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3日,大陸各大媒體均在頭版重要位置刊登了中共新華社拍攝的短片《「我們的自信」道路篇——人間正道》,並配以如下的文字:「一條路,走了96年,追尋探索,苦難輝煌。路選對了,就不怕遙遠。」而看完短片後,筆者的第一個感覺是中共對這條走了96年的路並不自信,因為短片中刻意迴避著許許多多中共陰暗的歷史,迴避著許許多多不願中國人知曉的罪惡。

短片的跨度從中共1921年成立起到2017年的今天,展現的都是中共所謂的「輝煌」,包括甚麼高樓大廈,衛星上天。然而,在短片中,我們看不到中共自己屠殺十萬紅軍的罪惡;看不到所謂的「長征」實則是北上逃跑,「飛奪瀘定橋」實則不費一槍;看不到中共怎樣與日軍浴血奮戰,因為主導抗日的實乃國民政府軍;看不到中共建政後發起的一個個血腥運動的殘酷: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四清、文革、「六四」和鎮壓法輪功;看不到三年大饑荒下餓殍遍野,看不到老百姓絕望的眼神,看不到至少八千萬中國人死於中共之手,而這樣的罪惡仍在持續⋯⋯

如果中共對於走過的屠殺人民的96年歷史的這條道路十分自信,大可大大方方地在短片中將一段段血腥之路呈現給中國人,又何必刻意迴避呢?迴避顯然就意味著中共自己也知曉這樣的罪惡不好公諸於眾,就意味著對所走過的道路不自信。

如果中共有自信,就不會全面封鎖網絡,甚至近期加強對翻牆軟件的管控。主張全球化的中共,為何卻在網絡問題上將世界拒之門外?那是因為中共深知,一旦放開對網絡的管制,中共所有見不得人的東西都會被中國人所知,中共幾十年對中國人的洗腦將徹底走入絕路,隨之而來的是中國人對中共的摒棄和中共的垮台。

如果中共有自信,大可允許民間自辦媒體,就像當年國民黨允許中共在國統區辦報紙、出版刊物一樣,允許不同的聲音存在。然而,在中共治下的大陸,不僅媒體發出一致的聲音,而且微信也被中共規定包括政治敏感話題等在內的九種信息不能發。問題是,甚麼是政治敏感話題?討論江澤民等中共高官腐敗、被抓就是敏感話題?討論民主就要被查、被抓?這就是中共的自信嗎?中共在害怕甚麼?

如果中共有自信,就不會每逢重大會議前草木皆兵。以即將召開的中共十九大為例,近期多方報道顯示,大陸各地安檢全面升級。

如北京有大批軍人進駐,各軍種全面進入「一級戰備」狀態,以防發生各種突發事件。此外,北京市內嚴禁生產、銷售、燃放孔明燈,禁止超市出售刀具;禁放無人機;各地進入北京的列車上的乘客均需經過二次安檢,必須通過人臉識別系統;而且,外地郵寄到北京的包裹也被暫停,此舉措被稱為「前所未有」。

在地方上,如廣州地鐵分階段實行安檢措施;新疆當局要求居民家中刀具利器打印身份證號碼;江蘇有賓館因未查核住客資料,接到10萬元反恐罰單,等等。

如此舉措,如此前所未有,如此氣氛,中共的自信體現在何處呢?不恰恰證明中共並不自信嗎?

其實,在這96年中,中共是走得戰戰兢兢,並沒有甚麼自信可言。說自信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而中共不自信的例子比比皆是。

事實上,這幾年,中共高層不斷發出「亡黨」之音。「腐敗問題越演越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有8600萬黨員的中共要防止自己垮台」,「人民選擇中國共產黨執政是有條件的,就是你能真正為他們造福,為他們解難。如果不能做到這兩點,人民就可能拋棄你」⋯⋯

胡耀邦之子胡德華在2013年2月召開的「炎黃春秋」新春聯誼會上的言論,更是準確地道出了與中共同為一黨專制的蘇聯垮台的原因,以及他對中共未來走向的看法。講話中援引俄羅斯共產黨總書記久加諾夫之言,認為蘇共垮台源於三個壟斷: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壟斷。因此,垮台就不值得大家悲傷。

由蘇聯垮台反觀中共,胡德華認為要做到以史為鑑,一定要看蘇共到底做了甚麼,然後比一比中共做了甚麼。從六十多年中共的發展直至目前新領導人上台來看,中共對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方面的壟斷從未間斷過,而且其鎮壓民眾、與民爭利已達到了極其瘋狂的地步,這樣的狀況並沒有因五年的反腐有太多的改變。這樣的中共的下場誰能保證不會步蘇聯後塵?而「十九大」後中共如果繼續沿著這條所謂的「人間正道」走下去,結局只有一個。