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魁毛的最後一任妻子江青,在文革時仰仗毛的權勢,殘害了不少人,其中有一位是她在上海居住時的房東的女傭人,也是她的恩人。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傭人,而且是恩人,緣何讓江青如此上心?甚至不惜將其打入監獄迫害?這背後有著怎樣的秘密?

1914年,江青出生於山東諸城東關一個手工業者家庭,乳名李進孩。上小學時,校長給她取名「李雲鶴」。她父親李德文以木匠為業,在縣城開了個木匠鋪。

江青12歲時,母親帶著她投奔親戚,後隨親戚來到了濟南。在濟南,江青報考了山東省實驗話劇院,並學習了話劇和古典音樂等。在話劇院,她結識了劇院院長兼青島大學教務長趙太侔。後通過趙太侔的關係,江青進入青島大學圖書館當了一名管理員,同時在中文系旁聽。

在青島大學期間,趙太侔的妻弟俞啟威,即現任中共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的父親,與江青戀愛。「九一八」事變後,俞啟威領導青島大學的學生參加罷課、去南京請願等,並加入了中共,後擔任中共青島市委宣傳部部長。受到俞啟威影響,江青思想也日趨激進,加入了青島左翼演員同盟——「海鷗劇社」。二人亦開始同居。

1933年2月,經俞啟威介紹,江青加入了中共。7月,俞啟威被逮捕,江青被迫逃往上海。在上海期間,江青投到田漢門下,在「晨更工學團」工作。後來,被釋放的俞啟威來到上海找江青,二人再次租房同居。因擔心又一次被捕,二人前往北平躲避,但一段時間後,因生活難以維持,江青獨自返回上海,被熟人安排在一個女工夜校裏當教員。

不久,受一個中共地下黨的牽連,江青被逮捕,但因為沒有任何證據,國民政府允許其被保釋。據高皋、嚴家其編寫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披露,江青是在獄中寫了聲明,稱自己「沒有參加過共產黨,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以後也決不參加共產黨」,並填寫了「自首登記表」後才被保釋的。

出獄後,江青患上了肺病,隨其在上海認識的中共地下黨徐明清回了其老家。養好病後,江青於1935年春天第三次來上海,化名藍蘋,因演《娜拉》一炮走紅,後跟電影編劇、劇評家唐納戀愛、結婚,成了上海演藝圈的明星,名氣大增。

之後,俞啟威來到上海,江青與其舊情復燃,遂與唐納鬧起了離婚,並北上追隨俞啟威,唐納則追到濟南,自殺殉情,後被救。江青在此之後返回濟南,與唐納一起返回上海。

全面抗戰爆發後,江青於1937年7月經西安抵達延安。彼時,她認識的徐明清已在西安工作。經其介紹和證明,江青得以進入延安。在延安,她將「藍蘋」改為新的名字:江青。

在延安,江青得到了毛的青睞,與毛同居後結婚。俞啟威後來與范瑾結婚,生下了俞正聲等。

中共建政後,江青以「領袖夫人」自居,過著養尊處優的日子。1966年文革爆發後,江青在毛的允許下,一躍成為中央文革小組的副組長。大權在握的她,為了掩蓋自己30年代「叛變」和做演員的歷史,開始磨刀霍霍。

迫害文藝界同仁 查封上海圖書館

據《文化大革命十年史》記載,文革伊始,江青通過掌握上海文宣大權的張春橋,讓30年代與江青共過事的老導演、老演員鄭君里把有關江青歷史的文字材料交上去。在鄭君里交上部分材料後,張春橋又兩次找其談話,威脅其交出有關江青的所有劇照、照片和文字材料,並具體提到了30年代至50年代的一些信件。惶恐不安的鄭君里趕快將相關材料交了出去,但表示信件確實沒有保存下來。

得到消息的江青依舊沒有心安,因擔心其他上海文藝界同仁有關於她的材料,遂將鄭君里、趙丹、童芷苓、陳鯉婷、顧而已等打成「反動權威」、「文藝黑線代表人物」、「黑幫份子」等,並讓人抄了他們的家。據趙丹的夫人黃宗英回憶,抄家的人不僅將家中每個人都搜了身,而且連廚房糖缸、鹽罐、陽台、煙囪等每個角落都不放過,他們見到有字的紙和照片就收。

這些人走時,帶走了所有的信件、稿件和照片,唯獨給趙丹留下了寫入黨自傳時的材料。

趙丹後來對黃宗英說:「來的肯定是祕密警察,用的是法西斯特務的一套……留下我的自傳,是暗示我,運動中只交代自己問題,不要涉及其他的人和事。

搜出來的材料先是被放在空軍一個保密的地方,後來在1967年1月,江青在林彪、葉群家,將其全部燒毀。同年9月,鄭君里被投入監獄,遭到慘無人道的折磨,不到兩年時間,就被折磨致死。趙丹也在監獄被關了5年。

除此而外,江青、張春橋還查封了上海圖書館,相關人員受到審查,緣由是他們接待了從北京來館查閱30年代資料的人員。

對女傭人恩將仇報

《文化大革命十年史》還披露,30年代,江青在上海時,曾借住在一家公寓二樓的亭子間,二房東的女傭人秦桂貞住在三樓的亭子間。因為她們年齡相仿,相處得不錯,秦桂貞經常擠時間給江青擦地板、沖開水和洗衣服,而且從來不要錢。

當時的江青有一段時間生活並不寬裕,有時買不起水果,秦桂貞就買來給她吃。有一次,江青錢花光了,秦桂貞還冒著被主人解僱的風險,從主人家拿飯給她吃。江青當時表示,將來一定好好報答秦桂貞的恩情。江青去延安後,還曾給她寫過信,寄過照片。

文革開始後,當江青聽說有紅衛兵找秦桂貞了解自己的歷史後,決定對其下手。

1968年2月,江青派人將秦桂貞帶到北京,先是安排在空軍招待所軟禁,不許其出門,其後又找人設計,稱其與「國內外敵人有聯繫,經常和香港通信」等,將其逮捕。在監獄中,秦桂貞受到了百般淩辱,頭髮也被剃光,還帶上了鐐銬,接受審訊,並被施以重刑。為了逼迫其承認是特務、反革命,她常常被打得口鼻流血。在折磨了7年後,飽受摧殘的秦桂貞才被釋放。

直到文革結束和江青被抓後,秦桂貞才知道,這一切背後的推手正是曾說過要報恩的江青。

同樣被江青恩將仇報的還有在上海期間幫助過她的徐明清。文革期間,徐明清因為歷史問題被定為「叛徒」,開除出黨,還被批鬥。她曾寫信尋求江青的幫助,但沒有任何回音。

江青自殺 火化時無親人無葬禮

在文革中呼風喚雨的江青,於1976年10月被逮捕,1977年7月,江青被永遠開除出中共,1981年被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後依法減為無期徒刑。

據官媒報道,在1991年3月15日,江青在北京酒仙橋的住處高燒不退,因而被送進公安醫院。3月18日江青高燒退了,體重減了幾磅。她被轉到「一套病房」接受住院治療。這時,醫生再次建議給她的咽喉癌施行手術,但江青拒絕了,同時叫囂:「我就不信你們敢不小心翼翼地對待一位『無產階級革命戰士』。」

5月14日凌晨1時半,護士離開江青的臥室。將近3時的時候,虛弱而絕望的江青從臥室爬到衛生間。她用幾個手帕結成了一個繩套,套在浴盆上方的鐵架上。她用被和枕頭墊在下方,以便自己能夠搆得到打結的手帕。江青將頭伸進繩套,接著又踢開身下的被子等物,大約在當日凌晨3時左右斷氣……

3時30分,一名護士進來,發現她已吊在浴盆的上方。曾經集演員、政治家、文藝女皇和毛澤東妻子於一身的「白骨精」、「文革」中呼風喚雨的江青自殺了,時年77歲。

沒有舉行任何形式的葬禮,3天後的5月18日,她的遺體火化了。被火化時,她的女兒李訥沒有在場,江青或毛的其他任何親屬都沒到場。過後,李訥只要求把骨灰盒送給她。

當時,全中國和全球對江青的死一無所知。1991年6月初《時代》周刊向全世界報道了這一消息。《時代》週刊報道說,據6月1日一不願透露姓名的「北京方面的消息」說,江青「上吊自殺」了。消息還說,咽喉癌是她自殺的原因。

幾天以後,6月4日晚11時,當局證實了《時代》週刊報道的主要內容,公告全文如下:「新華社北京六月四日電:本社記者獲悉,『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江青,在保外就醫期間於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在北京她的居住地自殺身亡。江青在一九八一年一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一九八三年一月改判無期徒刑,一九八四年五月四日保外就醫。」

據悉,江青曾多次自殺:30年代,因為與唐納發生糾紛,江青談到過自殺;1976年被捕後,絕望使她再次產生自殺的念頭,在1977年底,江青企圖以另外一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用腦袋往牆上撞。由於她房間裏安裝了橡皮牆,再加上門外警衛不斷監視,江青的自殺企圖沒有成功;1984年9月,因要去毛澤東紀念堂的請求被拒絕,江青把一根筷子插進喉嚨,因發現被搶救了過來;1986年5月,因為對處境不滿,她曾用幾隻襪子結成一個繩套,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