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中有細,達於事理

救人須救徹,是魯達的行事準則。辭別了史進、李忠、金氏父女,他行俠仗義的故事不過暫告一段落。次日天色微明,金氏父女還在收拾行囊的時候,魯提轄又大剌剌走進客店來,表面上和他們道別,真意是來護送兩人全身而退。店小二不識英雄脾性,自不量力出面阻攔,魯達一腔怒火,盡數撒在這欺軟怕硬的市井小民身上。但見他叉開五指,朝小二面上摑去,一掌打得他吐血,再一掌打得他門牙脫落。

魯達看似莽撞,看人卻似明鏡般透徹,他心知金氏父女能順利脫身,全賴自己兩隻鐵拳,一身正氣。然而他畢竟分身乏術,無法時刻看護兩人,他料定店家懼怕鄭屠,不會輕易放人,是以早早來客店坐鎮。

為了防止店小二給鄭屠通風報信,魯達索性掇條長凳,一動不動坐了兩個時辰。想那魯達是條血性漢子,有酒必喝,有怒必發,居然能夠靜如處子,穩如泰山,安安靜靜守在店中。此舉大違平日行徑,卻暗合俠骨仁心。魯達在緊要關頭,便收拾以往的焦躁模樣,化作不動金剛,只為金家老小著想,保他們一路平安。

估摸著金氏父女走得遠了,鄭屠等人決計無法追上,這才起身離去。但是他救人的重任尚未結束,他還必須確保他們順利返鄉,重回平靜的生活,才算是真正的救人。救人的最後一步,魯達逕直來到鄭屠的豬肉舖子。他先後點了十斤精肉臊子、十斤肥肉臊子、十斤軟骨臊子。

鄭屠這一早的生意甫開張,就被魯達纏住,他能欺凌弱小,憑空編出賣身契來巧取豪奪,如何看不出魯達是有意挑釁?只因魯達的官府身份與不容辯駁的威勢,鄭屠只得忍氣吞聲,忙忙活活幾個時辰,到忍無可忍時,才露出猙獰面目。他一聲冷笑,道提轄特來消遣於他。魯達更是火上澆油,把他辛苦切好的臊子劈頭蓋臉地打去。再看那鄭屠怒火攻心,抄起屠刀就要上前拚命。

鄭屠卻不知,魯達此舉另有謀算。他二人素昧平生,並無舊怨。魯達故意刁難,一是為了拖延鄭屠發現金氏父女逃脫的時間,二是激他失去理智,逼他先動手,自己再出手還擊才算「出師有名」。一切進展都在計劃之中,這廂右手拿刀,左手去抓,那廂卻不慌不忙,順勢按他左手,一腳踢翻在地。

似還不解氣,魯達緊握鐵拳,把他踩在地上,高聲喝罵。一罵鄭屠狂妄自大,枉稱「鎮關西」,二罵他強娶民女,傷天害理。魯達劍眉虎目,昨日壓抑的怒火,終於在這一瞬間爆發出力壓萬鈞的雷霆之怒!他往鄭屠面上再放三拳,一拳打得他鼻歪血迸,一拳打得他眉折眼碎,再一拳直打得他動彈不得,魂飛魄散。

魯達本想痛打鄭屠一頓以示訓誡,誰料一出手就難以掌控輕重。魯達命應天星,身手非凡,鄭屠縱有幾分本事,但他一介凡人,如何經受得住魯達十成力道的進攻?開弓沒有回頭箭,魯達做便做了,除暴安良從不後悔。轉瞬間他冷靜下來,想到自己在眾目睽睽下鬧出人命,必然要吃官司,而他孑然一身,若身陷囹圄靠誰來照應?電光火石間,魯達急中生智,指著鄭屠屍身再罵一聲「你詐死,洒家和你慢慢理會」,若無其事地揚長而去。

回到家中,魯達一改淡定的神態,匆忙收拾了盤纏和衣物,提一條短棒防身。當眾人發現鄭屠一命嗚呼準備狀告魯達時,這條好漢早已逃之夭夭,沒了蹤跡。

魯達三拳擊斃鄭屠,是與生俱來的正義感使然。面對無親無故的金氏父女,魯達不僅仗義相救,而且為保他們平安,不惜放棄安穩逍遙的提轄生活,走上一條顛沛漂泊的逃亡之路。他罵人、打人甚至殺人,他做的這一切都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堅持心中認定的「天道」,即懲惡揚善的俠義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