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近100萬投資受害人的「e租寶」案,在庭審5個月以後宣判。「e租寶」的受害者表示,當局不但沒公開幕後真相,對起到幫凶作用的人也避而不談,反而對血本無歸的受害人進行迫害和打壓,一些受害者因絕望而自殺身亡。

大陸網路融資平台「e租寶」2015年末突然被查,2016年1月31日晚,中共官媒公佈了當局對「e租寶」非法集資的調查結果,稱「e租寶」在一年半內非法吸收資金598多億元,受害投資人約90萬名,遍佈中國31個省市區。

今年4月,「e租寶」案在北京第一中院開庭審理,到9月才宣佈審判結果。庭審和宣判時,關注事件的媒體和受害人都被阻止參與旁聽。

另外,包括《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在內的多個為「e租寶」站台的媒體,以及為「e租寶」站台的多個部委的責任,宣判中都沒有提及。

「e租寶」案宣判後,大批投資受害人相繼聚集北京信訪局、銀監會、北京中級法院、最高法院等討說法,但至今沒有結果。目前在北京市第一中院的官網上,已經無法檢索到「e租寶」案件的庭審及宣判訊息。

「我們太冤了。當初我們響應國家號召,沒想到掉大坑裏了,沒人管。」遼寧撫順投資受害人孫女士告訴大紀元,「上北京,那(截訪)車擱那等著抓人,一開始去還打人呢。可嚇人了。」

受害人被誣非法集資參與者 親人遭恐嚇

孫女士說,她原本有一個商舖做些買賣,為女兒結婚買房攢點錢,「e租寶」出來後,在政府大力宣傳下她相信了「e租寶」,然後把十幾年積蓄的幾十萬全投進去了。

「可寒心了,以前『蟻力神』我都沒信過。這次是央視幾個台天天為「e租寶」做廣告,包括《新聞聯播》前的黃金時間。央視財經頻道、還有各大衛視也天天做廣告,銀行也代售「e租寶」產品。專家宣傳、明星代言更是鋪天蓋地,甚至還有動車「e租寶」號。當時宣傳還稱,『e租寶』是國家安全部發的通知,得到兩會認可,要為中小企業排憂解難。」

孫女士說像她這樣的投資人,在撫順就有幾千人,全國近百萬人。

孫女士表示,他們是合法的債權人,有債權合同,並非政府說的非法集資參與者,「我們合理合法。現在要開十九大了,怕我們出去維權,不讓我們出去。」

而當初得知「e租寶」是騙局後,孫女士去北京上訪反遭關押,當地政府還上她丈夫和子女的單位去威脅說:「如果(孫女士)上訪就拘留,你們也失業。」

受害人上訪被抓被打

孫女士說,「十一」之前,瀋陽微信群裏有人說要去上訪,被以擾亂治安的罪名拘留,現在還沒出來,「全國已有很多『e租寶』受害人被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拘留。」

她說,「我們每次去,沒有一個真正的上層人物給我們做過解答,一個中院開庭都是秘密開庭、秘密審判,『e租寶』的代表一個都不讓進,旁聽的都不讓。那個『涉嫌受賄罪』的中共銀監會前主席助理楊家才在答記者問時還說我們是願賭服輸,說我們是少女愛上騙子。」

「現在就是我們到哪去告狀,哪兒就推,說讓我們等信。去了就打人,大客車早就準備好了,不上車,就幾個大老爺們抬一個,不管老少就往車上扔。」她還說:「上次去北京,武警都出來抓我們,沒人管。(這)不是活埋人嗎?你說咱們國家黑暗不黑暗,有這麼不講理的!」

因絕望自殺的人有很多

孫女士表示,國家不為受害者提供幫助,也不提官方的責任,就是打壓受害人,「簡直是合夥明搶百姓的錢。有的氣得精神恍惚都得精神病了,結果騎摩托車時被撞死了;還有的離婚了,每個城市都有這種情況,很慘,死好多人了。」

「群組裏說,南方城市有個女的,背著家裏把錢借給「e租寶」了,公安局到家「攪和」不讓她出門上訪,結果家裏人知道了,兒子結婚買房子的錢扔出去了,然後她丈夫把她腿給打折了,還離婚了,這個女的天天想死都下不了床,腿腫得很粗。還有個業務員因無法償還親戚朋友上千萬的錢而自殺了。」

她說:「小經理被抓進去了,然後就說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非法集資甚麼的。等他保釋出來之後呢,才三十幾歲,然後自殺了。」

「e租寶」案背後的中共權力

旅居加拿大的作家盛雪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自中共所謂經濟開放以來,像「e租寶」這樣的經濟案件,在中國已經發生了不知道多少了。

她分析說,這些案件都有幾個特點:一,凡是這類的大案都是中共的權力在中間起了一個核心的作用,「因為這個權力它所釋放出來的權威讓人們容易去接受、容易受騙上當,而且都是非常大的大案,受害群體也很大。

二,當這樣的案件被揭出來之候,不管是原來的官方權威的代表,還有它的法律都完全失效,沒有任何一方是站在受害者這邊的,所以,這個過程都是非常的血腥、非常的殘酷,最後這些受害者就是走投無路,深陷絕望。

她說:「因為包括國家權力、政府機構、媒體、輿論、司法,所有的這些沒有一個是站在老百姓一邊的,沒有一個是支持這些受害者的,所以,『e租寶』這樣的事件能夠爆發不是奇怪的事。」

有甚麼辦法就用甚麼辦法 逼迫案件的背後勢力讓步

盛雪認為,「e租寶」最後的終結方式說遠一點,依賴於建立一個合理的制度,「在這一制度之下,才能有獨立的司法,法律才有可能介入這一案件,才有可能秉公執法。」

她表示,說近一點,這些受害者一定要想到,依靠政府出面、依靠政權給他們出面撐腰是不可能的,而且依靠中共一手控制的法律去給他們伸張正義也是不可能的,「所以,這些人必須要想盡辦法給自己有效的措施,說白了,就是有甚麼辦法,用甚麼辦法。」

她說:「但是,我們看到很多人感到絕望自殺,覺得沒有出路,這時大家應該緊緊團結,找到具體責任人行使各種手段,如集會、上訪及遊行等等,才能讓某些個體在這個事件上做出讓步,去繼續逼迫整個這個案件背後的勢力能夠有效地讓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