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長城」使中國成為一個與谷歌、推特和Facebook等世界網絡絶緣的政治堡壘。「十九大」召開前,中共當局開始正式實施一系列互聯網群聊新規,加強對網絡群組輿論的監控。外界稱,中國互聯網的意識形態戰正在加劇。

綜合BBC和CNN的報道,中共領導人一直認為,嚴密控制信息傳播對其掌握政權至關重要。因此,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進行網絡監控,絶不允許任何抗議聲音在網絡上傳播。

互聯網群聊新規

在過去的12個月內,中共的審查力度明顯增加,針對網絡言論審查也發佈了一系列新法律、法規,擴大了審查話題的範圍。

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9月7日發佈了有關互聯網群聊新規的通知,要求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提供者對使用者進行真實身份信息認證,提供者和使用者不得利用互聯網群組傳播國家有關規定禁止的信息內容,提供者應對「違法違規」的群組採取暫停發佈、關閉群組等處置措施。新規從10月8日起開始實施。

信辦負責人說,該項規定所說的互聯網群組是指微信群、QQ群、微博群、貼吧群、陌陌群、支付寶群聊等各類互聯網群組。互聯網群組的建立者「群主」和「群組管理者」應當履行責任,「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

在過去的12個月內,中共的審查力度明顯增加,針對網絡言論審查也發佈了一系列新法律、法規,擴大了審查話題的範圍。(推特擷圖)
在過去的12個月內,中共的審查力度明顯增加,針對網絡言論審查也發佈了一系列新法律、法規,擴大了審查話題的範圍。(推特擷圖)

CNN稱,新規的引入旨在嚴厲打擊群聊,群組的管理員需要監視成員的交流內容,否則將會面臨懲罰。

中國有著數量巨大的互聯網群組,中國網民通過建立群組與家人、同事和朋友聯繫。群組的主題也複雜多樣,除了家人、同學、同事群之外,還有打廣告做生意,也有不少網民加入群組討論政治、經濟話題。

CNN稱,記者要求對新網絡法規做出評論,但並未收到微信的推出公司騰訊的回應。

其實這項法規已經被廣泛地執行。據中共官媒報道,去年6月湖北省潛江市一群體採取利用微信群傳播請願書,上街遊行,聚集請願等方式要求政府停止引進奧古斯特項目。今年9月,中共對此事件中的9人給予黨政紀處分,還有40人被牽連。

雖然網絡審查在中國一直就有,但德國智庫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MERICS)的研究員發現,在中國有一種趨勢,就是中共在日益加大對人民生活的干預。

根據中國人權組織的消息,今年7月,山東一名男子因為在網上發佈不當言論而被判刑兩年。

中共也在推行「網絡主權」的主張。中共認為自己應該對網絡劃定國界,並對每一個相關角落擁有絕對控制力。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在一份新報告中說:「雖然中共在強調全球連通性和開放性的必要性,但其仍然持續加強這個堪稱是『全球最先進的互聯網審查系統及新聞審查制度』。」

中共嚴厲審查制度引發大量網民不滿

中共的嚴厲審查制度引發了大量中國網民的不滿。有網民指責新規定說,「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在反審查戰上,現居美國的李洪寬可以說比任何人都有經驗。他一直致力於推動中國的言論自由。

李洪寬在1997年創辦了網絡雜誌《大參考》,目的是突破中共的防火牆,向成千上萬國內用戶的電子郵箱發送中國禁聞。但是,中共審查制度的加強加大了李洪寬工作的難度。他的《大參考》也在後來被迫停刊。

在微信推出後,李洪寬開始在微信群中和其他人分享來自異議網站的新聞。然而,中共又推出了新互聯網審查法規,侵入了用戶私人領域進行言論管控。而在新法規實施之前,在這些私人領域至少還可以進行有關異議問題的討論。

李洪寬在美國版本微信上張貼的信息在中國卻被擋住了。他表示,他現在被禁止加入微信群體討論。他還說,網絡新規影響到所有的微信用戶。

BBC稱,中共在互聯網公司內部設立了黨支部,並要求公眾在社交媒體上互相監督。

中共的意識形態控制也延伸到了海外。中共控制中國海外電視網,向荷里活投資與學術上的合作等。中共的海外使館也在鼓勵中國留學生團體在校園裏壓制那些異議的聲音。

中共也經常會威脅西方公司、傳媒機構和政府,企圖脅迫他們必須尊重中共黨所劃定的「紅線」,否則就別想到中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