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傳,晉朝時有個女子名叫子夜,她創作了一首動人的歌曲,曲調婉轉美妙,卻又哀怨之極,後人依此合樂,所作的詩就叫做〈子夜歌〉。

〈子夜歌〉是一篇篇短小的情歌,自然生動,婉轉可憐,為南朝樂府的代表作。〈大子夜歌〉中描述:

歌謠數百種,子夜最可憐。

慷慨吐清音,明轉出天然。

絲竹發歌響,假器揚清音。

不知歌謠妙,聲勢出口心。

數百種歌謠當中,就屬〈子夜歌〉最惹人憐愛。當哀婉清妙的旋律一揚起,明亮悅耳的聲音自然發出。絲竹奏出了樂音,藉著樂器而發出悠暢的聲音。卻不知道子夜歌謠本身就已足夠美妙,因為它的聲響餘韻都是出自於口和真心呀!

可見〈子夜歌〉在當時是多麼流行並受到歡迎。歌者表演時有絲竹伴奏,聲音清澈哀婉,更重要的是其唱詞是出乎內心、不假雕琢,所以能使在場聽眾感同身受。自然真率、沒有造作,這種民歌的特質正是〈子夜歌〉能引起強大共鳴的原因。

〈子夜歌〉後來更以四季為序,發展出〈子夜四時歌〉的變曲;內容多以女性作為主角,使用諧音和雙關隱語,細膩描寫出愛戀中人的心情,如:

〈春歌〉

春林花多媚,春鳥意多哀;

春風復多情,吹我羅裳開。

〈夏歌〉

朝登涼台上,夕宿蘭池裏。

乘月採芙蓉,夜夜得蓮子。

〈秋歌〉

仰頭看桐樹,桐花特可憐。

願天無霜雪,梧子解千年。

〈冬歌〉

淵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

我心如松柏,君情復何似?

春林中的花朵開得多麼嬌媚,春天的鳥兒叫得多麼哀婉;春風又是那麼地多情,將我的絲綢衣裳輕輕吹開。早晨登上涼台,晚上就睡在蘭池裏,乘著月光採擷著芙蓉,每夜也都能收得蓮子。抬起頭來望向梧桐樹,梧桐花兒份外可愛。

但願天公不要降下霜雪,讓梧桐子可以結上千年。淵潭上的厚冰深結三尺,白雪更覆蓋了千里之廣。我堅貞的心如松柏一般,不知你對的情意又是如何呢?

詩中的「芙蓉」諧音「夫容」、「蓮子」即是「憐子」,「梧子解千年」,其實是「吾子結千年」的企盼。

主角在春光中生起相悅的悸動,夏日時展現了熱戀的情思,秋天不安地開始擔憂情愛短暫,冬季一到熱情冷卻,考驗兩人愛情的堅貞。

《樂府詩集》言:「豔曲興於南朝,胡音生於北俗。」相對於北人的豪邁剛直,南朝樂府一如江南少女的婉約多情,藉著清新巧妙的語言,纏綿溫柔的情感,刻劃出女子嬌柔可愛的形像;在美好景致的背後,隱藏了小兒女相聚恨短,離別嘆長的情思。

每位女子都盼望君心似我心,永不相負;不幸的是愛情的生滅一如四季更迭,歡喜中總伴隨著更多的傷痛;相思是苦,別離也苦,紅顏傷老、得而復失都是苦;因此〈子夜歌〉總在綺靡之中帶著淒婉,或許,就是在提醒著人們愛情的短暫虛幻。

然而〈子夜歌〉的哀婉,也反映了南朝社會的頹廢浮靡;人們沉溺於聲色感受與愛情的追尋中,終究換不來長久的幸福與真正平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