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居外十三年」,「三過其門而不入」,躬親勞苦,手執工具,身先士卒,櫛風沐雨,竟至於形容憔悴,大腿上沒剩下多少肉,小腿上的汗毛都磨光了。因為長年累月泡在水中,腳趾甲蓋都脫落了。

帝堯很感慨,賜給禹一張瑤琴和一把寶劍。

大禹治水,「披九山,通九澤,決九河,定九州」,其面積之廣闊,工程之浩大,空前絕後。西從黑水,東到長江入海口;北從河北、山東,南到長江中下游流域,幾乎包含了中國的大部分地區。

從黑水到長江口,航空距離有二千六百公里之遙,僅僅徒步遊覽一周,都需要幾年時間。這在當時若無神助根本不可能,還不要說各種妖魔怪獸的干擾。治水中得到了眾神的幫助,是謂聖天子百靈相助。通過十三年的努力,使「豐水東注」,流入大海,其工程之宏偉震爍古今。

大洪水給人類帶來的災難是可怕的,但也為堯、舜、禹三位聖君開創新的紀元,把一個萬國林立、各自為政的鬆散聯盟,建成一個萬國萬邦統一的天下,開創新宇,提供了契機,最後確立統一天下為九州。

◎普天同慶

西王母,又稱「西王金母」俗稱「王母娘娘」或稱「瑤池金母」……等。是中國神話中最重要的女神之一。(維基百科)
西王母,又稱「西王金母」俗稱「王母娘娘」或稱「瑤池金母」……等。是中國神話中最重要的女神之一。(維基百科)

治水成功,大禹計劃親到崑崙向天帝彙報,並拜謝西王母。

這時西王母派使者來迎接大禹。

在崑崙山,西王母奉天帝之命宴請大禹和眾神,眾神多曾參與協助大禹治水,可謂群仙大聚會,共同慶祝治水成功。

西王母說道,治水大功之成,乃天帝的旨意,自己也是奉天帝旨意而行,仰仗天帝大力。從此以後,天清地寧,宇宙上下,同享昇平之福。

為表彰大禹治水之功,帝堯命舜賜給禹一塊表示水色的黑色圭玉,向天下宣告治水成功。

《尚書‧禹貢》曰:「禹賜元圭,告厥成功。」

疏曰:「治水之功,盡加於四海,以禹功如是,故帝賜以元色之圭,告其能成天之功。以元為天之色,天謂之元,故以元色圭以彰顯之也。天下從此太平安定。」

「神州」不僅僅是一個地域上的稱呼,而有其內在因素,有著不同於其它地方的思想、文化、道德體系等深厚內涵。這裏被譽為「神的故鄉」,是神給人開創的。這裏有著神傳的文化;有著神給人奠定的行為道德規範。

「中國」作為這個世界的中心,也體現著神的安排。

第六章  舜繼位 一統天下

舜被舉用掌管政事二十年,堯讓他代行天子的政務,攝政八年。

堯帝崩後,舜守孝三年。舜讓位給堯帝的兒子丹朱,自己退避到南河之南。但天下諸侯都去朝見舜,有事不找丹朱而找舜。舜覺得天意所歸,於是,舜乃於正月初一祭文廟登天子位,建都蒲阪,國號有虞,崇尚紅色。

據《竹書紀年》:舜「即帝位,蓂莢生於階,鳳皇巢於庭,擊石拊石,以歌九韶,百獸率舞,景星出於房,地出乘黃之馬。」天下太平,千祥雲集。

帝舜繼位之初,景星出於房。「房宿」是東方青龍七宿之一。景星是瑞星,顯示帝王受命於天,人君有道,王者不私。

一、西王母來朝 

據《帝王世紀》,舜帝登基西王母來賀。

「西王母慕舜德,來獻白環及玦,並貢益地圖。」

《竹書紀年》:「九年,西王母來朝。」「獻白環、玉玦。」

臨行,西王母對舜和禹說,我們以後還會見面的。

二、制定一統方案

舜即位後,舉賢任能,完善管理制度。任禹為司空,總攬百官;契為司徒,掌管教化;后稷主管農業;皋陶掌司法。

水患平息、九州連通,天下一統便擺到議事日程。進一步完善五刑,推行五典、道德教化,復位五信(公執桓圭,侯執信圭,伯執躬圭,子執穀璧,男執蒲璧),制定君臣禮制,並制定天下一統六條大綱及與之相應的統一曆法、四時,統一音律和度量。

三、德化有苗

轉眼間舜已八十多歲了,除了繁忙的政務,他還勤於修道,頗有成仙之志。但尚有兩件事未辦理。

第一件是傳位給禹。

第二件事,就是三苗之國總不安定。以前堯時三苗作亂被平息,現在又恢復愚民、虐民的做法,反抗朝廷。帝舜不想把這麼一個不安定的天下移交給禹,想自己平治後再交給禹。

針對有苗氏族叛逆,禹請征之,舜曰:「我德不厚,而行武,非道也。」乃修教三年,執干戚而舞之,有苗請服。後遷三苗於三危。

四、禪讓大禹

降服有苗後,重要的事情就是禪讓於大禹。

一天,帝舜見有五位老者在國門附近徘徊,只見他們鬚眉皓白,衣冠偉然。帝舜想起來:「前次隨帝堯在首山,有五老遊河,告訴《河圖》將來,忽然化為流星上入昂,不就是他們嗎?現在又來遊戲人間,我不可當面錯過。」走向他們深深致禮道:「五位星君,難得又光臨塵世,幸遇幸遇。」那五位老者連忙否認。

帝舜見他們不承認,也無可奈何,於是請他們到學堂的養老之所奉養。五老答應了。帝舜以師禮尊之,時常去向他們請教。

帝舜十四年,一日,帝舜與百官演奏《韶》樂,忽然天氣大變,雷聲疾震,大雨傾盆,狂風大作,大木拔起。殿廷之中,樂器四散傾倒。那些樂工舞人站立不住,伏在地上。

帝舜依舊從容不迫地坐在那裏,一手抱住一座將要傾倒的鐘磬架子,一手執著一個衡,仰天說道:「不錯、不錯!這個天下的確不是我一個人的。」說著,徐徐站起,將鐘磬架子和衡都安放好了,整肅衣冠,向天禮拜,心中暗暗祝告道:「皇天示警,想來是為這個天下的問題,但是我決不敢私有,一定上法帝堯,擇賢而傳之。細察群臣之中,功德之盛無過於禹,現在敬將禹薦於皇天,祈皇天鑒察。假使禹是不勝任的,讓皇天風雨更疾,雷電更厲,以警我所舉之失當。假使禹是勝任的,請皇天速收風雨,另降嘉禾,我不勝迫切待命之至!」(《上古神話演義》,鍾毓龍著)
祝告未畢,雷聲已收,雨也止,風也住。到得帝舜站起來,已漸漸雲開日出,豁然重見青天。

隔不多時,但覺氤氤氳氳、鬱鬱紛紛,似煙非煙、似雲非雲的一股氣滿殿滿庭地散布開來。又隔了多時,但覺那股氣漸漸聚起來,飛上天空,凝成五彩,日光一照,分外鮮明,美麗不可名狀。看了這種情形,大家齊叫道:「這是卿雲!」

帝舜此時,見天人感應如此之速,非常高興,於是信口作成一歌。其詞曰:「卿雲爛兮,糾婆漫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

歌罷之後,群臣知道這種祥瑞都是帝舜盛德所致,大家都上前再拜稽首,恭和一歌。其詞曰:「明明上天,爛然星陳。日月光華,弘予一人。」

帝舜聽了這首和歌,知道群臣之意還是推戴自己,於是又作一歌,將自己打算遜位之意加以表白,使群臣得知。其詞曰:「日月有常,星辰有行。四時從經,萬姓允誠。於予論樂,配天之靈。遷於聖賢,莫不咸聽。鼚乎鼓之,軒乎舞之。精華已竭,褰裳去之。」

歌罷,帝舜道:「今朕亦年八旬,戀戀於此,不求替人,是以天下為私,何以對先帝?況天下非一人之天下,適才所見已有神示。」◇(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