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教育部長拉森寧表示,芬蘭有一套完備的教育系統,通過創新的快樂學習方法證明能取得良好的效果。(郭威利/大紀元)
芬蘭教育部長拉森寧表示,芬蘭有一套完備的教育系統,通過創新的快樂學習方法證明能取得良好的效果。(郭威利/大紀元)

 

在2017年「最宜居國家」排行榜中,芬蘭從128個國家中脫穎而出,成為最宜居國家第二名,該調查基於社會進步指數(ISP),教育是其中的一項重要指標。芬蘭的「快樂學習」教育模式舉世聞名,近日芬蘭教育部長拉森寧(Sanni Grahn-Laasonen)訪港,分享「快樂學習」的教育理念,並與教育局長楊潤雄會面,期盼兩地未來增加雙邊教育考察及交流,互相取經。 芬蘭教育部部長拉森寧率領的芬蘭教育團隊近日訪港,介紹芬蘭在教育和科學領域的成就。拉森寧表示,可以看到香港政府目前努力改善教育制度,但方法及想法與芬蘭的依然大不同,能夠將芬蘭的教育理念及實踐方案與香港教育界分享,對於發展未來的教育十分重要。

拉森寧表示,芬蘭對自身的教育制度感到自豪,有一套完備的教育系統,該系統通過創新的快樂學習方法證明能取得良好的效果。對於香港教育制度常被評為「填鴨式」,學生功課及考試繁重,拉森寧指,不同國家及地區有不同的教育制度,文化有所差異,不能貿然評論。她不認為將芬蘭的教育制度強加於香港會得到很好的效果,但她很樂意分享芬蘭教育成功的秘訣,學校應幫助學生「尋找學習的樂趣」。

為人師表地位崇高

拉森寧分享,在芬蘭,最好的學生的理想職業往往是教師,不論是幼兒園老師還是大學教師都需要在大學學五年獲得碩士學位,這些人在藝術、體育方面還具有多重天份。在教育界,教師的地位受到極大的尊重,表現在收入方面,一個小學教師的工資堪比大學的高級研究員。

給教師充份設計教材權力

當孩子對學校產生興趣的時候,學習壓力較小,也能夠主動學習。拉森寧稱,老師重點的教學目標在於培養學生的興趣。為了達到這個目標,芬蘭教師擁有充份的教學自由,可以自由選擇教材、制定計劃,這激發了教師的工作熱忱和創造力。「我們希望我們的教育以學習者為中心,以兒童為中心。」拉森寧說道。

免費與平等的教育

教育部行政人員瓊娜(Joana Palojani)介紹,在芬蘭,從小學到大學都免學費,包括私立學校(芬蘭只有2%的私立學校),人人都能享受教育的權利。

在教育中,學生不被分班,不分家庭背景與經濟條件,甚至不分學習成績,所有的孩子都去一樣的學校。家長最信任的學校是離家最近的學校,因為他們相信所有學校的教育質量都是一樣的。

13歲後才有功課做 讓孩子享受童年

芬蘭的孩子7歲才上小學。7歲以前,學前教育講究體驗式學習,通過遊戲和活動令孩子成長。除非孩子表現出興趣和意願,否則他們不會主動讓孩子閱讀。上小學後,孩子在校時間短,上課時老師站在學生面前「授業解惑」的時間也比其它國家少。學生有很高的自主性進行學習。低年級的學生沒有家庭作業,13歲之後才有。學習效果是透過抽樣為基礎的調查來衡量,而不是考試。孩子注意自己擅長做甚麼事情,而無需同別人競爭。

推行「全國課程框架」

芬蘭去年正式推行「全國課程框架」(National Curriculum Framework),引入了獲得國際關注的新課程,並陸續在中小學實施「主題式學習」(phenomenon-based learning),這個新的課程是以課題作分野作跨學科學習,用以培訓學生的分析能力。而傳統學科的分科的學習模式亦未放棄,與新課程並行。

芬蘭國家教育局項目總監托米(Lauri Toumi)表示,學生會分成小組上課,互相就主題所學作討論,並充份利用電子學習的優勢。

高中畢業前惟一全國考試

拉森寧分享,由於芬蘭在20世紀90年代取消了針對學校和教材的外部督導制度,高中畢業考試成為惟一的全國統一標準化測試。平日學生的測試是由任課老師決定測試內容,教師有很大的自主權,不會「為考試而教學」。

而學生在高中課程結束後,可以選擇職業教育及普通高等教育,這兩種教育地位同等。據統計,在15至16歲的學生中,有近一半學生選擇職業教育,其後約有1/3的學生繼續接受高等教育。在芬蘭,很多畢業生一畢業即參加工作,並不是因為他們無法進一步求學,而是因為他們更加注重實際工作經驗。事實上,芬蘭大學招生處一直以來都將學生的工作經驗作為重點考查的項目之一。

未來的計劃

芬蘭國家教育局項目總監托米(Lauri Toumi)描繪了對未來的計劃,他表示,芬蘭教育踏出國門,期盼把來自不同領域的教育的工作者聯合起來,嘗試構建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在香港,與二十多家機構合作,包括大學、科研公司及教育機構,涵蓋幼兒教育、小學教育以及職業和高等教育領域,聯手創造更美好的教育模式。他強調,芬蘭在教育改革方面很有經驗,很願意與香港合作,共同探討適合香港的教育模式,實現雙贏。近年,芬蘭與香港及中國大陸均開展了合作,在教師培訓、教育實踐、課程開發等方面分享,尤其是教師培訓方面,是迄今為止合作的關鍵領域之一。

赫爾辛基大學(Universitatis Helsingiensis)校長Jukka Kola先生表示,芬蘭有很多初創企業十分有創意,並向市場推出新的應用軟件和數據採集平台,以推動電子學習教育,期盼能將教育及技術結合起來,開創一個更好的未來。芬蘭正在尋求將芬蘭教育制度的要素出口到其它國家,達到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