窗戶,你們到底想幹甚麼?!」

警察一看碰到硬的了,只好無奈地走了。

有網友譏諷說:「他們開會應該上月球。這樣既安全!又保密!會議結束了以後,把自己不想見的人留在月球上,永遠沒有後顧之憂!」

謝小玲女士向記者表示:「整個北京城管都緊張到一個可笑的程度,都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公共汽車在北京街上不許開窗通風,賓館周圍的住家不許開窗戶,飯店停業都很普遍。」

大量企業停工 夜店也難倖免

大陸新浪實名認證的作家發出消息並附上通知文件稱,北京工人體育場一帶各大夜店vics、mix、拿鐵、coco banana、美高美、sir.teen(拾叄先生)、D-one(唐會)、全明星(circle)、elements(愛樂)等場所,從2017年10月15日起暫停營業,預計為期11天。也就是26日結束。

通告寫的暫停營業的理由是「由於不可抗力因素」。根據十九大的最新消息,大會的會期定於10月18日至24日。

北京一家夜店發出停止營業通告。(作家王湛微博)
北京一家夜店發出停止營業通告。(作家王湛微博)

此前港媒披露,北京暫停一些民宿平台的在京預訂服務,北京的加油站也停止了自助加油服務。甚至超市刀具從購買實名制到乾脆這段時間全部下架。

北京也已停止了進京快遞服務,要到10月底才會恢復正常。另有網絡消息指,河南鄭州多家物流公司停止運送液體物品。另有消息稱,10月15日至26日期間,所有物流公司都會停止收發貨品。

而上個月,大陸環保部聯合多部委出台所謂秋冬季治理陰霾的「攻堅」方案,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實施史上最嚴停工令。停止各類道路工程、水利工程等土石方作業和房屋拆遷施工等,時間大概為: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北京有的裝潢公司也受此影響從10月15日開始停工。

大陸有「太湖環保衛士」之稱的民間環保專家吳立紅向大紀元記者表示,10月份有十九大,明年3月份有兩會,聯繫起來看正好是秋冬季,現在環保問題都跟政治相掛勾的。

知名作家鄭義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像北京閱兵或者甚麼重大活動的時候,都要讓一些污染企業停工或者半停工,或者給企業設置種種嚴厲的限制,但起的作用並不大。

資深媒體人:中共自掘墳墓

《北京之春》的主編陳維健認為中共正在自掘墳墓,他說:「北京已經武裝戒嚴,成千上萬輛警車、摩達、裝甲車列隊開上街頭,呼嘯而過,地鐵車廂裏武警列隊成行,對乘客虎視耽耽,如此這般製造恐怖威攝人民,創中共執政六十多年之首。中共恐懼人民、防範人民已到喪心病狂的程度,中共正在自掘墳墓。」

有民眾翻牆出來在推特上以事實揭露說:「軍隊是你的,法院是你的,警察是你的,石油是你的,企業是你的,飛機是你的,通訊是你的,公路是你的,學校是你的,教科書是你的,報紙是你的,銀行是你的,醫院是你的,土地是你的,萬能地教老子用一輩子辛苦勞動買套房子最終還是你的,死了買個墓也是你的,你卻說我是這個國家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