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洋島國生活了近二十年之後,去年初夏移居紐約。美東的夏秋時有酷熱或颱風,但是總體上的感覺還不算難過。進入初冬之後,漸漸就覺得寒氣襲人了。去年年底無雪,劇冷的天氣也遲遲沒有出現。然而,冬天無雪,畢竟使人感覺少了一份情趣。

2012年1月21日,在中國新年來臨的前夕,大紐約地區終於下雪了。悄悄拉開窗簾,雪花在窗外瀟灑地飄舞著。遙望遠方,銀裝素裹,潔白如雲,如詩如畫。看到漫天飄舞的雪花,心中就回想起少年時代故鄉的雪。對我而言,踏雪而歌遠比觀看黃昏夕陽更有詩情畫意,也能使不安浮躁的心靈頓時變得輕鬆而寧靜。

下午時分,突然心血來潮,與朋友相約到紐約市郊的長島海灘去看一看雪景。儘管走在通往火車站的街道上,感到寒風刺骨,但是一想到能暫時離開大都會的喧囂去欣賞美麗的海景,頓覺心曠神怡。從紐約開往長島的火車每小時一班,車內整潔清新,非常舒適,只是乘客寥寥無幾。火車開動之後,從車窗向外看,美麗潔白的雪景一覽無遺。在雪的點綴下,群嶺、山坳,路人、街道,一切的一切,似乎多了一份充滿生機的靈氣。遙望長天,腦中騰然想到了宋朝無門和尚的詩〈頌〉:「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車程大約一個小時,就到達了一個海灣小鎮。此時已近傍晚,除了大地上的白雪發出淡淡的光之外,天空已經逐漸暗淡下來了。我坐在海岸邊的一個小涼亭內,既可遠眺大海,又可近觀白雪,內心無限歡欣。心緒寧靜之時,頓感自己的思想進入了雪的世界。雪中品味哲理,感受人生,我覺得做人也應該有雪的氣質、雪的胸懷、雪的輕鬆與雪的灑脫。如果內心達到了那樣的境界,當行走在雪的世界中時,就敢和世間所有的凡塵搏鬥,就敢和世間所有的冷漠較量。在冰冷奇寒中進退自如,無所畏懼。   

過去中國的古人們說過:「瑞雪兆豐年。」雨水的充沛可使農作物豐收,帶給人們豐衣足食的快樂,而精神世界則需要不斷的修心養性去完善自己。雪夜中漫步,回頭時讓我看到了自己留在雪中的腳印,那樣清晰可辨,歷歷在目。它猶如人生中的足跡,記錄著人世間的善惡美醜。它讓我猛然反省,人來世間,各有自己的使命在身,不能在物慾的迷思中懈怠了肩負的使命。冬夜踏雪,使我心清氣爽,放淡了慾望,在心中再次升起了精進修行的志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