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中共對維權人士、異議人士的管控升級。上海、大連、江蘇、安徽等地的異議人士都有被關押,綁架和刑拘的情況發生。

上海維權人士陳建芳14日在杭州機場被警方帶走,至今不知當時是被哪裏的警察綁架的,也不知道被關在那裏。

上海訪民程玉蘭告訴大紀元記者,陳建芳的丈夫只是接到通知,但是無法聯繫上陳建芳,也無法了解具體情況。不過目前他們正在嘗試聯繫陳建芳的女兒,希望能了解關於陳建芳的具體情況。

據維權網15日消息,大連維權人士姜建軍於10月14日下午被大連紅旗派出所抓走,他的妻子韓金美詢問警方原因時,對方並未告知。大紀元記者多次致電姜建軍,均無回應。

「中國人權觀察秘書長」徐秦告訴大紀元記者,她從10月13日晚在江蘇崑山火車南站就遭到當地國保綁架,隨後被送到江蘇高郵;經過抗爭後,15日,徐秦被帶往崑山軟禁在她兒子家。

「他們怕我去廣州去聲援維權音樂創作者徐琳和劉四仿,把我的臨時身份證沒收了,至今未還,還把我的手機搶去了。現在全天候十個人監控我,其中有二個人睡在我兒子房子的樓道裏,剩下的不是在門口就是在樓下,哪裏也不許我去,還讓我兒子寫保證書。」

徐秦表示,這次監控她的人不是正規警察,摻雜著社會上「沒有文化的、四五十歲的老頭」,還有城管、信訪辦的人。「他們還把我的網給斷了,我交了足夠的手機網費,但是上不了網,發不出去信息。他們還要求我寫保證書,保證最近不再寫『反華』文章。」徐秦認為自己寫的東西不是反華的,因為她所從事的是人權工作,關注的是人權迫害案例,而人權是超越國界的,「我反對的是一黨專制獨裁」。

她還表示,國保們既害怕她去廣州聲援徐琳和劉四仿,也害怕她去北京。「我當時跟國保說,你們不讓我去廣州,至少要把抓捕劉四仿的通知書給他的家屬。劉四仿的妻子去廣州南沙看守所詢問的時候,那裏的警察不承認抓了劉四仿。」後來,南沙公安分局才把拘留書的照片發給劉的妻子。「他妻子不敢發聲,是因為國保威脅她,甚至要趕走她,不讓她在學校呆。」

據徐秦介紹,劉四仿和他的妻子是在同一所學校教書,目前劉四仿已經被學校趕走,在他沒被抓之前,中共一直干擾劉四仿謀生路。「他們家有二個孩子,他需要去掙錢,結果就連開店的計劃也被中共破壞。」而徐琳方面,中共則不許他的妻子給他請律師。

徐琳、劉四仿於9月26日疑因合力創作諷刺時弊的歌曲而被刑事拘留,並以「尋釁滋事罪」遭起訴。他們曾經為「709」案仍被關押的律師王全璋做詞曲。

另外,10月11日晚安徽省宣城市公安局以「尋釁滋事罪」刑拘了該省公民吳克木,隨後吳家遭抄查,12日吳被羈押在宣城市看守所。

「我哥哥是一名火車司機,人可善良了,也沒做甚麼壞事,怎麼就被抓起來了呢。聽說是因為在網上寫了甚麼東西,在微信裏發了甚麼東西,具體的我跟我嫂子也不清楚。」吳克木妹妹說,「我們今天(16日)早上去看守所送衣服,我嫂子說要見我哥,被拒絕了,說不讓見。我們都是農民,很老實的,我們家就希望我哥能早點出來。」

吳克木妹妹表示,他哥哥要再不回來,那個貨車司機的工作就沒有了。她嫂子是一個保姆,一個月才800元的工資,可是吳克木還有一個兒子在外地讀大學需要費用,他的爸爸得胃癌剛動完手術,也需要費用。

「我媽以淚洗面啊,我嫂子晚上也不睡,連著三四天了,整天也不吃東西,就擔心我哥。但是也不知道怎麼辦。我侄兒也是沒心思讀書。」吳克木妹妹表示自己現在很是無能為力,只能勸勸嫂子和父母放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